印光法师:念佛600问(九)
 

400、戒烟有何妙方?

好甘草(半斤) 川贝母(四两) 杜仲(四两)

用六斤水,将三味药共煮。及至水熬去一半,去渣。用上好红糖一斤,放药水内再熬。少时收膏。

初三日,每一两膏,放烟一钱。二三日,一两膏,放烟八分。三三日六分。四三日四分。五三日二分。以后一两膏,放烟一分。再吃十日八日。吃到一月后,无用加烟,永断根本矣。

又戒烟之人,须具百折不回死不改变之心,方能得其药之实效。若心中了无定戒之念,勿道世间药味不能得益,即神仙亲与仙丹,亦不得益矣。戒烟之士,祈各励志服之,则幸甚。

又乌烟之害,不能尽言。去岁与陈锡周谈及,彼遂言伊昔曾吃烟,其瘾甚大。后得一方,随即断根。因不胜钦佩。今年又来山,因令将其方抄出,以饷同人。然光僻居海岛,不与人交,虽有其方,亦难利人。前者有友人由哈尔滨来,言彼处大开烟禁,了无畏忌。然亦有欲戒无由者,每发忧思。因将此方寄去,祈彼辗转传播,俾有志戒烟者,同得利益。今思阁下有心世道,兼以行医,其交游甚广,信向甚多。倘有此病,欲永断根本而不得其方者,或可以此见赠也。故附寄之。

仙传戒烟绝妙神方(即素称国手之名医,亦不可妄加一味药,倘加一味药,便不灵验矣,至祷至祷。)

好甘草(半斤) 川贝母(四两) 杜仲(四两)

用六斤水,将三味药共煮。及至水熬去一半,去渣。用上好红糖一斤,放药水内再熬。少时收膏。

初三日,每一两膏,放烟一钱。二三日,一两膏,放烟八分。三三日六分。四三日四分。五三日二分。以后一两膏,放烟一分。再吃十日八日。吃到一月后,无用加烟,永断根本矣。

若服膏期内,有别外毛病发作,可将烟多加一分。服一二日即止,仍照原方服膏,再勿多加。此方止病,比吃烟更胜一筹。纵日吃几两烟之大瘾,依此方戒,无不断根,且无别病。屡试屡验,真神方也。

陈锡周先生日吃三四两烟。后得此方,即熬一料服之,药尽瘾断。不但无别毛病,而且身体强健,精神充足。从兹遍告相识,无不药尽瘾断。因与谈及烟之祸害,彼遂说自己戒烟来由,随祈抄出,以医同受此病者。又戒烟之人,须具百折不回死不改变之心,方能得其药之实效。若心中了无定戒之念,勿道世间药味不能得益,即神仙亲与仙丹,亦不得益矣。戒烟之士,祈各励志服之,则幸甚。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四第290页 复丁福保居士书十七)

近闻一戒烟妙方。用方:一尺红洋布剪作廿四条。每吃烟前,先以烟签子,插布一头。下放一碗,烧此布条,灰落碗中,用开水冲服,然后吃烟。不待此布条吃完(祈试之),其瘾即断。果灵,则当大为传布以救烟祸。大麻疯,为古今中外不能治好之病,现已有治好之方法矣,《初机先导》后附之,祈详阅。又戒烟方后,治疟疾方灵极。治无不愈有一二三年者,亦可一治即好。亦祈普为一切人说之。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三第149页 复李德明居士书二)




401、念佛行人为什么要力戒杀业?为什么说食肉吃素一关实为吾人升沉、天下治乱之本?

诸恶业中,唯杀最重。然则食肉吃素一关,实为吾人升沉、天下治乱之本。故念佛行人,当以戒杀吃素,以此功德,作往生助行。

恶业之中,唯杀最多,唯杀最惨。欲得世道太平,人民安乐,必须大家戒杀护生,吃素念佛,方为根本解决之论。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七第872页复沈授人居士书)

诸恶业中,唯杀最重。普天之下,殆无不造杀业之人。即毕生不曾杀生,而日日食肉,即日日杀生。以非杀决无有肉故,以屠者猎者渔者,皆为供给食肉者之所需,而代为之杀。然则食肉吃素一关,实为吾人升沉、天下治乱之本,非细故也。其有自爱其身,兼爱普天人民,欲令长寿安乐,不罹意外灾祸者,当以戒杀吃素,为挽回天灾人祸之第一妙法。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六第1278页普劝爱惜物命同用清明素皂以减杀业说)

饮食于人,关系甚大,得之则生,弗得则死,故曰食为民天。然天地既为人生种种谷、种种菜、种种果,养人之物,亦良多矣。而以口腹之故,取水陆空行诸物,杀而食之,以图一时之悦口,绝不计及彼等与吾,同禀灵明之性,同赋血肉之躯,同知疼痛苦乐,同知贪生怕死,但以力弗能敌,被我杀而食之,能不怀怨结恨,以图报于未来世乎?试一思之,能不惴惴。忍以一时悦口之故,于未来世,受彼杀戮乎哉?愿云禅师云:“千百年来碗里羹,怨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详味斯言,可以悟矣。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六第1274页味精能挽劫运说)




402、念佛之人如何吃素?为什么切戒在家杀生?

当吃长素。如或不能,当持六斋,或十斋。切戒家中杀生也。若日日杀生,其家便成杀场,不吉祥也。

念佛之人,当吃长素。如或不能,当持六斋,或十斋。(初八,十四,十五,廿三,廿九,三十,为六斋。加初一,十八,廿四,廿八,为十斋。遇月小,即尽前一日持之。又正月,五月,九月,为三斋月。宜持长素,作诸功德。)由渐减以至永断,方为合理。虽未断荤,宜买现肉,勿在家中杀生。以家中常愿吉祥,若日日杀生,其家便成杀场。杀场,乃怨鬼聚会之处,其不吉祥也大矣。是宜切戒家中杀生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八第6页一函遍复)




403、熟读《南浔放生池疏》及《文钞》中诸戒杀文字就能戒杀吃素吗?

魏梅荪十年八月间见光,谓不能吃素,光令熟读《南浔放生疏》,至十月则长斋矣。次年,南京开法云放生道场,实梅荪主持之力居多。

有人若一二次读则不可,须读了又读,读了又读方可。或当由浅至深,由粗至细,渐次行之,即可做到戒杀吃素。

民国十年,往扬州,绕道到南京,望王幼农。彼留住一日,因会一未晤面之友刘圆照。圆照请其友魏荪梅来,系翰林,又系富家,故其嗜好独重。彼云我也信佛法,也肯念佛,师《文钞》也看过,就是不能吃素。光云,富贵难学道,然欲吃素,我也有法子。彼云有甚么法子。光云,请将光《南浔放生疏》熟读,决定就能吃素矣。若一二次读则不可,须读了又读,读了又读方可。此十年八月十二日话。至十月彼六十生辰,恐杀生,躲到金山过生日,回来即长斋矣。次年即发心开放生道场。彼不能吃素者一知其所以然,便即直下顿除嗜好。汝友若能熟读此疏及光《文钞》中诸戒杀文字,当亦有所不忍。不但不敢买活的杀,亦将并死者亦不忍下咽矣。(《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三第140页复念佛居士书二)

世人不肯发心戒杀,每以力不能戒之事作难,此系阻人胜进之邪见。吾人依佛教行,当由浅至深,由粗至细,若最初即以充义至尽之事自拟,便为自贼。又阁下见地甚高,唯于吃素一事,今始清净,而夫人佣妇,皆不能随喜,则其平日开导之事,殆未之行,否则断不能相感格也。魏梅荪十年八月间见光,谓不能吃素,光令熟读《南浔放生疏》,至十月则长斋矣。次年,南京开法云放生道场,实梅荪主持之力居多。邓璞君一家并佣人皆吃素,日三时通到佛堂念佛,烟酒不入其门。方慧渊女士,由其兄寄光《文钞》,遂发心念佛,家中小孩仆婢均吃素。其夫初不甚信,今亦日吃两餐素,夜饭稍用点荤,然家中绝不杀生。彼略通文字之妇,尚有如此化导之力。阁下若志在利益眷属,常与谈说食肉之祸,当可渐渐顺从,决不至长相背戾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三第45页复许止净书)




404、吃素之人可以吃鸡蛋吗?

