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文钞摘录一(原文和白话)
 

印光大师文钞摘录原文和白话  

原文作者:印光法师(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

译者:慕藏

01、生出离心


☆文钞原文: 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可不悲哉。知死生之可悲,当求所以了生死之法,则可悲者,转为可乐也。若不求了生死之法,徒生悲感,有何所益。大丈夫生于世间,事事无不预为之计。唯于生死一事,反多置之不问。直待报终命尽,则随业受报,不知此一念心识,又向何道中受生去也。人天是客居,三途是家乡。三途一报百千劫,复生人天了无期。由是言之,则了生死之法,固不可不汲汲讲求也。(续编·卷下·净土问辨功过格合刊序·P419)


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窃谓不知其由,虽痛何益。须知一切众生,随业流转,受生六道。生不知来处,死不知去处。由罪福因缘,而为升降。展转轮回,了无已时。如来悯之,示以由惑起业,由业感苦之因缘。以及常乐我净,寂照圆融之本体。令其了知由无明故,遂有此身。即此色身,全属幻妄。不但四大非有,兼复五蕴皆空。既知蕴空,则真如法性实相妙理,彻底圆彰矣。(增广·卷四·普陀普济寺化身塔记·P768)
 

◎白话译文: 古人云:死生真是大事啊,怎么能不因此而感到悲痛呢!知道生死的可悲,就要寻求了脱生死的方法。这样,可悲的事就转化成可乐的事了。若不求了脱生死的方法,只是长嘘短叹,又有什么用呢!大丈夫生于世间,事事没有不预先就做准备的。惟独对于生死这件事,反倒置之不问。直到命尽,随业受报。不知道这一念心识,又向哪一道去受生了。人天这样的善道,只是做客而已;三恶道才是家乡。三恶道一报就是百千劫,要再生人道天道,则了了无期。由此看来,了脱生死的方法,就不能不急急地追求了。——续编·卷下·净土问辨功过格合刊序·P419

 

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但不知道生死的原由,痛又有什么用呢!要知道,一切众生,随业流转,在六道中受生。生不知道从哪里来,死不知道向哪里去。根据自己的罪福,或升或降,辗转于轮回之中,没有休止。如来怜悯众生,开释了由迷惑而造业,因造业而受苦的因缘法。以及常乐我净,寂照圆融的本体。令众生明白,因为无明才会有这个身体,这个身体完全是幻妄的。不但四大(构成世界的四种元素:地,水,火,风)不是真实的,就是五蕴(色,受,想,行,识)也是空的。知道蕴空,则真如法性,实相妙理,就彻底显现出来了。——增广·卷四·普陀普济寺化身塔记·P768
 

02、皈依三宝


☆文钞原文: 三归者(归,亦作皈。皈字从白从反,取其反染成净之义。) 一归依佛。二归依法。三归依僧。 归者归投。依者依托。如人堕海,忽有船来,即便趣向,是归投义。上船安坐,是依托义。生死为海,三宝为船。众生归依,即登彼岸。既归依佛,以佛为师。从今日起,乃至命终,不得归依天魔外道,邪鬼邪神。既归依法,以法为师。从今日起,乃至命终,不得归依外道典籍。(法,即佛经,及修行种种法门。典籍,即经书也。)既皈依僧,以僧为师。从于今日,至命终时,不得皈依外道徒众。(增广·卷四·为在家弟子略说三归五戒十善义·P908)

 

汝等为何而皈依,余想总不外欲求生西方,了脱生死而已。如何方能达到此等地步,即须皈依三宝,所谓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也。能皈依三宝,如实修持,才得了脱生死,往生西方。 且所谓三宝,有自性,住持二种。佛者觉悟义。自性佛者,乃即心本具离念灵知之真如佛性也。法者规范义。自性法者,乃即心本具道德仁义之懿范也。僧者清净义。自性僧者,乃即心本具清净无染之净行也。住持三宝者,释迦佛在世,则为佛宝。佛灭度后,所有范金合土,木雕彩画之佛像,皆为佛宝。佛所说离欲清净诸法,以及黄卷赤轴诸经典,皆为法宝。出家染衣,修清净行者,皆为僧宝。 皈者,皈投,如水皈海,如民皈王。依者,依托,如子依母,如渡依舟,人在生死大海,若不皈依自性三宝,与住持三宝,则便无法可出。若肯发志诚心,归依三宝,则便出生死苦海,了生脱死矣。如人失足,堕于大海,狂涛汹涌,有灭顶忧,当此千钧一发,生死存亡之际,忽有船来,即便趋赴,是归投义。由知自性三宝,则克己省察,战兢惕厉,再求住持三宝,及十方三世一切三宝,则可消除恶业,增长善根,即生成办道业,永脱生死轮回矣。如遇救登船,安坐到岸,曩时凶险已过,现在得庆更生。无限利益,由此而得,是依托义。世事纷庞,烦恼苦痛,处此生死大海,当以三宝为船,众生得所归依,鼓棹扬帆,不懈不退,自可登于彼岸。既皈依佛,当以佛为师,始自今日,直至命终,虔诚敬礼,一息无容或懈,再不得皈依天魔外道,邪鬼邪神。既皈依法,当以法为师,自今至终,不得皈依外道典籍。既皈依僧,当以僧为师,自今至终,不得皈依外道徒众。 若已皈依三宝,仍信仰外道,尊奉邪魔鬼神,虽日日念佛修持,亦难得真实利益。以邪正不分,决无了生死之希望,其各凛诸。(皈归二字通)(三编·卷四·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P1247)

 

佛言一切众生,皆当作佛。譬如一张素纸,画个如来,就是如来。画个乞儿,就是乞儿。当慎之于初,则不至上辜佛化,下负己灵矣。(三编·卷一·复杨慎予居士书·P298)

 

 

一切众生,一念心性,直下与三世诸佛,无二无别。但以从未悟故,不得受用。故华严经如来出现品云,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但以妄想执著,而不证得。若离妄想,一切智,自然智,无碍智,则得现前。须知智慧与妄想执著,原非二物。迷之,则全智慧,以成妄想执著。悟之,则全妄想执著,以成智慧。喻如握拳舒掌,原是一手。结冰融泮,原是一水。良由心体不变,用常随缘。 体不变故,在凡不减,在圣不增,居尘不染,离垢不净,在生死而不受轮回,证涅槃而不属寂灭,无象而为万象之主,非法而为诸法之宗,从本以来,常自如如,了无凡圣生佛之异。悟之名贤,证之名圣,若但具而未悟,则虽有性德,了无修德,只为六道轮回之凡夫而已。 用随缘故,则有四圣六凡,苦乐升沉之殊。而缘有染净,必随其一。随染缘,则起惑造业,轮回六道。随净缘,则断惑证真,常住涅槃。由惑业有轻重,故有人天善道,及阿修罗之善恶夹杂道,并畜生饿鬼地狱之三恶道。而由惑起惑,由业造业,或善或恶,了无定相。致所受生处,辗转迁移,如轮无端,忽上忽下。以既具烦惑,皆被业缚,随业受生,不能自主故也。由断证有浅深,故断见思者,证声闻果。侵习气者,证缘觉果。破无明者,证菩萨果。若无明净尽,福慧圆满,修德功极,性德全彰者,则证佛果。证佛果者,亦不过彻底究竟证其在凡夫地本具心性功德力用,亲得全体受用而已,实未加一丝毫于其初也。若声闻缘觉菩萨,虽则所证高下不同,然皆未能全体受用性具功德。而一切凡夫,反承此不思议心性之力,于六尘境,起贪瞋痴,造杀盗淫,以致堕三恶道,永劫沉沦者,比比皆是,可不哀哉。纵令恪修五戒十善,得人天身。然人间福乐,乃堕落之根本。天上虽不比人间烦惑猛利,然天福一尽,决定下生。由宿福未尽,故享福。由享福,故造业。既造业已,则堕落恶道,直在瞬息间耳。况有由天命终,承宿世恶业已熟之力,直堕恶道者乎。故古德以修行之人,若无正念修持净业,唯得人天福报者,名为第三世怨。法华经云,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知好歹者,当以急求出离,企得安隐,为上计也。(增广·卷三·佛学指南,佛学起信编,六道轮回录总序·P528)

 

一切众生皆具不可思议之心力,由无佛力法力加持,则只能造业,不能得其受用。徒具佛性,了无所益。一旦闻善知识开导,归命投诚,与佛慈誓,感应道交,仗佛慈力,往生西方。回视六道往还,如轮上下者,不胜怜悯也。(三编·卷一·复独山杨慧芳居士书一·P205)

 

皈依之名甚易得,皈依之实极难修。须持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之五戒。并须去心中幻现之贪瞋痴。修性中本具之戒定慧。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上劝慈亲,中劝兄弟,下劝妻子仆婢,同修此道。如此,则是自利利人,己立立人之道,常行于日用伦常中也。其功德利益,何可称量。(三编·卷二·复卓智立居士书一·P516)

 

◎白话译文: 三归(归又做皈,左边一个白,右边一个反,是反染成净的意思)。 一归依佛。二归依法。三归依僧。 归是归投。依是依托。譬如有人堕入大海,忽然有船开来,便马上向船游去,是归投的意思。上船安坐,是依托的意思。生死就好比大海,三宝(佛,法,僧)就是法船。众生归依,即等彼岸。既然归依了佛,以佛为师。从今日起,乃至命终,不得再归依天魔外道,邪鬼邪神。既然归依了法,以法为师,从今日起,乃至命终,不得再归依外道典籍。(法就是佛经,以及修行的种种法门。典籍就是经书。)既然归依了僧,以僧为师。从今日起,直至命终,不得再归依外道徒众。——增广·卷四·为在家弟子略说三归五戒十善义·P908

 