明理之人,决不以食为是。好食者,巧为辩论,实则自彰其愚。

鸡卵之食否,聚讼已久。然明理之人,决不以食为是。好食者,巧为辩论,实则自彰其愚。何以故,有谓有雄之卵,有生不可食,无雄之卵,不会生雏可食。若如所说,则活物不可食,死物即可食,有是理乎?此种邪见,聪明人多会起,不知皆是为口腹而炫己智,致明理之人所怜悯也。晋支道林博学善辩,与其师论鸡卵之可食否。彼以善辩,其师不能屈。其师没后,现形于前,手持鸡卵,掷地雏出。道林惭谢,师与卵雏俱灭。此晋时所决断者。(佛法初入中国,大小分弘。大乘一切肉均不食,小乘则食三净肉,五净肉。三净者,不见杀,不闻杀,不疑为己杀。加自死,鸟残。鸟残者,鸟兽所食之余也,为五净也。至梁武帝时,悉依大乘,永废小乘。道林乃高僧,乃依小乘为论耳。)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六第634页复真净居士书)




405、吃素之人可以喝牛奶吗?为什么说食肉即是用钱买祸?

牛乳取之于牛,虽不伤生害命,然亦有损于牛,故宜不食。食亦不涉犯戒之咎。

黄豆,豆油,补料最多,宜常服之。早间粥中,宜下磨破之黄豆。平常食油,专用豆油,较比猪油,补力更大。何苦用钱买祸(以食肉欠杀债,故云买祸。)而求补益耶。吃荤之人,若肯吃素,定规会少病强健。以肉食有碍卫生,素食有益卫生故也。

凡学佛人,当依佛言教,何得自立章程?牛乳取之于牛,虽不伤生害命,然亦有损于牛,故宜不食。食亦不涉犯戒之咎。

芥辣椒姜,是辛非荤。何得云俱各辛臭,有似葱韭乎?岂非无事生事,乱说道理乎?芥辣椒姜,是辛非荤,椒、姜、芥,素食人均宜服。辣椒固宜少食,以食多则于人无益故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第1520页复卓智立居士书七)

凡属有知觉者,皆不宜食。虽无知觉,然有生机,如各种蛋,亦不宜食。牛奶食之无碍,然亦系取彼脂膏,补我身体,亦宜勿食。黄豆,豆油,补料最多,宜常服之。早间粥中,宜下磨破之黄豆。平常食油,专用豆油,较比猪油,补力更大。何苦用钱买祸(以食肉欠杀债,故云买祸。)而求补益耶。吃荤之人,若肯吃素,定规会少病强健。以肉食有碍卫生,素食有益卫生故也。虾酱最毒,万不可吃。以做时,系于海边掘一大坑,于五六月间,捞诸虾子,及诸小鱼,倒于坑中。烈日晒之,全坑发滚,臭闻数里。凡蝇、蚁、蛇等,好是味者,皆自投入悉死之。待其发透,用磨磨过,装篓发卖。吃荤之人,当做宝货,可怜可怜。此系一僧,见其做法,为光说之。汝既吃素,纵不能令全家吃素,当令少吃。不可买活物到家中杀,家中日日杀生,便成杀场,大不吉祥。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七八第150页复鲍衡士居士书)




406、不能常吃素有何方便方法?动物油及肉汤能食吗?

众生根性不一,能常素,则令其常素。否则,令持十斋、六斋,食肉边菜耳。此乃为不能吃常素之方便法,非实义也。吃素,原为悯彼痛苦,养我仁慈,油(指动物油)与肉,有何分别?肉汤亦当不食。

所言吃素,原为悯彼痛苦,养我仁慈,油与肉,有何分别?肉汤亦当不食。众生根性不一,能常素,则令其常素。否则,令持十斋、六斋,食肉边菜耳。此乃为不能吃常素之方便法,非实义也。汝既以病苦之故,湣念众生之苦,当吃净素,勿以口腹,为心性累。(《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七八第149页复鲍衡士居士书)




407、印祖为什么提倡食素人宜多吃面食?吃素人如何保养?

若欲靠食物滋养,食素人宜多吃麦;食麦之力,大于米力,不止数倍。光吃了面食,则精神健壮,气力充足,音声高大;米则只可饱腹,无此效力。麦比参力尚高数倍,有钱人服参,乃是钱无处用,故作此消耗耳,非真能补人也。

保养之法,第一是寡欲,若不知好歹,任意嫖荡,则死期将至,仙丹亦不灵矣!

先后天衰弱,当以善于保养为事。若欲靠食物滋养,食素人宜多吃麦;食麦之力,大于米力,不止数倍。光吃了面食,则精神健壮,气力充足,音声高大;米则只可饱腹,无此效力。麦比参力尚高数倍,有钱人服参,乃是钱无处用,故作此消耗耳,非真能补人也。

又大磨麻油亦补人,小磨麻油,以炒焦枯了,力道退半,人但知香,实则是焦味耳!莲子、桂圆、红枣、芡实、薏米,皆可滋补,岂必须血肉方能滋补乎?总之,皆不如麦之力大,如不能吃,则兼带着吃,久则自知,亦自好吃矣。吃鸡卵之偈,乃妄人伪造,不可依从。

保养之法,第一是寡欲,若不知好歹,任意嫖荡,则死期将至,仙丹亦不灵矣!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七第885页复蔡契诚居士书一)




408、修净业人为什么要以念佛为主,念经为助行?

《金刚经》,发明净土之处甚少,每日虔诵一遍已够。汝于专精念佛外,可将《净土五经》,川流不息读之。《净土五经》,其功德亦不亚于《金刚经》。

汝喜念《金刚经》,当以此功德,回向往生,即为净土助行。然《净土五经》,其功德亦不亚于《金刚经》。所寄之经书,宜详阅光所作之序,则其大义可以悉知。再息心恭敬读之,则无边利益,自可亲得。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七第976页复唐瑞岩居士书一)

《金刚经》,发明净土之处甚少,每日虔诵一遍已够。汝于专精念佛外,可将《净土五经》,川流不息读之。

(文钞箐华录)




409、礼诵正课外,可否翻阅经论?

修持须活泼泼。虽死心念佛,稍带翻阅经论,亦非不可。但不可倒置。

修持非钉桩摇橹之行,须活泼泼地。虽死心念佛,稍带翻阅经论,亦非不可。但以主行作稍带,则成无所依倚之修持矣。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二第1935页答念佛居士问)




410、研经与阅经以谁为主?诸佛诸祖为什么主张以念佛为主,以承佛慈力,制伏业力?

未能业消智朗,须以阅为主,研究但略带。否则终日穷年,但事研究,纵令研得如拨云见月、开门见山一样,亦只是口头活计。于身心性命、生死分上,毫无干涉。腊月三十日到来,决定一毫也用不着。以故当以念佛为主,阅经为助。以承佛慈力,制伏业力。

若欲研究义理,或翻阅注疏,当另立一时,唯事研究。当研究时,虽不如阅时之严肃,亦不可全无恭敬,不过比阅时稍舒泰些。未能业消智朗,须以阅为主,研究但略带。否则终日穷年,但事研究,纵令研得如拨云见月、开门见山一样,亦只是口头活计。于身心性命、生死分上,毫无干涉。腊月三十日到来,决定一毫也用不着。若能如上所说阅经,当必业消智朗,三种情见,当归于无何有之乡矣。若不如是阅经,非但三种情见,未必不生,或恐由宿业力,引起邪见,拨无因果,及淫杀盗妄种种烦恼,相继而兴,如火炽然。

而犹以为大乘行人,一切无碍。遂援六祖“心平何劳持戒”之语,而诸戒俱以破而不破为真持矣。甚矣,修行之难得真法也。所以诸佛诸祖,主张净土者,以承佛慈力,制伏业力不能发现耳。当以念佛为主,阅经为助。若法华、楞严、华严、涅槃、金刚、圆觉,或专主一经,或此六经,一一轮阅,皆无不可。而阅之之法,断断不可不依吾说,而苟且从事,致令不思议利益,由肆无忌惮,并分别妄情而失之。岂不哀哉!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一第178页复永嘉某居士书五)




411、正确阅经的方法和原则是什么?