你们为什么会归依,我想总不外乎想要求生西方,了脱生死而已。如何才能达到这样的目的呢? 就须要皈依三宝。所谓归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能皈依三宝,如实修持,才能了脱生死,往生西方。 而且,所谓三宝,有自性,住持两种。“佛”是“觉悟”的意思。“自性佛”是自心本具的、离念灵知的真如佛性。“法”是“轨范”的意思。“自性法”是自心本具的道德仁义的懿范。“僧”是“清净”的意思。“自性僧”是自心本具的清净无染的净行。所谓“住持三宝”,释迦佛在世就是佛宝。佛灭度后,所有范金,合土,木雕,彩画的佛像都是佛宝。佛是所说的离欲清净的法,以及黄卷赤轴的诸班经典,都是法宝。出家染衣,修清净行的人,都是僧宝。 “皈”是皈投,就像水皈投大海,民皈投帝王一样。“依”是依托,就像孩子依托母亲,渡河依托舟船。人在生死的大海中,若不皈依自性三宝与住持三宝,便无法离开。若肯发至诚心,皈依三宝,就可以出离生死苦海,了生脱死。就如同人失足,堕入大海,狂淘汹涌,有灭顶之忧。就在这千钧一发,生死存亡之际,忽然有船开来,便向船扑去,是“归投”的意思。由于知道自性三宝,就会克己省察,战兢惕厉,再求住持三宝,以及十方三世一切三宝,就可以消除恶业,增长善根,今生就成办道业,永远脱离生死轮回。如同遇到救援登上了船,平安地坐到彼岸,凶险已经过去,现在庆幸得到生还。无限的利益,由此而得。是“依托”的意思。世事纷庞,烦恼痛苦,这个生死大海,应当以三宝为船。众生得到归依,鼓棹扬帆,不懈不退,自然可以登上彼岸。 如果已经归依了三宝,仍然信仰外道,尊奉邪魔鬼神,虽然天天念佛修持,也难以得到真实的利益。因为邪正不分,绝对没有了生死的希望,要注意啊!——三编·卷四·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P1247

 

佛说,一切众生都应当做佛。譬如一张白纸,画个如来就是如来,画个乞丐就是乞丐。所以,应当在最初的时候十分谨慎,这样就不至于上辜负佛的教化,下辜负自己的性灵了。——三编·卷一·复杨慎予居士书·P298

 

 一切众生,一念心性,与三世诸佛无二无别。只因为没有证悟,而得不到受用。所以《华严经》如来出现品说:“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但以妄想执著,而不证得。若离妄想,一切智,自然智,无碍智,则得现前。”要知道,智慧与妄想执著,本来不是两件东西。迷了,则全部的智慧就成了妄想执著;悟了,则全部的妄想执著,就成了智慧。好比握拳舒掌,都是一个手。结冰溶解,都是一碗水。因为心体不变,用常随缘。 体不变,所以在凡不减,在圣不增,居尘不染,离垢不净,在生死而不轮回,证涅槃而不寂灭,无象而为万象之主,非法而为诸法之宗。从本以来,常自如如,完全没有凡和圣,众生与佛的差别。悟到了就是贤人,证得了就是圣人。如果只是具有而没有悟得,就是虽然有性德,而没有修德。只是六道轮回的凡夫而已。 用随缘,所以有四圣六凡,苦乐升沉的不同。而缘有染缘净缘,必定会随着其中的一个。随染缘就起惑造业,轮回六道,随净缘就断惑证真,常住涅槃。由于惑业有轻有重,所以有人天善道,以及阿修罗这样善恶夹杂之道,和畜生饿鬼地狱这样的三恶道。而由惑起惑,由业造业,或善或恶,没有定相。致使所受生的地方,辗转迁移。象轮子那样,没有端点,忽上忽下。因为既然有烦恼迷惑,就会被业束缚住,随业受生,不能自主。由于断证有浅有深,所以,断见思烦恼的人,证声闻果。侵习气的人,证缘觉果。破无明的人,证菩萨果。如果无明完全断尽,福慧圆满,修德功夫到了极处,性德全部彰显出来,就证佛果。证佛果的人,也不过是彻底究竟的证得、他在凡夫地位上本来就具有的、心性功德力用,亲自得到全体的受用而已,其实跟起初相比,没有一丝一毫的增加。声闻缘觉菩萨,虽然所证的高下不同,然而都没能全体受用自性本具的功德。 而一切凡夫,反而承此不可思议的心性的力量,在六尘境界中,起贪嗔痴,造杀盗淫,以至于堕三恶道,永劫沉沦的人,比比皆是,多么可悲啊!纵使修持五戒十善,得人天身。而人间的福乐,是堕落的根本。天上虽然不象人间的烦恼迷惑这么猛利,然而天福一尽,决定下生。由于宿福没有尽,所以享福,由于享福,所以造业。既然造业,就堕入恶道,这一切只在瞬息之间。何况有天福享尽,寿命终了的时候,宿世的恶业成熟了,而直接堕入恶道的人呢。所以古德说,修行的人,如果没有正念,修持净业,只能得到人天福报,这叫第三世怨。《法华经》上说:“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知道好歹的人,应当求马上出离,以求得到个安稳的地方,这才是上上策啊!——增广·卷三·佛学指南,佛学起信编,六道轮回录总序·P528

 

一切众生都有不可思议的心力,由于没有佛力法力的加持,所以只能造业,不能得到受用。白白的具有佛性,完全得不到受用。一旦听到善知识开导,归命投诚,与佛的慈誓,感应道交,仗佛的慈力,往生西方。回头来看看六道的往还,就象轮子一样上下转动,不胜怜悯啊!——三编·卷一·复独山杨慧芳居士书一·P205

 

归依这个名分很容易得到,归依这个事实却极难修持。必须持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这五戒。并须要去掉心中幻现的贪嗔痴。修自性中本来具有的戒定慧。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上劝慈亲,中劝兄弟,下劝妻子仆婢,一同修行。这样,就是自利利人,己立立人的方法在日常人伦中的使用。其功德利益,怎么可以说得尽呢!——三编·卷二·复卓智立居士书一·P516
 

03、深信因果


☆文钞原文: 世出世间一切法,均不出因果之外。有不信者,谓为渺茫无稽。则成捨善因善果,取恶因恶果矣。以信因果,则战兢惕厉,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而聿修厥德。不信因果,则放僻邪侈,天命绝无畏惧,圣言敢于轻侮,而肆无忌惮。故书曰,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家之兴衰,国之治乱,莫不因此而致。故孔子欲人明明德,而以格物为本。物者何,即自心不合理之私欲也。格者何,如勇夫与贼战,必期私欲相率远遁也。自心之私欲既去,则本具之正知自显。是是非非,悉皆明了。意诚心正而身修矣。然则格物一事,乃明明德之根本。既能格私欲之物,断无不合理之邪知谬见。由是而进修不已,欲不到圣贤地位,不可得也。惜世多不察,率以推极吾之知识,穷尽天下事物之理,为致知格物。是以枝末为根本,以根本为枝末,其失大矣。唯圣罔念作狂,唯狂克念作圣。最初一步,只在能格物与否耳。能格物则高登圣贤之域。不格物则或入禽兽之伦。学佛之人,修戒定慧,断贪瞋痴,亦致知格物之意。必须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以笃修世善。又以阿弥陀佛万德洪名,日常称念。久而久之,与佛气分相合。自可生为圣贤之俦,没入如来封疆矣。(三编·卷三·无锡佛教净业社第二期年刊序·P875)

 

世人不知因果,常谓人死后,则告了脱,无善恶果报,此为最误天下后世之邪见。须知人死之后,神识不灭。如人人能知神识不灭,则乐于为善。若不知神识不灭,则任意纵欲,杀父杀母,种种罪恶,由此而生。此种极恶逆之作为,皆断灭邪见所致之结果。人人能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则天下太平,人民安乐。…… 且人之信心,须在幼小时培养。凡为父母者,在其子女幼小时,即当教以因果报应之理,敦伦尽分之道。若待其长大,则习性已成,无能为力矣。(三编·卷四·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P1204)

 

道德仁义,乃吾人本具之性德。因果报应,实天地化育之大权。人生天地之间,藐尔七尺之躯。其与广大高厚莫测之天地,并立为三,称为三才者。以其能仰体天地之德,皆可以为尧舜,皆可以作佛,以参赞其化育故也。故圣人于易乾坤二卦之象,一以自强不息法天,一以厚德载物法地教人。夫自强不息,则闲邪存诚,克己复礼,非到明明德,止至善,人欲净尽,天理流行,以复其本具之性德不可也。厚德载物,则仁民爱物,推己及人,当必本忠恕,行慈悲,胞与为怀,物我同观,非尽其参赞之天职弗止也。…… 使人人各秉诚心,各尽孝弟,各行慈善,矜孤恤寡,救难怜贫,戒杀放生,吃素念佛。则人以善感,天以福应。自然雨顺风调,民康物阜。决不至常降水旱瘟蝗,风吹地震等灾。而时和年丰,人乐其业。加以慈和仁让,相习成风。纵有一二愚顽,亦当化为良善。(增广·卷二·挽回劫运护国救民正本清源论·P459)

 

由无克念省察之功,则明德被幻妄私欲所蔽,不能显现而得受用。其明之之法,在于克念。克念之工夫次第,在于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物者何,即随境所生,不合天理,不顺人情之幻妄私欲,非外物也。由此私欲固结于心,则所有知见,皆随私欲而成偏邪。(续编·卷下·挽回世道人心标本同治录序·P359)

 

世无无因之果,亦无无果之因。喻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声和则响顺,形直则影端。(增广·卷三·绍兴何阆仙家庆图序·P517)

 

则苦乐吉凶,皆自己罪福所感,非从天降,亦非人与,是以君子聿修厥德,素位而行,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是故经云,菩萨畏因,众生畏果。畏因则以戒定慧,制伏其心,俾贪瞋痴念,无从而起,其居心动念,所言所行,无非六度万行,利人济物之道,及其积极功纯,则福慧两足,彻证自心,以圆成佛道。(增广·卷四·因果为儒释圣教之根本说·P838)

 

◎白话译文: 世出世间一切法,都不出因果之外。有不信的,说因果渺茫无稽,这就成了舍弃善因善果,而取恶因恶果了。因为信因果,就会战兢惕厉,甚至没有亲眼看到听到的,也会因为怕受恶报而去持守不犯,努力修持自己的德行。不信因果,就会放僻邪侈,天命毫不畏惧,圣人的言辞也敢轻视侮辱,肆无忌惮。所以,书经上说,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易经上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一家的兴衰,一国的治乱,没有不是由此而来的。所以,孔子为了让人明明德,而以格物为本。物是什么呢?就是自己心里不合理的私欲。格是什么呢?就如同勇士与贼战斗,必定要让私欲之贼落荒而逃。自己心里的私欲去掉以后,本来具有的正知正见自然显现。是是非非,一目了然。意念诚,心念正,身就得到修炼了。然而,格物这件事,是明明德的根本。既然能格私欲这个物,就决不会有不合理的邪知谬见。由此而不停的进步,想不达到圣贤的地位都不可能。可惜世人不知道这些,草率的用自己所知道的那点东西,去解释天下一切事物的道理,以此为致知格物。这是以枝末作为根本,以根本作为枝末,过失可太大了。唯圣妄念作狂,唯狂克念作圣。最初一步,只在能不能格物而已。能格物则高登圣贤之域,不能格物则容易堕入禽兽之伦。学佛的人,修戒定慧,断贪嗔痴,也是致知格物的意思。必须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认真的修世间的善法。又以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平日里常常称念。久而久之,与佛的气氛相合。自然可以活着的时候,成为圣贤,死后升入佛国了。——三编·卷三·无锡佛教净业社第二期年刊序·P875