若欲作法师,为众宣扬,当先阅经文,次看注疏。若欲随分亲得实益,必须至诚恳切,清净三业,端身正坐,如对圣容,亲聆圆音,不敢萌一念懈怠,不敢起一念分别。从首至尾,一直阅去。无论若文若义,一概不加理会。如是阅经,利根之人,便能悟二空理,证实相法。即根机钝劣,亦可以消除业障,增长福慧。

今人视佛经如故纸,经案上杂物与经乱堆。而手不盥洗,口不漱荡,身或摇摆,足或翘举,甚至放屁抠脚,一切肆无忌惮。令真修实践之佛子见之,唯有黯然神伤,潸焉出涕。

至于阅经,若欲作法师,为众宣扬,当先阅经文,次看注疏。若非精神充足,见解过人,罔不徒劳心力,虚丧岁月。若欲随分亲得实益,必须至诚恳切,清净三业。或先端坐少顷,凝定身心,然后拜佛朗诵,或止默阅。或拜佛后端坐少顷,然后开经。必须端身正坐,如对圣容,亲聆圆音。不敢萌一念懈怠,不敢起一念分别。从首至尾,一直阅去。无论若文若义,一概不加理会。如是阅经,利根之人,便能悟二空理,证实相法。即根机钝劣,亦可以消除业障,增长福慧。六祖谓但看《金刚经》,即能明心见性,即指如此看耳,故名曰但。能如此看,诸大乘经,皆能明心见性,岂独《金刚经》为然。

若一路分别,此一句是甚么义,此一段是甚么义,全属凡情妄想,卜度思量,岂能冥符佛意,圆悟经旨,因兹业障消灭,福慧增崇乎?若知恭敬,犹能少种善根,倘全如老学究之读儒书,将见亵慢之罪,岳耸渊深。以善因而招恶果,即此一辈人也。古人专重听经,以心不能起分别故。如有一人出声诵经,一人于旁,摄心谛听。字字句句,务期分明,其心专注,不敢外缘一切声色。若稍微放纵,便致断绝,文义不能贯通矣。诵者有文可依,心不大摄,亦能诵得清楚。听者唯声是托,一经放纵,便成割裂。若能如此听,比诵者能至诚恭敬之功德等。若诵者恭敬稍疏,则其功德,难与听者相比矣。今人视佛经如故纸,经案上杂物与经乱堆。而手不盥洗,口不漱荡,身或摇摆,足或翘举,甚至放屁抠脚,一切肆无忌惮,而欲阅经获福灭罪,唯欲灭佛法之魔王,为之证明赞叹,谓其活泼圆融,深合大乘不执着之妙道。真修实践之佛子见之,唯有黯然神伤,潸焉出涕。

嗟其魔眷横兴,无可如何耳!智者诵经,豁然大悟,寂尔入定。岂有分别心之所能得哉?一古德写《法华经》,一心专注,遂得念极情亡,至天黑定,尚依旧写。侍者入来,言天黑定了,只么还写,随即伸手不见掌矣。如此阅经,与参禅看话头,持咒念佛,同一专心致志。至于用力之久,自有一旦豁然贯通之益耳。明雪峤信禅师,宁波府城人,目不识丁。中年出家,苦参力究。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其苦行实为人所难能。久之大彻大悟,随口所说,妙契禅机。犹不识字,不能写。久之则识字矣。又久之则手笔纵横,居然一大写家。此诸利益,皆从不分别专精参究中来。阅经者亦当以此为法。此老语录,已入清藏。谭埽庵以名进士,皈依座下,为制道行碑,有一万余言。阅经时,断断不可起分别,自然妄念潜伏,天真发现。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一第175页复永嘉某居士书五)




412、看经有哪三种目的和三种方法?

开知见:易明了而契机。作功课:须专一而至诚。种善根:则三藏同而无分彼此。

又看经有为种善根,有为开知见,有为作功课之不同。为种善根,则三藏同,无分彼此。为开知见,则取其易于明了而复契机者。为作功课,则专心受持一种二种,至诚恳切,蓦直看去,解也不分别,不解也不分别,看之久久,即当业消智朗,障尽福崇。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七第853页复周智茂居士书七)




413、念佛与阅经读论是什么关系?

念佛之人阅经读论,必先识得净土法门之所以。否则会正助倒置,只可种未来得度之益,决难现生即了生死,预会于诸上善人也。

念佛之人,先要识得净土法门之所以,然后遍阅经论,皆足以为发明净土之义,与切修净土之行。若不知净土之所以然,则一经研穷经教,便以经教之义理为高深,以净土之义理为浅近,而正助倒置,或将净土置之脑后。则只可种未来得度之益,决难现生即了生死,预会于诸上善人也。念佛不昏即散,是以泛泛悠悠之心了事之现象。若能如堕水火、遇盗贼,以急求救援之心念,自无此种毛病。宜分做几期,某时研究,某时持诵。研究不得逾限,否则研究觉得有滋味,便成天研究,不但有妨念佛,或恐用心过度,因兹受伤。所谓翻嫌易简却求难,弄巧成拙深可怜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九第1358页复某居士书)




414、如何拜经?有何功德?

拜经需至诚恭敬。能观则观,否则竭诚致敬,蓦直拜去,亦自功德无量。还可以供经佛前,专一礼阿弥陀佛,为专精一致。

所立拜经规矩,理固无碍。若依事相论之,若笼统通拜,当念南无大乘妙法莲华经,法华会上佛菩萨。拜下想礼经偈云:“真空法性如虚空,常住法宝难思议。我身影现法宝前,一心如法归命礼。”想全经放光,及经中所说佛菩萨,各各放光,照触自身,及法界有情。若逐字礼拜,当念一心顶礼大乘妙法莲华经某字法宝,拜某字则念某字。从如是我闻,至经尽,皆如此念。然观想一法,大非易事。若理路不清,及心识纷乱,或致起诸魔事。但以至诚恭敬为主,能观则观,否则竭诚致敬,蓦直拜去,亦自功德无量。若汝所立章程,对经礼拜,拜下想偈,及拜起念佛观佛,固不若供经佛前,专一礼阿弥陀佛,为专精一致。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一第68页复高邵麟居士书二)




415、怎样劝亲属念佛?劝时为什么不可强制令行?

劝人念佛修行,固为第一功德。而不劝父母,自己修持,便失真实孝亲之义。故下而妻子兄弟,上而父母祖妣,皆当劝之。一则可悦亲心;二则一人念,未生信心之人,便觉无有兴趣,由多人念,则便觉有兴。劝时不可强制令行,按牛头吃草,万万做不得。

自己改恶修善,一心念佛,凡一切亲故并有缘之人,亦当以此教之。其反对之人,当作怜悯想,不可强制令行,按牛头吃草,万万做不得。若曰我一心念佛,诸事不理,不唯与世法有碍,亦不与佛法相合。素位而行,方为得之。劝人念佛修行,固为第一功德。而不劝父母,自己修持,便失真实孝亲之义。故下而妻子兄弟,上而父母祖妣,皆当劝之。倘不能于家庭委曲方便,令吾亲属,同得不思议即生了脱之益,便为舍本逐末,利疏而不计利亲。其可乎哉?劝人念佛之功,净土书中说者甚多,恐费笔墨,故不详书。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一第188页复永嘉某居士书六)

汝且莫心高,欲作大通家居士。但一心念佛,并在家于夜间,劝令母与眷属同念。汝知生死事大,无常迅速,何不念吾亲已老,敢不多方劝诱,令其同我念佛,并诸眷属皆令念佛。一则可悦亲心;二则一人念,未生信心之人,便觉无有兴趣,由多人念,则便觉有兴。暇时将《净业指南》,及光《文钞》之合于初机者,详细为令母及各眷说之。倘能生信心以生西方,则其孝为何如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七第892页复蔡契诚居士书四)

汝既知净土法门,尚宜与一切人说其利益,令彼修持,况生我之父母乎?为父母回向,固为至理。而不劝父母,自己修持,便失真实孝亲之义。若父母天性与佛相反,当至诚代父母持念回向,消除宿业。久而久之,自会生信修持。诚之所至,金石为开,况父子天性相关,而有不能转移之理乎?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八第1062页复马宗道居士书一)




416、为什么说教人念佛功德无量?

聪明不能敌业,富贵岂免轮回。生死到来,一无所靠,唯阿弥陀佛,能为恃怙。惜世人知者甚少,知而真信实念者更少也。故知教人念佛,功德无量。知念佛利益者,皆多生多劫善根所使也。

古语云:聪明不能敌业,富贵岂免轮回。生死到来,一无所靠,唯阿弥陀佛,能为恃怙。惜世人知者甚少,知而真信实念者更少也。通州王铁珊,前清曾作广西藩台。其地土匪甚多,彼设计剿灭,所杀无算。前年得病,合眼即见在黑屋中,其鬼甚众,皆来逼恼,随即惊醒。如是三昼夜,一合眼即见此象。人已困极,奄奄一息。其夫人劝令念佛,随念数十声即睡着,因睡一大觉,而精神渐健,病遂痊愈,即长斋念佛。使此时无人以念佛告之,恐万不能至今日也。故知教人念佛,功德无量。知念佛利益者,皆多生多劫善根所使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第376页复包右武居士书二)

编者注:

《龙舒净土文》云:能劝一人修净土,以此善缘,消释罪恶可也,增崇福寿可也,庄严往生功德亦可也,追荐亡者亦可也。然必至诚发心,无不获其功果。况劝一人以上,至五人十人乎。又况使其受劝者,转以相劝,递相继续而不已乎。如是则西方之说,可遍天下,苦海众生,可尽生净土矣。劝人善道,名为法施。此净土法门,为法施之大者。遂超出轮回,非其他法施之比。故其福报不可穷尽。故大慈菩萨劝修西方偈云:“能劝二人修,比自己精进。劝至十余人,福德已无量。如劝百与千,名为真菩萨。又能过万数,即是阿弥陀。”观此则知西方之说者,岂可不广大其心,而使人人共知此道,以积无量福报乎?




417、什么人方便于教人念佛?

吾常谓世间有二种人,最易劝人为善念佛。第一看相者。见好相,令极力修持,保全好相。见坏相,令极力修持,则相当变好。二是行医者。汝行医肯发心利人,实为便利。人当病苦临身,一闻有得安乐法,无不生信心者。大危险症,令彼念佛,并念观音,必可有效。即命尽当死,亦有效。

汝行医肯发心利人,实为便利。人当病苦临身,一闻有得安乐法,无不生信心者。大危险症,令彼念佛,并念观音,必可有效。即命尽当死,亦有效。乃转危为安,始命终也。吾常谓世间有二种人,最易劝人为善念佛。第一看相者。见好相,令极力修持,保全好相。见坏相,令极力修持,则相当变好。医生尚须人请,方好说。看相者,无论何人,一见面,都好说。惜看相者无真本事,只知求利,弄到一生,总是无所成就。可不哀哉!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七第977页复唐瑞岩居士书二)




418、凡夫随机利生行菩萨道需要怎样条件?

凡夫随机利生行菩萨道,须悉知净土法门之所以然,及信愿行俱能不被一切知识异说所夺,此后可随分随力行之。

祈且依印光《文钞》所说而行,待其悉知净土法门之所以然,及信愿行俱能不被一切知识异说所夺,此后若有余力,不妨兼研诸大乘经论,以开智识,以为巨集净土之根据。如是则虽是凡夫,可以随机利生,行菩萨道,




419、如何正确处理利人与利己的关系?

利人一事,唯大菩萨方能担荷,降此谁敢说此大话。中下之人,随分随力以行利人之事,乃方可合于修行自利之道。

利人仍属自利。但不可专在外边事迹上做,当以持戒念佛,求生西方为主。遇一切人,上而父母,中而兄弟朋友,下而妻子奴仆,皆以此为导,将谓非自利乎。一灯只一灯,一灯传百千万亿灯,于此一灯,了无所损。孰得孰失,何去何从,岂待问人方了知乎?

学佛必须专以自了为事,然亦须随分随力以作功德。若大力量人,方能彻底放下,彻底提起。中下之人,以无一切作为,遂成懒惰懈怠,则自利也不认真,利人全置度外,流入杨子拔毛不肯利人之弊。故必须二法相辅而行,但专主于自利一边。二林之语,亦不可误会,误会则得罪二林不小。二林之意,乃专主自利,非并随分随力教人修习净土法门全废也。利人一事,唯大菩萨方能担荷,降此谁敢说此大话。中下之人,随分随力以行利人之事,乃方可合于修行自利之道,以修行法门,有六度万行故。自未度脱,利人仍属自利,但不可专在外边事迹上做。

其于对治自心之烦恼习气,置之不讲,则由有外行,内功全荒。反因之生我慢,自以功利为德,则所损多矣。譬如吃饭,须有菜蔬佐助;亦如身体,必用衣冠庄严。何于长途修行了生死之道,但欲一门深入,而尽废余门也?一门深入尽废余门,唯打七时方可。平时若非菩萨再来,断未有不成懈慢之弊者,以凡夫之心,常则生厌故也。天之生物,必须晴雨调停,寒暑更代,方能得其生成造化之实际。使常雨常晴,常寒常暑,则普天之下,了无一物矣。况吾侪心如猿猴,不以种种法对治,而欲彼安于一处,不妄宾士者,甚难甚难。人当自谅其力,不可偏执一法,亦不可漫无统绪。以持戒念佛,求生西方为主。遇一切人,上而父母,中而兄弟朋友,下而妻子奴仆,皆以此为导,将谓非自利乎。一灯只一灯,一灯传百千万亿灯,于此一灯,了无所损。孰得孰失,何去何从,岂待问人方了知乎?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第400页复周群铮居士书三)




420、礼佛如何用心?

至诚恳切,口称佛号,身礼佛足,必致其如在之诚则可矣。

礼佛仪式,极忙之人,不便特立。但至诚恳切,口称佛号,身礼佛足,必致其如在之诚则可矣。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三第450页复张云雷居士书二)




421、念佛人以世间法为己任有何重要意义?

佛法不离世间法,念佛人以世间法为己任,则基址坚正。又果具真信切愿,当必往生上品。

须知佛法,原不离世间法。凡诸社友,必须各各恪尽己分,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倡妇随,主仁仆忠等。又须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戒杀护生,不餐荤酒,闲邪存诚,克己复礼,自利利他,以为己任。如是则基址坚正,堪受法润,果具真信切愿,当必往生上品。




422、何为自利利人与己立立人?做功德以何种方式为好?

世出世间,无一事不以身为本者。若能以身率物,宏扬佛化,即为自利利人与己立立人也。

做功德当以开人智识为最。

即以身率物,宏扬佛化,唯以自利利他,己立立人为志事。于虚名浮利,略不萦心,于伦理清规,决不违犯,俾凡见者闻者,悉生景仰之心。所谓以言教者讼,以身教者从,世出世间,无一事不以身为本者。本若不立,纵有作为,悉是场面上事。既非真修,必招外侮,反令邪见人据此以谤佛法,自他二利既失,生死大事何了。(《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二第2022页南通金沙区佛教居士林成立宣言)

汝以教员兼弘佛法,宜随分随力,何可强求各界人士之信仰。以身率物,是为根本,若于其中或有侵蚀,人便不生信心矣。外学纵高,真行无有,汝欲兼通,亦徒然耳。以言教者讼,以身教者从,此自利利人己立立人之铁章程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八第1173页复林赞华居士书十)

汝母发愿寄款交光随意作功德,及助印芜钞。依光鄙见,做功德当以开人智识为最。拟以此款任印《观音颂》,普遍施送于远近,俾一切人同知观音大士,为法界众生之恃怙,随类现身,寻声救苦,兼以辅弼弥陀,接引众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三第590页复周孟昆弟书)




423、为什么说凡欲利人,须从自己真实修持为主?

凡欲利人,须从自己真实修持为主。若只口说而不力行,或于伦常,或于朋伍,居心作事有不合宜,则便难感格矣。世出世皆以身为本,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孔子此言,乃千古不易之圣训。

一超直入如来地,当念圆彰寂照心。

弥陀誓愿宏深,因兹九界同归十方共赞,净土法门广大,故得千经俱闻万论均宣,此二联与归宗二字及序悉有相应处。所言念佛之课,光不能立,此须汝自己按各人及大家之身分而立。如欲取法,净土诸书,印光《文钞》,皆可参考。凡欲利人,须从自己真实修持为主。若只口说而不力行,或于伦常,或于朋伍,居心作事有不合宜,则便难感格矣。世出世皆以身为本,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孔子此言,乃千古不易之圣训。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此拯邦之根本法轮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三第42页复王拯邦君书)




424、最危险之时世为什么要以念佛为主?做功德要改念《地藏经》吗?