 

世人不知道因果,常说:“人死后就一了百了,没有什么善恶报应。”这是最误导天下后世的邪见。要知道,人死后,神识不灭。如果人人都能知道神识不灭,就会乐于向善。如果不知道神识不灭,就会任意纵欲,杀父杀母,种种罪恶,由此而生。这种极其恶逆的行为,都是断灭邪见所导致的结果。人人能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则天下太平,人民安乐。…… 而且,人的信心,必须在小的时候培养。凡是做父母的人,在子女幼小的时候,就应当教他因果报应的道理,敦伦尽分的道德。如果等他长大,习性已经形成后,就无能为力了。——三编·卷四·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P1204

 

道德仁义,是我们本来具有的性德。因果报应,是天地化育的大权。人生在天地之间,能以这藐小的七尺身躯,与广大高厚莫测的天地并立而称为三才,是因为人能仰体天地之德,人人都可以成为尧舜,都可以成佛。因为人可以参赞天地的化育,所以圣人在易中的乾坤两个卦象,一个以自强不息法天,一个以厚德载物法地来教人。自强不息,就要闲邪存诚,克己复礼。非要达到明明德,止至善,人欲净尽,天理流行,以恢复本来具有的性德不可。厚德载物,就要仁民爱物,推己及人,应当本着忠恕,而行慈悲,胞与为怀,物我同观,非要尽到参赞的天职不可。…… 假使人人各秉诚心,各尽孝悌,各行慈善,矜孤恤寡,救难怜贫,戒杀放生,吃素念佛。那么人以善感,天以福应。自然风调雨顺,民康物阜。决不至于常降水旱,瘟疫,蝗虫,风吹地震等灾害。而时和年丰,人民安居乐业,慈和仁让,成为风气。纵使有一两个愚顽的人,也会化为良善了。——增广·卷二·挽回劫运护国救民正本清源论·P459

 

由于没有克念省察的功夫,明德被幻妄私欲所遮蔽,不能显现而得到受用。明明德的方法,在于克念。克念的工夫次第,在于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物是什么?就是随着境界所生出来的,不合天理的,不顺人情的幻妄私欲,并不是外物。由于这个私欲固结在心中,所有的知见,都随着私欲而成为偏见邪见了。——续编·卷下·挽回世道人心标本同治录序·P359

 

世上没有无因的果,也没有无果的因。就好比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声音和则回响顺畅,形体直则影子也端正。——增广·卷三·绍兴何阆仙家庆图序·P517

 

苦乐吉凶都是自己的罪福所感召的。不是上天降下来的,也不是别人给予的。因此君子聿修厥德,素位而行,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所以经上说,菩萨畏因,众生畏果。畏因则以戒定慧,制服其心,让贪嗔痴念,无从生起,居心动念,所说所做,无非六度万行,利人济物之道,等到力极功纯时,福慧两足,彻证自心,以圆成佛道。——增广·卷四·因果为儒释圣教之根本说·P838

 

04、发菩提心


☆文钞原文: 凡修净业者,第一必须严持净戒,第二必须发菩提心,第三必须具真信愿。戒为诸法之基址,菩提心为修道之主帅,信愿为往生之前导。(续编·卷下·净土指要·P592)

 

念佛时不能恳切者,不知娑婆苦,极乐乐耳。若念人身难得,中国难生,佛法难遇,净土法门更为难遇。若不一心念佛,一气不来,定随宿生今世之最重恶业,堕三途恶道,长劫受苦,了无出期。如是则思地狱苦,发菩提心。菩提心者,自利利他之心也。此心一发,如器受电,如药加硫。其力甚大,而且迅速。其消业障,增福慧,非平常福德善根之所能比喻也。(增广·卷一·复陈慧超居士书·P198)

 

至于日用之中,所有一丝一毫之善,及诵经礼拜种种善根,皆悉以此功德,回向往生。如是则一切行门,皆为净土助行。犹如聚众尘而成地,聚众流而成海,广大渊深,其谁能穷。然须发菩提心,誓愿度生。所有修持功德,普为四恩三有法界众生回向。则如火加油,如苗得雨。既与一切众生深结法缘,速能成就自己大乘胜行。若不知此义,则是凡夫二乘自利之见,虽修妙行,感果卑劣矣。(增广·卷一·与徐福贤女士书·P148)

 

念佛法门,以信愿行三法为宗。以菩提心为根本。以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为因该果海,果彻因源之实义。以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为下手最切要之工夫。由是而行,再能以四弘誓愿,常不离心。则心与佛合,心与道合。现生即入圣流,临终直登上品,庶可不负此生矣。(三编·卷三·复康寄遥居士书一·P726)

 

念佛心不归一,由于生死心不切。若作将被水冲火烧,无所救援之想。及将死,将堕地狱之想。则心自归一,无须另求妙法。故经中屡云,思地狱苦,发菩提心。此大觉世尊最切要之开示,惜人不肯真实思想耳。地狱之苦,比水火之惨,深无量无边倍。而想水冲火烧则悚然,想地狱则泛然者。一则心力小,不能详悉其苦事。一则亲眼见,不觉毛骨为悚然耳。(增广·卷二·致包师贤居士书·P349)

 

虽曰念佛能灭宿业,然须生大惭愧,生大怖畏。转众生之损人利己心,行菩萨之普利众生行。则若宿业若现业,皆被此大菩提心中之佛号光明,为之消灭净尽也。若前生及昔日曾作大业。今虽止恶,未能力修众善。及但泛泛然念佛。则功过不相敌,固难免或罹恶报耳。非念佛之功虚弃也。以未发菩提心,特以恶业广大,不能相掩耳。倘能发大菩提心,则如杲日当空,霜露立消。世人多有作恶半生,后乃改悔。因未能全无恶报,遂谓佛法不灵,修持无益。(三编·卷三·复康寄遥居士书一·P829)

 

凡夫修行,当发利人利物之大菩提心。其利人利物之事,则力能为者,勉而为之。不能为者,必令此心常存。则固与大乘之愿心,不相背也。(三编·卷四·复卓智立居士书七·P1151)

 

菩萨之心,犹如太虚,无不包括。欲利益众生,作种种方便,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不得以凡夫知见,妄生测度。以彼已证法忍,了无人我之可得。唯欲摄受一切众生,入于如来大觉法海。若有计较,便属情见,便与无人我之道,不能冥契矣。云布施头目髓脑,则诚然。(增广·卷一·复黄智海居士书·P230)

 

海盐徐蔚如,(一向在京)以博学内亏,得一脱肛病,已二年余。每大便后,须睡一刻,候自升入,方敢动。民国八年正月,大便后,有要事,刻不容缓,即坐车出门,因受磨,遂永不升入。七昼夜,痛如针砭,无一刻稍息。七昼夜未能合眼。先虽念佛,亦不减轻。遂发大菩提心,谓此病苦极,愿我多受点,总愿世间人勿得此病。遂至诚念佛,未久睡著,醒而病愈,从此断根。彼来信言及。光谓此病乃属宿业,由阁下以此大菩提心,消此宿业,故病即断根。(三编·卷三·复章道生居士书一·P782)

 

◎白话译文: 凡是修净业的人,第一必须严持净戒,第二必须发菩提心,第三必须具有真实的信愿。戒是诸法的基址,菩提心是修道的主帅,信愿是往生的前导。——续编·卷下·净土指要·P592

 

念佛时不能恳切的人,只不过是因为不知道娑婆世界的苦,极乐世界的乐而已。如果能这样想,人身难得,中国难生,佛法难逢,净土法门更难遇到。如果不一心念佛,一口气上不来,就会随着宿世今生最重的恶业,堕落三途恶道,长劫受苦,没有出期。这样就会害怕地狱的苦而发菩提心。菩提心,就是自利利他的心。这个心一发,就如同电器充了电,药中加了硫一样,力量特别大,而且能迅速的消业障,增福慧,不是平常的福德善根所能比喻的。——增广·卷一·复陈慧超居士书·P198

 

至于日常生活中,所有一丝一毫的善,以及诵经礼拜的种种善根,都以此功德,回向往生。这样,一切行门就都成为净土的助行。犹如汇聚尘土而成大地,汇聚河流而成大海,广大渊深,谁能穷尽! 发菩提心,誓愿度众生。所有修持功德,普遍地为四恩三有法界一切众生回向。就如同火上加油,禾苗得雨。既然与一切众生深结法缘,就能快速成就自己的大乘胜行。如果不知道这个道理,就是凡夫二乘自利的见解,虽然也修妙行,但感得的果报却很卑劣。——增广·卷一·与徐福贤女士书·P148

 

念佛法门,以信愿行三法为宗,以菩提心为根本,以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为因该果海,果彻因源的实义。以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为下手最切要的功夫。能这样修行,再能以四宏誓愿,常不离心,则心与佛相合,心与道相合。现在生就步入圣流,临终直登上品。这样就不负此生了。——三编·卷三·复康寄遥居士书一·P726

 

念佛心不归一。是由于生死心不迫切。如果作将要被水淹,被火烧,无所救援的观想。以及就要死了,就要堕入地狱的观想。那么心自然归一,就不需要另求妙法。所以经中屡次说,思地狱苦,发菩提心。这是大觉世尊切要的开示,可惜世人不肯真实地去思考。地狱之苦,比水火更惨,深无量无边倍。而想到水淹火烧就会毛骨悚然。想地狱就泛泛然的人,一是心力小,不能详细知道那些苦事。一是亲眼见,不觉毛骨为悚然。——增广·卷二·致包师贤居士书·P349

 

虽然说念佛能灭宿业,然而必须生大惭愧心,大怖畏心。转众生损人利己的心,而行菩萨普利众生的行。这样,宿业现业,都被这大菩提心中的佛号光明,消灭干净了。如果前生以及往昔曾造过大业,今生虽然不做恶,却也没能努力修善,只是泛泛的念佛,功不抵过,固然难免有时会遭恶报。不是念佛没有用,而是因为没有发菩提心,而且恶业广大,不能掩盖住而已。倘若能发大菩提心,则如同昊日当空,霜露立刻消融。世人多有作恶半生,后来才改悔的。因为不能完全没有恶报,于是就说佛法不灵,修持没用。——三编·卷三·复康寄遥居士书一·P829

 

凡夫修行,应当发利人利物的大菩提心。而那些利人利物的事,力所能及的,就努力去做,做不到的,也让这个心常存。这样固然与大乘的愿心不相违背。——三编·卷四·复卓智立居士书七·P1151

 

菩萨的心,犹如太虚,没有不包容的。为利益众生,做种种方便,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不能以凡夫的知见,妄加测度。因为菩萨已经证得法忍,完全没有人我相。只为摄受一切众生,入大觉法海。如果还有计较,就属于情见,便与无人我之道不能契合。说布施头目脑髓,就是这样。——增广·卷一·复黄智海居士书·P230

 

海盐徐蔚如(一般都在京城),因为博学而导致身体内亏,得了脱肛的病。已经两年多了。每次大便后,必须睡一刻钟,等自己升上去了才敢动。民国八年正月,大便后,有要紧的事,刻不容缓,就坐车出门。因为受磨就再也升不上去了。七昼夜,痛如针砭,没有一刻停息。于是发大菩提心,想:“我这个病痛苦极了,愿我多受点,总愿世人别再得这个病。”于是至诚念佛,没多久,睡着了。醒来后,病就好了。从此断了病根。他来信说到这件事。光(是印光大师自称)说:“这个病是宿业,由于阁下以大菩提心,消除了宿业,所以病就根除了。”——三编·卷三·复章道生居士书一·P782
 

05、严持净戒


☆文钞原文: 佛法广大如法界,究竟如虚空。克论其要,唯戒定慧三法而已。然此三法,互摄互融,不容独立。而初心入道,则持戒一事,尤为要务。故楞严云,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是则名为三无漏学。是以如来初成正觉,即说梵网经菩萨戒。俾一切菩萨,并梵释诸天,与夫王臣士庶,若僧若俗,迨及娼优奴婢,三途恶道一切众生,同皆受持。是知此戒,乃如来炼圣烹凡之大冶洪炉也。良以六道众生,虽则尊卑贵贱,种种不同。而一念心性,尚与三世诸佛,无二无别。但由宿世善恶各异,致使今生果报不同。如来鉴本遗迹,以故普劝受持。倘能依教奉行,则宿世恶业,可以顿消。现生福慧,速得圆满。初则了妄即真,次则唯真无妄。自可复本心源,亲证妙性矣。故云众生受佛戒,即入诸佛位。位同大觉已,真是诸佛子。又云汝是当成佛,我是已成佛。常作如是信,戒品已具足。此如来金口为一切众生所保任者,可不信乎。无名居士宿植德本,笃修净业。欲令自他同出苦轮,选净土著述之切要者,辑为净土津要。既而又辑续编,拟以梵网经弁之于首。又以经文深奥,不易窥测。开遮持犯,难以解了。不有注解,实难普益。乃以清陈熙愿所节略之梵网经疏注节要见选。则若文若义,自可一目了然矣。夫宏阐净土,何以首列梵网。良以欲生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欲净其心,非持佛净戒不可。果能持戒,则贪瞋痴心,不发现行。戒定慧道,彻底圆彰。恒沙功德,无量妙义,不求自得,具现心中。所谓戒为法界,一切法趣戒,是趣不过。况又加以真信切愿,执持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则能念之心,与所念之佛,相冥相契。现生固已心佛不二,临终不生净土,将何生乎。纵令根机陋劣,未能如是。而以严持佛戒之清净身心,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迨至临终,感应道交,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即使带业往生,固已永脱轮回,高超三界。常时亲炙弥陀,自可速证法身。况已业尽情空者哉。其有自诩高明,藐视戒律,及与净土,谓自性清净,有何善恶持犯自他净秽。但任天真,即如如佛。从兹口口谈空,步步行有。听其言,则高出九天之上。察其行,则卑入九地之下。生为法门之败种,死作泥犁之主人。较彼带业往生者,尚天地不足以喻其否泰,况上焉者乎。其有欲现生亲得实益,临终决定往生者,请从持戒念佛真实行去,自可不虚所望矣。(增广·卷三·梵网经心地品菩萨戒疏注节要跋·P718)

 

至言持戒,且先守佛两句略戒。其戒唯何,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此两句包罗一切戒法,了无有遗。(三编·卷一·复复陈飞青居士书三 ·P289)

 

五戒者 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语。五不饮酒。 好生恶死,物我同然。我既爱生,物岂愿死。由是思之,生可杀乎。一切众生,轮回六道。随善恶业,升降超沉。我与彼等,于多劫中,互为父母,互为子女。当思拯拔,何忍杀乎。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于未来世,皆当成佛。我若堕落,尚望拔济。又既造杀业,必堕恶道。酬偿宿债,展转互杀,无有了期。由是思之,何敢杀乎。然杀生之由,起于食肉。若知如上所说因缘,自不敢食肉矣。又愚人谓肉为美,不知本是精血所成。内盛屎尿,外杂粪秽。腥臊臭秽,美从何来。常作不净观,食之当发呕矣。又生谓人及禽兽,蛆虫鱼虾,蚊虻蚤虱,凡有命者皆是。不可谓大者不可杀,小者可杀也。佛经广说戒杀放生功德利益,俗人不能得读。当观安士先生万善先资,可以知其梗概矣。 不偷盗者,即是见得思义,不与不取也。此事知廉耻者,便能不犯。然细论之,非大圣大贤,皆所难免。何也,以公济私,克人益己,以势取财,用计谋物,忌人富贵,愿人贫贱。阳取为善之名,遇诸善事,心不认真。如设义学,不择严师,误人子弟。施医药,不辨真假,误人性命。凡见急难,漠不速救。缓慢浮游,或致误事。但取塞责了事,糜费他人钱财。于自心中,不关紧要。如斯之类,皆名偷盗。以汝等身居善堂,故摘其利弊而略言之。 不邪淫者,俗人男女居室,生男育女,上关风化,下关祭祀,夫妇行淫,非其所禁。但当相敬如宾,为承宗祀。不可以为快乐,徇欲忘身。虽是己妻,贪乐亦犯,但其罪轻微。若非己妻,苟合交通,即名邪淫,其罪极重。行邪淫者,是以人身行畜生事。报终命尽,先堕地狱饿鬼,后生畜生道中。千万亿劫,不能出离。一切众生,从淫欲生。所以此戒难持易犯。纵是贤达,或时失足,何况愚人。若立志修持,须先明利害,及对治方法。则如见毒蛇,如遇怨贼。恐畏怖惧,欲心自息矣。对治方法,广载佛经,俗人无缘观览。当看安士先生欲海回狂,可以知其梗概矣。(利,谓不犯之利。害,谓犯之祸害。) 不妄语者,言而有信,不虚妄发也。若见言不见,不见言见,以虚为实,以有为无等,凡是心口不相应,欲欺哄于人者皆是。又若自未断惑,谓为断惑。自未得道,谓为得道。名大妄语,其罪极重。命终之后,决定直堕阿鼻地狱,永无出期。今之修行而不知佛法教理者,比比皆是。当痛戒之,切要切要。(增广·卷四·为在家弟子略说三归五戒十善义·P908)

 

若或见言不见,不见言见,乃妄语之流类。若凭空造楼阁,妄说胜境界,即犯大妄语戒。乃未得谓得,未证谓证,其罪甚于杀盗淫百千万亿倍。其人若不力忏,一气不来,即堕阿鼻地狱。以其能坏乱佛法,疑误众生故也。(三编·卷三·复何慧昭居士书二·P714)

 

以上四事,不论出家在家,受戒不受戒,犯之皆有罪过。以体性是恶故也。然不受戒人,一层罪过。受戒之人,两层罪过。于作恶事罪上,又加一犯戒罪故。若持而不犯,功德无量无边。切须勉之。   不饮酒者,酒能迷乱人心,坏智慧种。饮之令人颠倒昏狂,妄作非为,故佛制而断之。凡修行者,皆不许饮。并及葱韭薤(音械,小蒜也)蒜,五种荤菜,气味臭秽,体不清洁。熟食发淫,生啖增恚。凡修行人,皆不许食。然此一事,未受戒者,饮之食之,皆无罪过。受戒饮食,一层罪过。即是犯佛戒罪。佛已禁制,汝又去犯,故有罪也。(五荤菜,西域有五,此方但四。)   十善者   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言。五不绮语。六不两舌。七不恶口。八不悭贪。九不瞋恚。十不邪见。   此中前三名身业。中四名口业。后三名意业。业者,事也。若持而不犯,则为十善。若犯而不持,则为十恶。十恶分上中下,感地狱饿鬼畜生三恶道身。十善分上中下,感天人阿修罗三善道身。善因感善果,恶因感恶果。决定无疑,丝毫不错也。杀盗淫妄,已于五戒中说。绮语者,谓无益浮词,华妙绮丽,谈说淫欲,导人邪念等。两舌者,谓向彼说此,向此说彼,挑唆是非,斗构两头等。恶口者,谓言语粗恶,如刀如剑,发人隐恶,不避忌讳。又伤人父母,名大恶口。将来当受畜生果报。既受佛戒,切莫犯此。悭贪者,自己之财,不肯施人,名之为悭。他人之财,但欲归我,名之为贪。瞋恚者,恨怒也。见人有得,愁忧愤怒。见人有失,悦乐庆快。及逞势逞气,欺侮人物等。邪见者,不信为善得福,作恶得罪。言无因果,无有后世。轻侮圣言,毁佛经教等。然此十善,总该一切。若能遵行,无恶不断,无善不修。恐汝等不能体察,今略举其一二。当孝顺父母,无违无逆。委曲宛转,劝令入道。断荤吃素,持戒念佛,求生西方,了脱生死。父母若信,善莫大焉。如决不依从,亦勿强逼,以失孝道。但于佛前,代父母忏悔罪过,斯可矣。于兄弟则尽友,于夫妇则尽敬。于子女则极力教训,使其为良为善。切勿任意骄惯,致成匪类。于邻里乡党,当和睦忍让,为说善恶因果,使其改过迁善。于朋友则尽信,于仆使当慈爱。于公事则尽心竭力,同于私事。凡见亲识,遇父言慈,遇子言孝。若做生意,当以本求利,不可以假货哄骗于人。若以此风,化其一乡一邑,便能消祸乱于未萌,致刑罚于无用。可谓在野尽忠,居家为政矣。(增广·卷四·为在家弟子略说三归五戒十善义·P908)

 