念佛一法,最易得益。以文少而易念,即有人持刀欲杀,亦能念,念即得益。是知最危险之时世,当以念佛为主,何可改向之念佛为念经乎?地藏菩萨救苦心切,然比阿弥陀佛临终接引,令得往生,则又相去悬远。

凡做功德仍以念普佛为事,不必改念《地藏经》。念佛一法,最易得益。以文少而易念,即有人持刀欲杀,亦能念,念即得益。苏州杨鉴庭因于城门向东洋兵鞠躬,心念观音圣号,其人不喜鞠躬,即以刀砍下,(此盖前生怨家,今以破头皮了之。)及至头,则成平的。头皮已破,血流许多,而顶骨一毫莫伤。若非刀转为平,则头已成两块矣。是知最危险之时世,当以念佛为主。彼矜奇竞异者,皆不注重在救苦难,注重在显己之智识高超耳。华严会上四十一位法身大士,其数有无量无边,皆受普贤菩萨教,以十大愿王功德,回向往生极乐世界,以期圆满佛果。此其人为何如人,此其事为何如事,况我辈值千古未有之刀兵大劫,何可改向之念佛为念经乎?地藏菩萨救苦心切,然比阿弥陀佛临终接引,令得往生,则又相去悬远。固宜婉劝慧甲,仍照旧规为事,易行而利益多多矣。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四第336页复陈慧恭居士书)




425、何为居士?怎样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居士?

居士之名者,居家修道之士也。居士发金刚坚固之心,誓行自他兼利之事。尽伦学儒,尽性学佛。追踪过去先觉,不肯稍涉退屈。是名真佛弟子,是名真大丈夫。是名副其实的之居士。

金沙居士林,已经成立,当于居士之名实事业,一肩担荷。则世返唐虞,人希圣贤,当不久可亲见矣。所言居士之名者,居家修道之士也。实者即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修行世善,以立其基。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信愿念佛,求生西方,普愿自他,同了生死。能如是者,方可不负居士之名。若是入林林友,各发金刚坚固之心,誓行自他兼利之事。尽伦学儒,尽性学佛。追踪过去先觉,不肯稍涉退屈。是名真佛弟子,是名真大丈夫。则居士之名实事业,可以光辉即世,垂裕后昆矣。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二第2022页南通金沙区佛教居士林成立宣言)




426、欲为佛弟子,怎样行持才可不愧佛心之名?

为佛弟子,必须依教奉行。于家庭必须尽孝、尽悌,对朋友必须劝善规过,居心必以诚敬为主,作事必以慎重当先。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起一念不正心,即是恶,必须洗涤净尽,非谓行之于事,方为恶也。凡属主敬存诚,希圣希贤之念头,即是善,必须扩充令其由中达外,圆满无馁。世之大恶莫过于杀生食肉,若能自由即可断荤,否则心生怜悯勿贪多食。世间大善莫过于自己念佛求生西方,又种种方便劝父母兄弟,妻子眷属,乡党邻里,亲戚朋友及一切有缘者,同念佛求生西方。汝宜量力而行,庶可不愧佛心之名矣。

昨由上海商务印书馆转来汝书,知年当志学,便慕佛道,不胜欣慰。即令商务馆任心白君寄汝《文钞》一包,以便自看,余送有善根者。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但以迷而不知,反承此佛性功德力,起贪嗔痴,造杀盗淫,以兹沉沦于三途六道,永不能出。如来湣之,令修戒定慧以断妄起之贪嗔痴。贪嗔痴尽,则可了生脱死,超凡入圣矣。此自力法门,欲于现生了脱者,万不得一。以故令生信发愿持佛名号求生西方。果能信愿真切,即可仗佛慈力带业往生。较彼仗自力者,其艰易天地悬隔也。汝既欲皈依佛法,为佛弟子,必须依教奉行,方可名实相副。于家庭必须尽孝、尽悌,对朋友必须劝善规过,居心必以诚敬为主,作事必以慎重当先。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起一念不正心,即是恶,必须洗涤净尽。非谓行之于事,方为恶也。凡属主敬存诚,希圣希贤之念头,即是善。必须扩充令其由中达外,圆满无馁。世之大恶莫过于杀生食肉,若能自由即可断荤,否则心生怜悯勿贪多食。世间大善莫过于自己念佛求生西方,又种种方便劝父母兄弟,妻子眷属,乡党邻里,亲戚朋友及一切有缘者,同念佛求生西方。汝宜量力而行,庶可不愧佛心之名矣。寻常皈依必起法名,即以汝名为法名。汝其顾名思义,勉力而为则可不负此一番诚心矣。详看《文钞》,修持之法,悉可了知。不必常常来信,致令彼此烦心。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三第39页复佛心居士书)




427、做善事对念佛有没有妨碍?

若能令伴助主,则无妨碍之可云。

念佛人宜修一切善行,然须分出主伴正助。倘主伴倒置,则其利甚少。若能令伴助主,如一人垂拱,百辟布政,何妨碍之可云。(《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二第1955页答俞大锡居士问)




428、如何处理持咒与念佛的关系?

念佛之人,亦非不可持咒。但须主助分明,则助亦归主。具缚凡夫,通身业力,匪仗如来宏誓愿力,决难即生定出轮回,此意不可不知。

至于持咒一法,但可作助行。不可以念佛为兼带,以持咒作正行。夫持咒法门,虽亦不可思议,而凡夫往生,全在信愿真切,与弥陀宏誓大愿感应道交而蒙接引耳。若不知此意,则法法头头,皆不思议,随修何法,皆无不可,便成“无禅无净土,铁床并铜柱,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矣。若知自是具缚凡夫,通身业力,匪仗如来宏誓愿力,决难即生定出轮回,方知净土一法,一代时教,皆不能比其力用耳。(《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一第137页复永嘉某居士昆季书)

念佛之人,亦非不可持咒。但须主助分明,则助亦归主。若泛泛然无所分别,一目视之,则主亦非主矣。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第229页复永嘉某居士书一)
第四章 念佛功课与仪轨、方法




429、念佛一定要有章程吗?念佛为什么不可有急欲见佛之心?

专一念佛,本无定章,可照平常念佛之章程即可。然心中总将一句佛号,持念不令间断。行住坐卧,着衣吃饭,大小便利,均于心中默忆佛号。于七日中,不令起一切杂念,如子忆母,无时或忘。念时固然是念,歇气不念时,心中仍然是念。只求心佛相应,切勿起即欲见佛之心。但求佛号外,无二念而已。若不明理性,急欲见佛,多招魔事,不可不慎。

汝姊欲专一念佛,本无定章。若照平常念佛之章程,则五更起礼佛(多少拜,随己立)毕,念《弥陀经》一遍,《往生咒》(三遍,或七遍,或二十一遍)毕,即念《赞佛偈》,绕念若干声,然后静坐半点钟,再出声念若干声,即跪念观音、势至、清净大海众菩萨,各三称,(若欲礼拜,先拜佛若干拜,九称菩萨,即作九拜。)念《发愿文》,三皈依,此为早时功课。吃早饭毕,静坐一刻,再念佛时,即礼佛三拜,或多拜毕,即念《赞佛偈》,念毕,绕坐皆照前。唯念佛毕,不念发愿长文,但念愿生西方净土中四句即已,礼拜而退。早或二时。午饭后二时。晚课与早课同。夜间再念一次佛,仍照早饭后章程。

念毕发愿,当念莲池新订发愿文,毕,念三皈依。此虽有起有落,然心中总将一句佛号,持念不令间断。行住坐卧,着衣吃饭,大小便利,均于心中默忆佛号。于七日中,不令起一切杂念,如子忆母,无时或忘。念时固然是念,歇气不念时,心中仍然是念。只求心佛相应。(即心外无佛,佛外无心,全心是佛,全佛是心,心中除六字洪名之外,无有一切杂念,故名相应。)切勿起即欲见佛之心。但求佛号外,无二念而已。若不明理性,急欲见佛,多招魔事,不可不慎。亦不可太劳,劳过,则次日便难清爽如法矣。或者每次念佛,皆念《弥陀经》,《往生咒》,但早起发愿,念长发愿文,晚亦如之,余皆念四句即已。或者早起第一次念《弥陀经》,《往生咒》,以后但接续念佛不断,至晚念《发愿文》,三皈依。(《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三第139页复朱仲华居士书二)




430、印光大师每日的功课是怎样的?