◎白话译文: 佛法象法界那样广大,象虚空那样究竟。但是若说其要点,只是戒,定,慧三法而已。然而这三法,互相摄受,互相融和,不能互相孤立。 初发心入道,持戒这件事尤其重要。所以《楞严经》上说:“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是则名为三无漏学。”因此,如来初成正觉,就说梵网经菩萨戒。希望一切菩萨和梵释诸天,王臣士庶,或僧或俗,乃至娼优奴婢,三途恶道一切众生,都来受持。所以,戒是如来炼圣人,烹凡夫的大冶洪炉。因为六道众生,虽然尊卑贵贱种种不同,而一念心性却与三世诸佛无二无别。只因为宿世行善行恶各不相同,致使今生所受的果报各异。如来鉴本遗迹,所以普遍地劝一切众生受持戒律。倘若能依教奉行,宿世的罪业可以马上消除。现在生的福慧很快的可以圆满。开始的时候,了妄即真,然后是唯真无妄。这样,自然可以回复本有的心源,亲身证得妙性。所以说:“众生受佛戒,即入诸佛位。位同大觉已,真是诸佛子。”又说:“你是当成佛,我是已成佛。常做如是信,戒品已具足。”这是如来金口为一切众生所担保的,能不相信吗! 因为,要生净土,应当净自己的心。随着心净,佛土自然清净。要净自己的心,非持佛的净戒不可。果真能持戒了,那么贪嗔痴的心,不发现行。戒定慧之道,彻底圆彰。恒沙功德,无量妙义,不求自得,都现在心中。所谓戒就是法界,一切法都趋向戒,是趋向而不是超过。何况又加以真信切愿,执持阿弥陀佛万德洪名。这样,能念的心,与所念的佛相冥相应。现在生固然已经心佛不二,临终不生净土,生在哪里呢!纵使根基陋劣,没能这样。而以严持佛戒的清净的身心,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到临终的时候,感应道交,蒙佛接引,生往生西方。即使带业往,也已经永远脱离轮回,高高地超出三界,常常亲近阿弥陀佛,自然可以很快证得法身。何况那些已经业尽情空的人呢! 有人自诩高明,藐视戒律以及净土,认为自性清净,有什么善恶持犯,自他净秽!只任凭天真,就是如如之佛。从此,口口谈空,步步行有。听他的言辞,高出九天之上;看他的行为,卑入九地之下。生为法门的败种,死作泥梨的主人。跟往生的人比起来,天地都不足以比喻他们的差别。要想现在生就亲自得到实益,临命终决定往生净土的人,请从持戒念佛真实去做,自然可以不虚所望。——增广·卷三·梵网经心地品菩萨戒疏注节要跋·P718

 

至于说到持戒,姑且先守佛的两句最简略的戒。这两个戒是什么呢?就是:“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这两句话,包罗了一切戒法,没有任何遗漏。——三编·卷一·复复陈飞青居士书三 ·P289

 

五戒就是: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语。五,不饮酒。 好生恶死,动物和我们是一样的。我既然热爱生命,动物自然也不愿意死。由此看来,生命是可以杀的吗!一切众生,轮回在六道之中,随着善恶业而升降沉浮。我与它们在多生多劫的轮回之中,互相做父母,互相做子女。应当救度它们才是,怎么忍心杀害它们呢!一切众生,都有佛性,在未来世,都能成佛。我若堕落了,也希望能得到拔济。而且,既然造了杀业,必定堕入恶道,酬尝宿债,辗转地互相杀害,没完没了。这样一想,怎么敢再造杀业了呢!然而,杀生的原因,来自吃肉。如果知道了上面所说的因缘,自然不敢吃肉了。愚人认为肉美味,不知道肉是精血所结成的。里面盛着屎尿,外面杂着粪便。腥臊臭秽,哪里来的美呢!常作这样的不净观,以后再吃就会做呕了。而且,无论人或者禽兽,蛆虫鱼虾,蚊虻蚤虱,都是生命。不能认为大的不可以杀,小的就可以杀。佛经上广说戒杀放生的功德利益,俗人不能读,应当看安士先生的万善先资,就可以知道个大概了。 不偷盗,就是见得思义,不与不取。这件事,知道廉耻的人,便能不犯。然而,往细了说,不是大圣大贤,都在所难免。为什么呢?以公济私,克人益己,以势取财,用计谋物,忌人富贵,愿人贫贱。喜欢博取为善的名声,遇到善事,心中并不认真。比如,设立义学,不选择严师,误人子弟。布施医药,不辨别真假,误人性命。见到急难的事情,不马上去救,慢慢悠悠的,以至于耽误了事。只塞责了事,白白花费了他人的钱财。在自己心中,都无关紧要。这类的事情,都是偷盗。 不邪淫,俗人男女在一起居住,生男育女,在上关系到风化,在下关系到祭祀。夫妇之间行淫,并不禁止。但应当相敬如宾,为承宗祀。不能以此为乐,肆意纵欲。虽然是自己的妻子,贪图淫乐也是犯过,只不过罪过轻微罢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妻子,苟合交通,就是邪淫。行邪淫的人,是以人身而做畜生的事。报终命尽,先堕地狱饿鬼,然后生到畜生道中。千万亿劫,不能出离。一切众生,从淫欲而生,所以,这条戒难持而容易犯。纵使是贤达的人,也不时有失足的时候。何况是愚人。如果立志修持,必须先明白利害以及对治的方法。这样就会如见毒蛇,如遇怨贼,恐怖畏惧,欲望自然熄灭。对治的方法,佛经中有广泛的记载,俗人无缘观看,看安士先生的欲海回狂,就可以知道大概了。 不妄语,是言而有信,不虚妄。如果见到了说没见到,没见到说见到了。以虚为实,以有为无,凡是心口不相应,想要欺哄别人的都是妄语。而且,如果自己没有断惑,就说已经断惑。自己没有得道,就说已经得道。这是大妄语,罪过极重的。命终之后,决定直接堕阿鼻地狱,永远没有出期。现在,修行而不知道佛理的人比比皆是。应当痛戒这条,千万千万注意啊!——增广·卷四·为在家弟子略说三归五戒十善义·P908

 

如果见到说没见到,没见到说见到,这就堕入了妄语之流。如果凭空造楼阁,妄说圣境界,就犯大妄语戒。这是未得谓得,未证谓证,这份罪业比杀盗淫重百千万亿倍。此人若不努力忏悔,一口气上不来,立即堕入阿鼻地狱。因为这样能坏乱佛法,贻误众生。——三编·卷三·复何慧昭居士书二·P714

 

以上四件事,不论在家出家,受戒不受戒,犯了都有罪过。因为体性就是恶的。然而不受戒的人,一层罪过。受戒的人,两层罪过。在作恶事的罪上,又加一层犯戒的罪。如果持而不犯,功德无量无边。千万要自勉啊! 不饮酒。酒能迷乱人心,坏智慧种。饮酒令人颠倒昏狂,胡作非为。所以佛制止而断除饮酒。凡修行的人,都不许饮。以及葱韭薤(音械,就是小蒜)五种荤菜,气味臭秽,本身也不清洁。熟吃发淫,生吃增恚。凡是修行的人,都不许吃。然而这件事,没受戒的人喝了吃了都没罪过。受戒的人喝了吃了,是一层罪过,就是犯佛戒罪。佛已经禁止了,你还去犯,所以有罪。(五种荤菜,西域有五种,我们这只有四种) 十善就是: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言,五不绮语,六不两舌,七不恶口,八不悭贪,九不嗔恚,十不邪见。 这里,前三个是身业,中间四个是口业。后三个是意业。业就是事。若持而不犯,就是十善。若犯而不持,就是十恶。十恶分上中下,感得地狱,饿鬼,畜生三恶道之身。十善分上中下,感得天,人,阿修罗三善道之身。善因感善果,恶因感恶果,决定无疑,丝毫也不会错。 杀盗淫妄,已经在五戒中说过了。绮语就是没什么益处的浮词,华妙绮丽,谈说淫欲,引导人生出邪念。两舌就是,向彼说此,向此说彼, 挑唆是非,斗构两头等。恶口就是,言语粗恶,如刀如剑,发人的隐恶,不避忌讳。伤人父母,是大恶口,将来要受畜生的果报。既然受了佛戒,千万别再毁犯。 悭贪就是自己的钱财不肯施舍给别人,这叫“悭”。别人的钱财,都想归我所有,这叫“贪”。 嗔恚就是恨怒的意思。见别人得到了,忧愁愤怒; 见人失去了,庆幸喜悦。以及依仗势力,欺负人物等。 邪见就是不信为善得福,作恶得罪。说没有因果,没有后世。轻侮圣人的言辞教诲,毁坏佛经佛教等。 这十善,总括了一切。如果能遵行,无恶不断,无善不修。恐怕你们不能体察,所以略举一二。应当孝顺父母,没有违逆, 委曲婉转,劝他们入道。断荤吃素,持戒念佛,求生西方,了脱生死。父母如果能信,善莫大焉。如果坚决不依从,也别强逼,以失孝道。只要在佛前,代父母忏悔罪过就可以了。对兄弟尽友,夫妇之间尽敬。对子女则尽力教导,使他们向善。不能任意娇惯,使他们成为匪类。对于邻里乡党,应当和睦忍让,为他们说善恶因果,使他们改过向善。对朋友应当有信,对仆人应当慈爱。对公事应当尽心尽力,就象对自己的私事那样。凡是遇到认识的人,当父亲的就要教他们慈祥,做子女的就要教他们孝顺。做生意的,应当用本来求利,不可以用假货来骗人。如果用这个风气来教化一乡一邑,就能消除祸患,使刑罚都派不上用场。可谓是在野尽忠,居家为政啊!——增广·卷四·为在家弟子略说三归五戒十善义·P908
 

06、起清净心


☆文钞原文: 心性者,十法界一切圣凡,堕狱生天,证真成佛之根本也。因果者,世出世一切圣贤,平治天下,度脱众生之大权也。然此心性,人各自具。真常寂照,妙莫能名。只因迷而未悟,不但不得受用,反承此心性之力,起惑造业,由业堕苦。展转沉迷,轮回六道。尽未来际,了无出期。致我释迦牟尼世尊,特垂哀愍,兴无缘慈,运同体悲。不离寂光,示生世间。精修梵行,成等正觉。于是叹曰,奇哉奇哉,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著,而不证得。若离妄想,则一切智,自然智,无碍智,即得现前。由是随机说法,令得度脱。但由机器差别,故致法无定相。或渐或顿,或权或实,或显或密,或性或相。必期于彻悟此在凡不减,在圣不增,终日随缘,终日不变之妙真如性,悉得彻证而后已。以此心性,体虽不变,用常随缘。随迷染缘,由厚薄不同,而成六凡法界。随悟净缘,因浅深各异,而成四圣法界。既知体常不变,由迷逆悟顺,相用天殊。其谁不欲捨迷染缘,随悟净缘,复还本有之天真,圆成无上之觉道乎。十法界,一一不出因果之外,欲离苦得乐,超凡入圣者,固宜慎所择也。(增广·卷四·上海佛学编辑社缘起·P884)

 

◎白话译文: 心性,是十法界一切圣人凡夫,堕地狱,升天界,证真如,成佛道的根本。因果,是世出世间一切圣贤,平治天下,度脱众生的大权。然而,这个心性,人人都具有。真常寂照,妙不可言。只因为迷失了尚未觉悟,不但不能得到受用,反而承心性的力量,起惑造业,由业力而堕落受苦。辗转沉迷,轮回在六道之中。尽未来际,没有出期。我释迦牟尼世尊,特别垂哀,兴无缘慈,运同体悲。不离开常寂光土,示现生在世间。精修梵行,成等正觉。于是感叹道:“奇哉奇哉,一切众生,都具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为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如果离开妄想,则一切智,自然智,无碍智,就会现前。”因此随机说法,令得度脱。但由于根器的差别,所以导致法没有一定的相。或渐或顿,或权或实,或显或密,或性或相。必定要彻底了悟这在凡不减,在圣不增,终日随缘,终日不变的妙真如性,全部彻底证得为止。这个心性,体虽然不变,用却随缘。如果随着迷失的染缘,由于薄厚不同,而成六凡法界。如果随着觉悟的净缘,因为浅深各异,而成四圣法界。既然知道体是真常不变的,由于迷失是逆缘,觉悟是顺缘,相和用都有天壤之别。谁不愿意舍弃迷染的缘,随顺悟净的缘,复还本有的天真,圆成无上的觉道呢!十法界一一不出因果之外,要想离苦得乐,超凡入圣,就要谨慎地做自己的选择啊!——增广·卷四·上海佛学编辑社缘起·P884

00、净土超胜


☆文钞原文: 在凡夫地,欲得真穷惑尽,亦非易易。而如来欲令一切众生,同于现生了生脱死,超凡入圣,特开一信愿念佛求生净土法门。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以如来之万德洪名,熏自己之无明业识。久而久之,习以成性。则潜通佛智,暗合道妙。所谓以果地觉,为因地心。故得因该果海,果彻因源,法门之妙,莫此为最。(念佛时,摄耳谛听,则不至大散。一心恳切,则自少昏沉矣)(三编·卷一·复陈飞青居士书三·P289)

 

以一切法门,皆须自力修持到业尽情空时,方可了生死。否则任汝功夫深,见地高,功德大,倘有一丝一毫烦恼未尽,则仍旧仍是轮回中人。既在轮回中,则从迷入悟者甚少,从迷入迷者甚多。又不知还能遇佛法否。即遇佛法,不遇净土之法,则仍旧出苦无期。仗自力则举世难得一二,仗佛力则万不漏一。净土法门,以自己之信愿持名感佛,佛则以誓愿摄受。譬如乘轮渡海,非己力之所可比也。(三编·卷一·复宁德晋居士书一·P233)

 

今人若不专修净土,纵能深通经藏,彻悟自心。生死到来,还用不著。何以故,若不念佛求生西方,必须断尽烦恼惑业,方有了生死分。但能通达经论,悟明心性,而烦惑未断,依旧轮回。况未能深明经藏自心者乎。念佛了生死,全仗佛力。由自己真信切愿念佛之力,感佛垂慈接引,故能带业往生也。(三编·卷一·复宁德晋居士书二·P235)

 

须知念佛,则汝心是佛。若不念佛,则汝心不是佛。观经云,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人即不念佛,不能无念。既不能无念,则若不念佛,必念六凡。妄想颠倒,皆成生死根株,所以应当念佛。行住坐卧,不离此念。念来念去,念到生死根断。西方去时,便是上品上生也。(三编·卷四·世界佛教居士林释尊成道纪念日开示法语·P999)

 

譬如一句佛号,本极平常。念至及极,则百千法门,无量妙义,均可悉得。又如树木,本极平常。而生根出芽,成干成枝,出叶开华结果,实有不可思议之妙。故知看做平常者,方能实有诸己也。若唯知其深妙,则多分难以措之躬行,只成深妙之说语矣。(三编·卷四·复周群铮居士书 ·P1116)

 

以果地觉,为因地心者。以阿弥陀佛所证之菩提觉道,即阿弥陀佛一句万德洪名,包摄净尽。念佛众生,果能恳到执持忆念。则以弥陀果德,熏染自己业识妄心。熏之久久,业尽情空。心与佛合,心与道合。全众生心,成如来藏。因该果海,果彻因源。以果地觉,为因地心,如是如是。(三编·卷四·答丁福保居士代友人问一则·P1186)

 

真如性海,寂照圆融。无能无所,不迁不变。尚无涅槃之名,何有生死之事。但以众生迷昧,全体埋没。不了自心,妄逐幻境。由是于逆顺等境,起贪瞋痴,造杀盗淫。从劫至劫,轮回六道,了无出期。反承此寂照圆融,真如佛性之力,以作起惑造业,轮回生死之本。岂不大可哀哉。大觉世尊愍之,随机示导,说种种法。俾彼各得就路还家,亲见佛性。无奈众生根器不一,即生了脱,实难多得。因兹特开一信愿念佛,求生净土一门。冀彼若圣若凡,同于现生悉得解脱也。良以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初非于心外别有所得也。以佛力不可思议,法力不可思议,众生心力亦不可思议。生佛互摄,感应道交,故得易于成办耳。(三编·卷三·福州海门莲社缘起 ·P901)

 

唯净土特别法门,仗弥陀慈悲誓愿,与自己信愿忆念之力,于临命终时,蒙佛接引,往生西方。俾上上根人,速证无生,即下下根人,亦预圣流。其为利益,何可名言。此义乃华严末后归宗之一著,切不可以光之人微,而谓为谬妄也。吾人果能具真信切愿,如子忆母,都摄六根,净念相继而念。即是以势至反念念自性,观音反闻闻自性,两重工夫,融于一心,念如来万德洪名。久而久之,则即众生业识心,成如来秘密藏,所谓以果地觉,为因地心,故得因该果海,果彻因源也。有缘遇者,幸勿忽诸。此是微尘佛,一路涅槃门,况我末法人,何敢不遵循。(续编·卷下·大佛顶首楞严经楷书以供众读诵序·P376)

须知佛法法门无量,修之及极,皆可以了生脱死。而于现生决定可以了生死者,唯有净土一门。其余则多生多劫,尚未可决定即了也。良以一切法门,皆仗自力。念佛法门,全仗佛力。亦兼自力。由仗佛力故,易于仗自力者奚啻百千恒河沙倍也。又须知念佛法门,实为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上成佛道,下化众生,成始成终之总持法门。以故九界众生离此法,上不能圆成佛道。十方诸佛捨此法,下不能普度群生。若非宿种善根,何能得闻此法。闻而不修,与修而不力,则可痛惜哉。既修持矣,又当力敦伦常,恪尽己分。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戒杀护生,恤贫济困。躬行实践,以身率物。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则生有令名,没登佛国。渐次进修,以至成佛。方可不负自己即心本具之佛性,如来说法度生之婆心。(三编·卷三·南通余东袁家庙佛教净业社缘起 ·P913)

 

◎白话译文: 在凡夫的地位,想要真穷惑尽,不容易啊!而如来希望一切众生,一起在今生就了脱生死,超凡入圣,所以特别开了一个信愿念佛,求生净土的法门。下手容易,而且成就很高。用力少而见效迅速。以如来的万德洪名,熏自己的无明业识。久而久之,习以成性。就会潜通佛智,暗合妙道。所谓以果地觉,为因地心。所以得到因该果海,果彻因源,法门之妙,没有超过她的。(念佛的时候,摄耳谛听,心就不会太散。一心恳切,昏沉自然少) ——三编·卷一·复陈飞青居士书三·P289

 

因为一切法门,都必须靠自己的力量,修到业尽情空的时候,才能了脱生死。否则,任凭你功夫深,见地高,功德大,倘若有一丝一毫的烦恼没断尽,就仍然是轮回中的人。既然在轮回中,那么必然是从迷入悟的人少,从迷到迷的人多。又不知道来世还能不能遇到佛法。即使遇到佛法,遇不到净土法门,仍旧难出苦海。靠自己的力量,全世界难得有一个两个人成就,靠佛力则万无一失。净土法门,以自己的信愿持名感佛,佛则以誓愿摄受。譬如乘轮船渡海,不是自己的力量可以比拟的。——三编·卷一·复宁德晋居士书一·P233

 

现在的人,如果不专修净土,纵使能通达经藏,彻底了悟自心。生死到来,还是靠不住。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不念佛求生西方,必须断尽烦恼惑业,才有了生死的份。只能通达经论,悟明白心性,而烦恼没有断,依旧要轮回。何况是还没能深明经藏自心的人呢。念佛了生死,全仗佛力。由自己真信切愿念佛的力量,感应佛垂慈接引,所以能带业往生。——三编·卷一·复宁德晋居士书二·P235

 

一定要知道,念佛,你的心就是佛;不念佛,你的心就不是佛。《观无量寿经》上说,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人即使不念佛,也不能作到无念。既然不能无念,那么若不念佛,必定念六凡。妄想颠倒,都是生死的根株,所以应当念佛。行住坐卧,不离开这个念。念来念去,念到生死的根断了。到了西方,就是上品上生。——三编·卷四·世界佛教居士林释尊成道纪念日开示法语·P999

 

譬如一句佛号,本来极平常。念到极处,百千法门,无量妙义,都可以得到。又比如树木,本来是极平常的。而却可以生根出芽,成干成枝,出叶开化结果,实在有不可思议的妙处。所以知道,看做平常的,才能实实在在的有利于自己。如果只知道深妙,则多半就难以身体力行,而只成了深妙的空谈了。——三编·卷四·复周群铮居士书 ·P1116

 

以果地觉,为因地心,就是以阿弥陀佛所证得的菩提觉道,只阿弥陀佛一句万德洪名,就全部包括尽了。念佛的众生,果真能恳切地执持忆念,以弥陀的果德,来熏染自己的业识妄心。熏得久了,业尽情空。心与佛合,心与道合。全众生心,成如来藏。因该果海,果彻因源。以果地觉,为因地心,就是这样。——三编·卷四·答丁福保居士代友人问一则·P1186