光则早晚必按朝暮课诵直念。先则日礼数百拜,近数年来事多,只二时功课。冬则日过百拜,夏则只数十拜。亦只拜释迦,弥陀,净土三经,及诸大乘经,观音、势至、清净海众,尽虚空、遍法界,过去、现在、未来,一切诸佛、一切尊法、一切贤圣僧。

功课各随己意,亦无定章。光则早晚必按朝暮课诵直念。凡起腔唱者,亦作直念,但稍缓点,光绝未学唱念。然在丛林中,只可小声,不得声闻于外,以致惊动别人。先则日礼数百拜,近数年来事多,只二时功课。冬则日过百拜,夏则只数十拜。亦只拜释迦,弥陀,净土三经,及诸大乘经,观音、势至、清净海众,尽虚空、遍法界,过去、现在、未来,一切诸佛、一切尊法、一切贤圣僧。(《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三第114页复许止净居士书)




431、为什么念佛一定要有定课?

订念佛功课,信愿才算坚定。不订念佛功课,信愿未够坚定。

印祖皈依弟子赵茂林至苏州报国寺叩关求见大师。大师询问皈依一两年中“信愿坚定如何”,“念佛功课定否”。并随即开示说:“订念佛功课,信愿才算坚定。不订念佛功课,信愿未够坚定,还得要痛切的用功念佛。”(《印光法师年谱》278页——天地出版社)

432、极闲、极忙和半闲半忙三种功课怎么安排?默念功德一样吗?

各随自己身分而立,不可定执一法。极闲、极忙,既各有法,则半闲半忙者,自可斟酌其间而为修持法则也。

若睡眠及裸露澡浴大小便时,及至秽污不洁之处,只可默念,不宜出声。默念功德一样。

言念佛正行者,各随自己身分而立,不可定执一法。如其身无事累,固当从朝至暮,从暮至朝,行住坐卧,语默动静,穿衣吃饭,大小便利,一切时、一切处,令此一句洪名圣号,不离心口。若盥漱清净,衣冠整齐,及地方清洁,则或声或默,皆无不可。若睡眠及裸露澡浴大小便时,及至秽污不洁之处,只可默念,不宜出声。默念功德一样,出声便不恭敬。勿谓此等时处,念不得佛。须知此等时处,出不得声耳。又睡若出声,非唯不恭,且致伤气,不可不知。

虽则长时念佛,无有间断,须于晨朝向佛礼拜毕,先念《阿弥陀经》一遍,《往生咒》三遍毕,即念《赞佛偈》,即“阿弥陀佛身金色”偈。念偈毕,念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随即但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或一千声,或五百声,当围绕念。若不便绕,或跪或坐或立皆可。念至将毕,归位跪念观音、势至、清净大海众菩萨各三称。然后念《净土文》,发愿回向往生。念《净土文》者,令依文义而发心也,若心不依文而发,则成徒设虚文,不得实益矣。《净土文》毕,念三归依,礼拜而退。此为朝时功课,暮亦如之。若欲多多礼拜者,或在念佛归位之时,则礼若干拜佛外,九称菩萨,即作九礼。礼毕即发愿回向。或在功课念毕礼拜。随己之便,皆无不可。但须恳切至诚,不可潦草粗率。蒲团不可过高,高则便不恭敬。

若或事务多端,略无间暇。当于晨朝盥漱毕,有佛则礼佛三拜,正身合掌念“南无阿弥陀佛”。尽一口气为一念,念至十口气,即念《小净土文》。或但念“愿生西方净土中”四句偈。念毕礼佛三拜而退。若无佛即向西问讯,照上念法而念。此名十念法门,乃宋慈云忏主为王臣政务繁剧,无暇修持者所立也。何以令尽一口气念?以众生心散,又无暇专念,如此念时,借气摄心,心自不散。然须随气长短,不可强使多念,强则伤气。又止可十念,不可二十、三十,多亦伤气。以散心念佛,难得往生。此法能令心归一处,一心念佛,决定往生。念数虽少,功德颇深。

极闲、极忙,既各有法,则半闲半忙者,自可斟酌其间而为修持法则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一第94页 复陈锡周居士书)




433、既不用摆脱资生事业,又能死心塌地信愿念佛,该如何安排?

念佛一法,极易修持,并不用摆脱资生事业。朝暮随各人工夫,立一功课。此外则一切时一切处,均可常念。或声或默,各取其便。又须摄耳谛听,久而久之,心自为一。

观来书知宿有慧根。然只期做大通家,未能死心塌地,实行了生死之要事也。信真愿真,何以念佛不肯常念乎?念佛一法,极易修持,并不用摆脱资生事业。朝暮随各人工夫,立一功课。此外则一切时一切处,均可常念。或声或默,各取其便。又须摄耳谛听(此法妙极。大势至菩萨都摄六根。听则心归一处,名为净念),久而久之,心自为一。今只以少时之念而欲无妄念,何可得乎?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三第186页复杜荫南书)




434、在公门(军队)里如何修行?公职人员如何念佛?

公门人修行当须尽己职分,以除暴安良保护人民为志。再加以诵持经咒,信愿念佛,则必蒙佛天护佑。无事则军威远镇,有事则承佛天力,克制敌军,则是护国将军,救世菩萨矣。

完全不必在形迹上论。心地里,岂不能常忆念佛耶?如汝忆母,谁不许汝心中常忆母耶?

所言公门修行,不专指诵经持咒念佛而已。必须尽己职分,除暴安良,并所统之士卒,一一皆以除暴安良保护人民为志,则地方受福,而主将士卒同于冥冥中消除业障,增长福寿矣。若不以此事,以恳切至诚心诫勖士卒,则兵所到处,地方受淫掠之惨,殆有不堪言者,况甚至又有毁烧屋庐,杀人示威者乎。居士果能如此,以至诚心令士卒将地方人民作自己家人想,不使彼受无谓之逼抑苦恼,则其功德大矣。能如是,再加以诵持经咒,信愿念佛,则必蒙佛天护佑。无事则军威远镇,有事则承佛天力,克制敌军,则是护国将军,救世菩萨矣。

汝既在公办事,形迹上,不必示现修持,心地里,岂不能常忆念耶?如汝忆母,谁不许汝心中常忆母耶?汝作此等各妨碍说,完全是在形迹上论,非在心地上论也。现今时局如此危岌,若再不肯心中默念佛,将来之事,究不知其如何解决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八第178页复王心禅居士书)




435、平时修持功课应该怎样确定?

在家居士,功课亦可照禅门朝暮功课做,亦可随自意立。须知所有功课,均以念佛为主,经咒为宾。

修持功课,随机而立,愈简愈妙。若都是久修者,不妨依《禅门日诵》而念。若初心者多,则无论朝暮,均可以念《弥陀经》,《往生咒》,即念佛矣。朝暮如是,日间如是亦可,不念经咒,即以《赞佛偈》起亦可。须知所有功课,均以念佛为主,经咒为宾。知此义,再按林员之身分而定,庶可适宜。(《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九第375页复陈慧新居士书)

在家居士,功课亦可照禅门朝暮功课做,亦可随自意立。如早晚专念《弥陀经》、《往生咒》、念佛,或早则专念《大悲咒》、念佛,晚则念《弥陀经》、《往生咒》、念佛。或有持《金刚经》者亦可。然无论诵何经持何咒,皆须念佛若干声回向,方合修净业之宗旨。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第323页复周智茂居士书)




436、共修与自修念佛的仪轨有什么不同?

共修,当依日诵中念佛起止仪,庶可通途无碍,彼此适宜。自修,虽可随人自立,然其念诵次第,不可错乱。

所云念佛仪轨,须分同众、独修两种。若同众修,当依日诵中念佛起止仪,庶可通途无碍,彼此适宜。至于独修,虽可随人自立,然其念诵次第,不可错乱。所云放下身心,闭目凝神,念净法界、护身咒,及默想《赞佛偈》,礼佛及三菩萨毕。若诵经,则诵《弥陀经》一遍,《往生咒》三遍毕,然后朗念《赞佛偈》毕,即接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接引导师阿弥陀佛,即唯念南无阿弥陀佛,宜围绕念,或数百声或一千声。末念观音势至清净大海众三菩萨,然后念《发愿文》,文毕念三自归。是为一期起止。若欲多诵经,多持咒者,当另立一诵经时。若一时并行,当先诵经,次诵咒,次赞佛念佛,次发愿三归,此决定不易之次序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四第210页复丁福保居士书四)




437、什么时候宜默念?什么时候宜出声念?

若终日常念,固宜小声念、金刚念、默念。以朗声常念,必至于伤气。未证法身,必须调停得中,方可唯益无损耳。朗念费力,默持易昏,散持虽亦功德难思,较之摄心净念,何啻天渊。

念佛声默,须视其地其境何如耳。若朗念无碍者,宜于特行念佛仪轨时朗念。然只可听其自然,不可过为大声。过为大声,或致伤气受病。倘所处之境地不宜朗念,则只可小声念,及金刚持。其功德唯在专心致志,音声犹属小焉者耳。除特行念佛外,若终日常念,固宜小声念、金刚念、默念。以朗声常念,必至于伤气。未证法身,必须调停得中,方可唯益无损耳。朗念费力,默持易昏,散持虽亦功德难思,较之摄心净念,何啻天渊。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四第212页复丁福保居士书四)




438、闭关专修净业的功课如何做?

闭关专修净业,当以念佛为正行。早课晚课仍照丛林规矩。此外念佛宜从朝至暮,行住坐卧常念。

闭关专修净业,当以念佛为正行。早课仍照常念《楞严》、《大悲》、《十小咒》。如《楞严咒》不熟,不妨日日看本子念,及至熟极,再背念。晚课《弥陀经》,《大忏悔》,《蒙山》,亦须日日常念。此外念佛宜从朝至暮,行住坐卧常念。又立一规矩,朝念一次,未念前拜若干拜。(先拜本师释迦牟尼佛三拜,次拜阿弥陀佛若干拜,再拜观音、势至、清净大海众各三拜,再拜常住十方一切诸佛,一切尊法,一切贤圣僧三拜。)念佛或一千声,或多或少,念毕再拜若干拜。午前一次,午后一次。再歇一刻做晚课。初夜念《蒙山》,后念佛若干声,拜若干拜,发愿回向,三皈依后,心中默念佛号养息。卧时只许心中默念,不可出声。出声则伤气,久则成病。虽是睡觉,心仍常存恭敬。只求心不外驰,念念与佛号相应。

若或心起杂念,即时摄心虔念,杂念即灭。切不可瞎打妄想,想得神通,得缘法,得名誉,想兴寺庙。若有此种念头,久久必至着魔。若不与汝说破,恐汝以此为好念头,妄想日日增长,必定着魔无疑。纵令心净妄伏,亦不可心生欢喜,对人自夸。有一分就说有十分,此亦着魔之根。……入关仪式,亦无定章,总以至诚恭敬为主。要在先日礼佛,陈己志愿。当日大殿礼佛,至关房令护关人锁门。门上只贴“不慧明心,发心闭关,专修净业,普为自他,忏除宿咎,增长善根。”作两行写于一纸上,贴于门正中上节。不必学不洞事的人,用三叉封皮写封条,俗鄙之极。日期自择,亦不可请人封关。此种都是摆空架子,光极不以为然。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三第23页复明心师书)




439、怎样绕佛?

绕佛乃表示随顺佛意。绕佛不能围佛绕,但在佛前围绕,亦与围佛绕同。又绕佛当如日月之由东,至南,至西,至北,不可由东,至北,至西,至南。以顺绕有功德,逆绕有罪过。

绕佛,当如日月之由东,至南,至西,至北,不可由东,至北,至西,至南。以顺绕有功德,逆绕有罪过。围绕之法,西域最重,与礼拜不相上下,其意便随顺于佛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八第92页复宁德晋居士书)

绕佛不能围佛绕,但在佛前围绕,亦与围佛绕同。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四第361页 复宁德晋居士书五)

念佛之法,当先立念偈后念名号,第二声即行围绕。或地方宽则作圆绕,地方窄作直绕。圆绕则从东至南,至西,至北而行。直绕则壁直走向前,又壁直回头。然亦须依由东至南至西至北之规矩以回身,切不可由东至北至西至南,此名逆行有过。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四第366页复宁德晋居士书六)




440、念佛方法为什么不可执定一法?

在家人念佛,须称量自己之精神气力,宿昔善根,或大、或小、或金刚、或默,坐立绕跪,皆无不可。若常途通行,宜先绕,次坐,次跪。绕跪皆觉辛苦,宜坐念。坐念若起昏沉,宜绕念,或立念。昏沉去,当复坐念。宜按钟,不宜掐珠,以掐珠难养心故。

念佛之法,何可执定。古人立法,如药肆中俱备药品。吾人用法,须称量自己之精神气力,宿昔善根,或大、或小、或金刚、或默,俱无不可。昏沉,则不妨大声以退昏。散乱,亦然。若常大声,必至受病。勿道普通人,不可常如此,即极强健人,亦不可常如此。一日之中,热则去衣,冷则加衣,何得于念佛了生死一法,死执一定,不取适宜,是尚得谓之知法乎?又有提倡掐珠记数者,此亦有利有弊。利,则一句一掐,不轻放过,则心易归一。弊,则静坐时掐,必致心难安定,久则成病。又人之精神,有种种不一,何可执一法,而不知调停从事乎?凡同众修持,须按大家之精神另定。个人修持,亦须按自己之精神为定。何有死法令人遵守乎?精神用极之后,不是退惰,便是生病。量己力为,则有益无损矣。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九第211页复念西大师书)

在家人不随众,各人念佛,坐立绕跪,皆无不可。但不可执定一法,若执定,则人易劳而心或难得相应。当斟酌其自己之色力及工夫,而取其合宜行之,则有益矣。若常途通行,宜先绕,次坐,次跪。绕跪皆觉辛苦,宜坐念。坐念若起昏沉,宜绕念,或立念。昏沉去,当复坐念。宜按钟,不宜掐珠,以掐珠难养心故。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第282页复陈慧超居士书)




441、丛林念佛堂的功课是怎么做的?

今丛林念佛堂,皆先念《弥陀经》,经完,念《往生咒》,或三遍或一遍。然后举《赞佛偈》。至偈毕,接念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即绕念。须从东至南至西至北绕,此为顺从,为随喜。顺从有功德。

念佛时各随所宜。今丛林念佛堂,皆先念《弥陀经》,经完,念《往生咒》,或三遍或一遍。然后举《赞佛偈》。至偈毕,接念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即绕念。须从东至南至西至北绕,此为顺从,为随喜。顺从有功德。西域最重围绕,此方亦与礼拜均行。若从东至北至西至南,则是反绕,有罪过,不可不知。绕念一半,即坐默念,约一刻,又出声念。念毕跪念佛十声,观音、势至、清净大海众各三声,然后念发愿文。在家人恐室小难绕,则立跪坐念,皆须按己精神而定,正不必令他人为立法则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三第489页复马契西居士书五)




442、念佛功课的基本次序是什么?