 

真如性海,寂照圆融。无能无所,不迁不变。尚且没有涅槃这个名词,哪里来的生死这些事情呢!只因为众生迷昧,全体埋没。不明了自心,追逐着幻境。因此,对于顺境逆境,起贪嗔痴的心,造杀盗淫的业。从劫至劫,轮回六道,没有出期。反而承这寂照圆融,真如佛性的力量,作为起惑造业,轮回生死的根本。岂不是太可悲了吗!大觉世尊怜悯众生,随机开示引导,说种种法。希望众生各自找到路回家的路,亲自见到佛性。无奈众生根器不一,能当生就了脱的,实在难有多少。因此特别开启这个信愿念佛,求生净土的法门。期望凡圣众生,一同在现在生都得到解脱。因为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并不是在心外别有所得。佛力不可思议,法力不可思议,众生的心力也不可思议。众生与佛互相摄受,感应道交,所以容易成就。——三编·卷三·福州海门莲社缘起 ·P901

 

只有净土这个特别法门,仰仗弥陀慈悲的誓愿,与自己信愿忆念之力,在临命终的时候,蒙佛接引,往生西方。上上等根器的人,马上证得无生。即使是下下根器的人,也加入了圣流。这份利益,怎么能说的尽呢!这义理是华严经最后归宗的一著,千万别因为印光的人微小,就认为是谬论。我们果真能真信切愿,就如同孩子忆念母亲那样,都摄六根,净念相继的念佛。就是以大势至菩萨的反念念自性,观世音菩萨的反闻闻自性,两重功夫,融于一心,来念如来的万德洪名。久而久之,就会即众生的业识心,成如来的秘密藏。所谓以果地觉,为因地心,所以得到因该果海,果彻因源。有缘遇到的人,千万别轻视忽略了。这是微尘数的诸佛,一同入涅槃的法门。何况我们末法中的人,怎么敢不遵循呢! ——续编·卷下·大佛顶首楞严经楷书以供众读诵序·P376

 

要知道,佛法法门无量,修到极处,都可以了脱生死。而在现在生就决定可以了脱生死的,只有净土法门。其余的,则是多生多劫也未必决定可以了脱。因为一切法门都是靠自己的力量。念佛法门,全仰仗佛力。也兼有自己的力量。由于仗佛力,比仗自己的容易何止百千恒河沙倍。要知道,念佛法门,实在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上成佛道,下化众生,成始成终的总持法门。因此,九法界众生离开这个法门,上不能圆成佛道。十方诸佛,舍弃这个法门,下不能普度众生。如果不是宿世种了善根,怎么能知道这个法门呢!知道了而不修行,与修行而不得力,太令人痛惜了!既然修持了,还应当努力做到敦伦尽分,诸恶莫做,众善奉行。戒杀护生,恤贫济困。躬行实践,以身率物。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这样,在生的时候有好名声;死后直登佛国,逐渐进步,以至成佛。千万不可以辜负自己本来具有的佛性,和如来说法度众生的苦口婆心啊!——三编·卷三·南通余东袁家庙佛教净业社缘起 ·P913
 

01、信愿念佛


☆文钞原文: 修持净土念佛法门,当以信愿行为宗。信者,当笃信佛力。弥陀如来在因地中,发四十八愿,愿愿度生,中有念我名号,不生我国,誓不成佛。今者因圆果满,故我今念佛,必得往生。次信佛力慈悲,摄受众生,如母忆子。子若忆母,如母忆时,定蒙接引。次信净土法门,如永明禅师四料简所言。较诸余法,其间大小难易得失,迥然不同。虽有余师称赞余法,不为所动。乃至诸佛现前劝慰,令修余法,亦不退转,此乃真所谓信也。愿者,愿以此生誓往西方。不取多生修习,于秽土中头出头没,从迷入迷。复愿既生西方,回至娑婆,度脱一切众生。行者,真实依教起行。大势至念佛圆通章云,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则知念佛之法,当都摄六根。都摄六根之前,尤当先摄二三根。二三根者,何也。即耳口心是也。将南无阿弥陀佛六字,一句一句,一字一字,口中念得明明白白。心中念得明明白白。耳里听得明明白白。稍有不分明处,即是不真切而有妄想。(只念不听,易生妄想。)念佛固要字句分明,不加思索。其他看经亦然。切莫一路看一边分别,则获益少而情想多。昔有写经者至诚写经,专心一意,只管写经,别无情见,迨天已黑,仍抄写不辍。忽有人告以天黑,何能写经。尔时写经之人,情念一动,遂不能写。夫明暗之分,众生之妄见也,众生之凡情也。故当专心一意,妄尽情空之际,只知写经,不知天之既黑,亦不知天黑则无光,而不能写经。迨至为人提破,无明动而情想分。妄念一动,光明黑暗,顿时判别,遂致不能写经。故知用功之道,端在专摄,不事情想。若无思想,那有邪见。邪见既无,即是正智。(三编·卷四·净土法门说要·P967)

 

念佛法门,其大无外。至圆至顿,至简至易。但须明白其所以然。苟明其理,生信发愿,无不得益。否则随别种境界所转,不生真信切愿。虽有念佛工夫,亦不能得佛之利益。佛说法门,均须仗自力往生,必须业尽情空。非然者,恐戛戛乎难矣。果能业尽情空,再加以念佛工夫,必可以上品上生。便能与观音大士,同一力量。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矣。如做不到业尽情空地界,不如老实念佛。不存轻慢之心,不以意识卜度。临命终时,尚有感应之望。盖念佛法门,全仗佛力。不比余门,均系自力。自力与佛力相较,何啻霄壤之隔。所以从古愚夫愚妇,老实念佛,多有往生。而通宗通教者,或多失之交臂。诚可惜也。修行人须知娑婆苦,极乐乐。要愿离娑婆苦,愿得极乐乐。不可求人天福报,譬如处牢狱之求归家乡。然娑婆世界,乃一大牢狱也。极乐世界,方是好家乡。古人诗云,自是不归归便得,故乡风月有谁争。诸君果能一心念佛,求生西方,西方有谁争哉。要归家乡,不可犹豫,谓再过几年,则不能与佛相应。至诚恳到真信切愿即是西方种子。盖净土一门,以信愿行三法为宗。如鼎三足,缺一不可。或专崇行持,而不尚信愿,则执事废理,仍属自力法门。与专以自性唯心,而不仗佛力之执理废事,同一过失。所以蕅益大师云,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笃哉斯论,不可不知。(三编·卷四·上海法藏寺念佛开示·P1006)

 

修净业人,以真信切愿为本。能念到一心不乱,则甚好。切不可存未得一心不乱,便不能生之心。若常存此想,得则可。不得,则由常存不得生之心,便与佛不相应矣。(此弄巧成拙之大病)(三编·卷一·复何希净居士书·P177)

 

念佛求生西方,以真信切愿为前导。以至诚持念为正修。切不可求开悟,明心见性,看念佛的是谁,此是参禅人的工夫。即真明心见性,若见思惑未断,尚无了生死之分。况未到明心见性地位乎。此系仗自力了生死者。念佛乃仗佛力了生死法门。若看念佛的是谁的人,决定无有真信切愿。未断惑,则不能仗自力了生死。无真切信愿,则不能仗佛力了生死。求升反坠,弄巧成拙,许多痴人,均以此为高超玄妙,可哀孰甚。(三编·卷一·复孙艺民居士书·P213)

 

净土法门,以信愿行三法为宗。有信愿,无论行之多少浅深,皆得往生。无信愿,即到能所两忘,根尘迥脱之地步,亦难往生。以真证到能所两忘,根尘迥脱之实理,便可自力了生死,则不必论。若但有工夫见此理,尚未实证,若无信愿,亦难往生。禅家说净土,仍归于禅宗,去信愿说。果能依之而做,亦可开悟。而未断惑业,欲了生死,则梦也梦不著。以凡夫往生,由信愿感佛。故能仗佛慈力,带业往生。今既不生信愿,又将佛一一说归自心,何由感佛。感应不符,则生自生,佛自佛。以横超法,作竖出用,其得益浅而受损深,不可不知。得益者,依彼所说,亦能开悟。受损者,既去信愿,则无由仗佛慈力。吾故曰,真修净土人,用不得禅家开示。以法门宗旨不同故,祈为慧察。(三编·卷三·复何慧昭居士书二·P716)

 

念佛一门,须信愿行具足。信之既深,则发愿必切。发愿既切,则行持必力。但念弥陀,莫加他法。当以真信切愿,执持名号。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心念耳听,字字句句,念得分明,听得分明,便是往生正因。既以此法自行,必须又以此法化他,则化功归己,实为往生最胜资粮。(三编·卷四·南京素食同缘社开示法语·P991)

 

所言信者,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娑婆之苦,无量无边。…… 极乐之乐,乐莫能喻。深信佛言,了无疑惑,方名真信。切不可以凡夫外道知见,妄生猜度,谓净土种种不思议胜妙庄严,皆属寓言。譬喻心法,非有实境。若有此种邪知谬见,便失往生净土实益。其害甚大,不可不知。既知娑婆是苦,极乐是乐。应发切实誓愿,愿离娑婆苦,愿得极乐乐。其愿之切,当如堕厕坑之急求出离,又如系牢狱之切念家乡。…… 欲生西方,最初须有真信切愿,若无真信切愿,纵有修行,不能与佛感应道交,只得人天福报,及作未来得度之因而已。若信愿具足,则万不漏一。永明所谓万修万人去者,指信愿具足者言也。既有真信切愿,当修念佛正行。以信愿为先导,念佛为正行。信愿行三,乃念佛法门宗要。有行无信愿,不能往生。有信愿无行,亦不能往生。信愿行三,具足无缺,决定往生。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增广·卷一·与陈锡周居士书·P82)

 

一信生必有死(普天之下从古至今曾无一人逃得) 二信人命无常(出息虽存入息难保,一息不来即为后世) 三信轮回路险(一念之差便堕恶趣,得人身者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 四信苦趣时长(三途一报百千劫,再出头来是几时) 五信佛语不虚(此日月轮可令堕落,妙高山王可使倾动,诸佛诚言无有异也) 六信实有净土(如今娑婆无异,的的现有) 七信愿生即生(已今当愿已今当生,经有明文,岂欺我哉) 八信生即不退(境胜缘强,退心不起) 九信一生成佛(寿命无量,何事不办) 十信法本唯心(唯心有具造二义,如上诸法皆我心具皆我心造)   信佛语故,则造后四。不信佛语,但造前四。故深信佛言,即深信自心也。修净业者,能具此十种信心,其乐土之生,如操左劵,而取故物,夫何难之有。(增广·卷四·彻悟禅师十种信心·P21)