在家人功课可按丛林做功课次序,也可随意自立章程,然不可有几起几落之紊乱无章也。又自己修持,但取诚敬,跪、立、坐、绕,各随其便。若欲如法,诵《弥陀经》宜跪,立诵亦可。

早起洗漱已,至佛前焚香一炷,或三炷,念《香赞》一遍,香云盖菩萨三称。一心顶礼常住十方三宝,(三称三拜,或一称一拜。)一心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一心顶礼阿弥陀佛,一心顶礼观世音菩萨,一心顶礼大势至菩萨,一心顶礼准提菩萨,一心顶礼摩利攴天菩萨,一心顶礼清净大海众菩萨。(各三拜,或一拜)毕,念南无莲池海会佛菩萨三称。即念《弥陀经》一遍,《往生咒》三遍。如加准提、摩利等亦可。即接念《赞佛偈》。偈念完,即念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随即念南无阿弥陀佛,或数百声,或一千声,宜旋绕念,或绕念半,坐念一半。佛号将完,即归位。佛号完,即跪念观音、势至、准提、清净大海众各三称。念毕即念《发愿文》。文毕即念三皈依。毕即视佛而退。

或可早念大悲、准提、往生、白衣、摩利攴天、六字等咒,各一遍。念完,念《心经》,如课诵中之次序仪式。晚念《弥陀经》,《大忏悔》,念佛等如前。早晚《香赞》不念亦可。丛林中朔望做功课,则先念《香赞》,余日均不念《香赞》。此法乃居士中多有好张罗者所立也。丛林做功课,大家到齐,视佛三拜,即念(早念南无楞严会上佛菩萨,念《楞严咒》。晚念南无莲池海会佛菩萨,念《弥陀经》。)在家人虽可随意自立章程,然不可有几起几落之紊乱无章也。(《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四第374页复宁德晋居士书九)

念佛宜量自己之房屋,地步宽窄。如其能绕(绕行),固宜先绕。或于屋外绕,亦可。绕时亦可舒畅气息。(绕佛乃表示随顺佛意。)不徒表示随顺而已。自己修持,但取诚敬,跪、立、坐、绕,各随其便。若欲如法,诵《弥陀经》宜跪,立诵亦可。至念佛时,则先绕。绕念一半,则坐念。坐念将毕,则跪念十声。再念观音、势至、清净大海众各十声,或各三声。庶身心调适,不过劳,不过逸,气畅身适,有益无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八第1053页复马宗道居士书一)




443、行住坐卧念佛有哪些注意事项?

念佛人静坐也须念佛。行住坐卧都可念。行时声默随意,卧时宜心中默念,不宜出声,坐时切不可掐珠,掐珠则神不能定,久则受病。卧时亦然。念时必须心口耳字字句句,历历明明,心自不散,常存正念。不可提神过甚,以致心火上炎。睡时念,宜心中默念。洗澡,或抽解,或至不洁之处,心中默念,亦是一样有功德。

又念时必须心口耳字字句句,历历明明。念得清楚,听得清楚,心自不散。又须心常存正念,不使一切贪嗔痴种种不正之念稍生。若偶生起,即以佛念制令消灭。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三第145页复朱智贞居士书二)

念佛时,眼皮须垂下,不可提神过甚,以致心火上炎。或有头顶发痒发痛等毛病,必须调停适中。大声念,不可过于致力,以防受病。掐珠念,能防懈怠,静坐时,切不可掐,掐则指动而心不能定,久必受病。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八第26页诫吾乡初发心学佛者书)

念佛人静坐也须念佛,非外道只静坐而已。念佛行住坐卧都可念。行时声默随意,卧时宜心中默念,不宜出声,坐时切不可掐珠,掐珠则神不能定,久则受病。卧时亦然。(《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四第312页复孙艺民居士书)

此外一任行住坐卧,并做一切事,除作文算帐之用心事外,余做一切事,均好念。睡时念,宜心中默念。若衣冠整齐,手口洗漱了,出声念也好,默念、小声念均好。若睡下,或初起,衣冠尚未整齐,或洗澡,或抽解,或至不洁之处,心中默念,亦是一样有功德。若出声念,于仪式不合。譬如小儿念母,一日之中,无时不想念其母也。纵睡眠洗澡抽解之时,岂能令心中完全忘却念佛之事?既记得无碍,则心中默念亦无碍也。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四第365页复宁德晋居士书六)




444、念佛过于高声或过急过慢有什么害处?

念佛过于高声易心火上炎,或至吐血,以成不治之病。也不可太急,急则伤气,伤气则或致震动。亦不可过慢,过慢气接不住,亦致伤气。

念佛须音声高低适中,缓急合宜。若高声如赶贼之猛烈,始则心火上炎,或至吐血,以成不治之病。须心中念得清楚,口中念得清楚,耳中听得清楚。即默念,亦须常听。以心一起念,即有声相。自己之耳,听自己心中之声,固明明了了也。勿起坏念头,又何有心热如火之恶感乎?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四第311页复吴思谦居士书)

平常念佛,决不可过为太急,急则伤气,伤气则或致震动。亦不可过慢,过慢气接不住,亦致伤气。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五第452页复杨慎予居士书)




445、怎样一边做事一边念佛?

念佛一事,行住坐卧均可念。若用心事,则不便念。不用心事,一路做事,一路念佛,两不相碍。

念佛一事,行住坐卧均可念。若用心事,则不便念。不用心事,一路做事,一路念佛,两不相碍。岂照应儿女,便不能念佛乎?唯佛前长念,为不便耳。但取心中长念,固不必定在佛前念。早晚宜礼佛念十念。此外则随分随力,皆能念。小儿亦当令常念,以小人无事,终日顽耍,若令念佛,则不知不觉消除恶业,增长善根,是为最有益于身心性命之事。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五第526页复谢慧霖居士书六)




446、不忙的人也可以用晨朝十念吗?

亦可。古人多有毕生用晨朝十念法,然后再作正课者,何妨碍之可云。

晨朝十念,忙人决定须用。即闲人能作正课,于正课前,用晨朝十念,亦可。非能作正课,便不可用也。古人多有毕生用晨朝十念法,然后再作正课者,何妨碍之可云。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六第726页复陈士牧居士书四)




447、在家念佛人如何闭关专修?

在家闭关专修净业,实为最善。但须至诚恭敬,不得懈怠漫无章程。日间四时或六时念经念佛念《往生咒》,都要心口念得清楚,耳朵听得清楚,不使有一切念头。犹如就要死了,任事通置之度外。

汝欲令慈往生西方,超凡入圣,当竭力供养,至诚顶礼。何可止一香炉,而灯烛时花,一概不用乎?且汝于起首一日礼拜,以后何可不以礼拜为事乎?当于每早礼佛三拜,或多拜。念《弥陀经》一遍。《往生咒》三遍,或七遍。念《赞佛偈》毕,念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随即绕念)南无阿弥陀佛或一千声,或五百声。然后坐念半点钟。欲拜即在坐毕时拜佛,或二十四拜,或四十八拜。观音、势至、清净大海众各三拜。念《发愿文》,或先莲池文,后《发愿偈》。或先偈后文,均可。毕,念三皈依。礼佛三拜退。朝暮各如是。日间定四时,或六时。

但念《赞佛偈》起,念佛与前一样。若一七只一起落,也不以礼拜为事,久则懈怠漫无章程,便难精进。礼拜不须出声,但心里念。绕念当出声,不可音声太大,以免伤气。坐念不昏沉,则默念。昏沉,则朗念。无论念经、念佛、念《往生咒》,都要心口念得清楚,耳朵听得清楚,不使有一切念头。犹如就要死了,任事通置之度外。每顿吃饭,须先供佛,供过再吃。不可吃过饱,饱则昏沉。所言一心,并非专念一句佛号,就会一心。心若肯一,即念经、念咒、礼拜,也是一心。且汝在此七日内,吃饭喝水起坐时,不碍一心。何念经咒礼拜,便碍一心乎?未入关前七日,须与女人另宿。须吃净素。

夜卧不可脱衣,或止脱外衣。靠身衫裤,切不可脱。凡大小便后,须先洗手,务取精洁。凡小孩妇女,概勿令来。便桶当另放一屋,切不可在本屋中放。七日之中,概不会人。即护关之人,亦只说交代事之一二句话,不得随便谈心。既是汝兄护关,彼在外边,亦当念佛。但不宜音声太大耳。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七第992页复郁智朗居士书)




448、闭关修净业,为什么不宜于见净境、见佛处着力?

闭关修净业,当于信愿一心处着力。若欲速见净境,则必至宿生怨家为现净境。待其见已,生大欢喜,则魔便入窍,不可救药矣。

闭关修净业,实为最善。但宜于信愿一心处着力,但不宜于见净境见佛处着力。若不善用心,唯欲速见净境,只此妄念固结不解,日深一日,唯此妄念,则必至宿生怨家为现净境。待其见已,生大欢喜,则魔便入窍,不可救药矣。当以此勖而告之。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三第33页复传度和尚书)




449、念佛记数的作用是什么?怎么记数?

记数为防懈惰,无懈惰之心不记亦可。印祖记数念佛之法,最能摄心。

念佛记数,是防懈惰。如无懈惰之心,不记亦可。记数也可不用掐珠子。最初当用珠子念一点钟。以后快慢,照此一样,念一刻、半点、一点,均可知其佛数。又《文钞》中记数念佛之法,最能摄心。阅之自知。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十二第1917页答善熏师问)




400-449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