 

◎白话译文: 修持净土念佛法门,应当以信愿行为宗。信,就是笃信佛力。弥陀如来在因地中,发四十八愿,愿愿度众生。其中有念我名号,不生我国,誓不成佛。而今因圆果满,所以如今我念佛,必定能往生。其次,信佛力慈悲,摄受众生,如同母亲忆念孩子,孩子如果也忆念母亲,就像母亲忆念孩子那样时,必定能蒙佛接引。再次,信净土法门,如同永明延寿法师四料简所说的,跟其他法门比较,其中的大小难易得失,迥然不同。虽然有别的法师称赞别的法门,不为所动。乃至诸佛现前,劝慰令修别的法门,也不退转。这才是真的所谓信呀!愿,就是愿意此生就往生西方。不想多生累劫地修习,在这污秽的地方头出头没,从迷入迷。而且愿往生西方后,回到娑婆世界,度脱一切众生。行,真实地依教起行。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说:“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由此知道,念佛的方法,应当都摄六根。都摄六根之前,尤其应当先摄二三根。这二三根是什么呢?就是耳,口,心。将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一句一句,一字一字,口中念得明明白白,心中念得明明白白,耳朵听的明明白白。稍微有不分明,就是不真切而有妄想。(只念不听,容易生妄想)念佛固然要字句分明,不假思索。看经也是,千万别一边看一边分别,这样获益少而情想多。以前有写经的人,专心一意,只管写经,没有任何别的情见。等到天黑的时候,仍然抄写不停。忽然有人问他:“天黑了,你怎么还能写经呢?”这个时候,写经的人情念一动,就不能写了。明暗的分别,是众生的妄想,众生的凡情。所以应当专心一意。妄尽情空的时候,只知道写经,不知道天已经黑了。也不知道天黑了就没有光而不能写经。直到被人点破,无明动而情想分。妄念一动,光明黑暗顿时判别,所以就不能写经了。由此可知,用功之道,贵在专摄,不做情想。如果没有思想,哪里有邪见。邪见没有,就是正智。——三编·卷四·净土法门说要·P967

 

念佛法门,其大无外。最圆满,最直接。最简单,最容易。但必须明白其所以然。如果明白道理,而生信发愿,则没有不受益的。否则,随着别的境界所转,不生起真信切愿。虽然念佛有功夫,也得不到佛的利益。佛说的其他法门,都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往生,必须要做到业尽情空才行。做不到这点,恐怕很难成就。果真能业尽情空,再加上念佛的功夫,必定可以上品上生。这样就可以与观音大士一样,应以什么身得度,就现什么身而为说法。如果做不到业尽情空的地步,不如老实念佛。不存轻慢之心,不以意识去分别。临终的时候,尚且有感应道交的希望。因为念佛法门,全靠佛力。不象其他法门,都是靠自力。自力与佛力相比较,何止天壤之别。所以,从古至今,愚夫愚妇,老实念佛的,多半都能往生。而通宗通教的人,则多有失之交臂的。真是可惜啊!修行人,必须知道娑婆世界的苦,极乐世界的乐。要愿意离开娑婆世界的苦,愿意得到极乐世界的乐。不能求人天福报,就好像处在牢狱中的人渴望回归家乡一样。而娑婆世界,就是一个大牢狱。极乐世界,才是我们美好的家乡。古人有诗云:“自是不归归便得,故乡风月有谁争。”诸位果真能一心念佛,求生西方,西方有谁会跟你争呢!要回归家乡,就不能犹豫,说再过几年,这样就不能与佛相应了。诚恳到了真信切愿的地步,就是一粒西方的种子了。因为净土这个法门,以信愿行三法为宗。就象鼎的三足,缺一不可。或者专门行持,而不重视信愿。执事费理,任然属于自力法门。与专门以自性唯心,而不仰仗佛力的执理费事,是同一个过失。所以蕅益大师说:“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确实是这样,不能不知道啊!——三编·卷四·上海法藏寺念佛开示·P1006

 

修行净业的人,以真信切愿为本。能念到一心不乱,当然好。千万不能有,得不到一心不乱就不能往生的想法。如果常这样想,得到了,还没什么;得不到,则由于常存不能往生的心,便与佛不相应了。 ——三编·卷一·复何希净居士书·P177

 

念佛求生西方,以真信切愿为前导,至诚持念为正修。千万不能求开悟,求明心见性,参念佛是谁。这是参禅人的功夫。即使真的明心见性了,如果见思惑没有断,尚且没有了生死的分。何况没到明心见性的地位呢!这是靠自力了生死的人。念佛是靠佛力了生死的法门。参念佛是谁的人,决定没有真信切愿。没有断惑,就不能靠自力了脱生死。没有真信切愿,就不能靠佛力了脱生死。求上升反而下坠,弄巧成拙。许多愚痴的人,都以为这是高超玄妙,太可悲了!——三编·卷一·复孙艺民居士书·P213

 

净土法门,以信愿行三法为宗。有信愿,无论行持的多少或浅深,都可以往生。没有信愿,即使到了能所两忘,根尘迥脱的地步,也难以往生。真的证到了能所两忘,根尘迥脱的实理,便可以靠自己的力量了生死,这先不去讨论。如果只是见到这个理,还没有证到,若没有信愿,也难以往生。禅家说净土,仍旧属于禅宗,因为去除了信愿。果真能照着去做,也可以开悟。而没有断惑业,就想了脱生死,这是做梦都梦不着的事。因为凡夫往生,都是用信愿去感佛,所以能仰仗佛的慈力,带业往生。而今,既不生起信愿,又把佛说成是自己的心,这样怎么去感佛!感应不相符合,则众生自是众生,佛自是佛。把横着出三界的法,用做竖着出去,这样得益少,受损深,不能不知道啊!得益的是,按他说的做,也可以开悟。受损的是,既然除去了信愿,就没法仰仗佛的慈力。所以我说:“真修净土的人,就不能用禅家的开示。”因为法门的宗旨不同,这点一定要用我们的智慧去仔细的体察啊!——三编·卷三·复何慧昭居士书二·P716

 

念佛这一法门,必须信愿行具足。信的深了,发愿必定恳切。发愿恳切了,行持必定得力。只念弥陀名号,别参杂其他的方法。应该以真信切愿,执持名号,都摄六跟,净念相继,心中念,耳朵听,字字句句,念得分明,听的分明,这就是往生的正因。既要以这个方法自己行持,也要用这个方法去教化他人,则这分度化的功德,实在是往生净土最殊胜的资粮。——三编·卷四·南京素食同缘社开示法语·P991

 

所说的信,必须相信娑婆世界实在是苦的,极乐世界确实是乐的。娑婆世界的苦,苦不堪言。…… 极乐世界的乐,无与伦比。深信佛的话,完全没有疑惑,这才是信。千万不能以凡夫外道的知见,妄加猜测,认为净土种种不可思议的胜妙庄严,都是寓言,是在比喻种种心法,并不是真实的境界。如果有这样的邪见,便失去了往生净土的真实利益。危害很大,不能不知道啊!既然知道娑婆世界是苦的,极乐世界是乐的,就应该发切实的誓愿。愿意离开娑婆的苦,愿意得到极乐的乐。愿的真切,应当如同掉在厕所的粪坑里,急着要出来。又如同被关在监牢里,思念家乡。…… 要往生西方,最初要有真信切愿,如果没有真信切愿,纵使有修行,也不能与佛感应道交,只能得到人天福报,以及种点未来得度的因而已。如果信愿具足,则一万个里面也不会漏掉一个。永明延寿法师所说的万人修,万人去,指的是信愿行具足的人说的。既然有真信切愿,应当修念佛的正行。以信愿为先导,念佛为正行。信愿行这三条是念佛法门的宗要。只有行,没有信愿,不能往生。有信愿没有行,也不能往生。信愿行三者具足无缺,决定往生。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增广·卷一·与陈锡周居士书·P82

 

 一.信生必有死。普天之下,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人能逃脱。 二.信人命无常。一口气虽然呼出去了,下一口能不能再吸进来就难说了。一口气上不来,就是来世了。 三.信轮回路险。一念之差,便堕入恶趣。能得到人身的,如同指甲上沾的泥土,失去人身的,如同大地上的土。 四.信苦趣时长。三途中,一报就是百千劫。再出来,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五.信佛语不虚。天上的日月,可以令它落下来。妙高山王,可以使它倾斜。诸佛诚实的言语,绝不会有虚妄。 六.信实有净土。极乐世界,就像我们这个世界一样的真实,的的确确是现实存在的。 七.信愿生即生。“舍利佛,若有人,已发愿,今发愿,当发愿,欲生阿弥陀佛国者。是诸人等,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彼国土若已生,若今生,若当生。是故舍利弗,诸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信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这是《弥陀经》中的原话,怎么可能有假呢! 八.信生即不退。因为境界殊胜,善缘强大,退堕的心自然不会生起来。 九.信一生成佛。因为寿命无量,什么事情不能成办呢! 十.信法本唯心。唯心有心所具有和心所造作这两种含义。上面说的诸法,都是我的心所具有的,都是我的心所造作的。 信佛说的话,就造做后四点,不信佛说的话,就只造做前四点。所以,深信佛言,就是深信自心啊!修净业的人,能具备这十种信心,往生净土,就好比拿着左券去取回自己的旧东西一样,有什么难的呢?——增广·卷四·彻悟禅师十种信心·P21
 

02、方便下手


☆文钞原文: 念佛一法,约有四种。所谓持名,观像,观想,实相。就四法中,唯持名一法,摄机最普,下手最易,不致或起魔事。如欲作观,必须熟读观经。深知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及心净佛现,境非外来。唯心所现,不生取著。既不取著,则境益深妙,心益精一。能如是,则观想之益,殊非小小。如观境不熟,理路不清。以躁妄心,急欲境现。此则全体是妄,与佛与心,皆不相应,即伏魔胎。因兹妄欲见境,心益躁妄,必致惹起多生怨家,现作境界。既最初因地不真,何能知其魔业所现。遂大生欢喜,情不自安。则魔即附体,丧心病狂。纵令活佛现身救度,亦末如之何矣。须自量根性,勿唯图高胜,以致求益反损也。善导和尚云,末法众生,神识飞扬,心粗境细,观难成就。是以大圣悲怜,特劝专持名号。以称名易故,相续即生。诚恐或有不善用心,致入魔境也。宜自详审。又志诚恳切,亦消除躁妄魔境之一妙法也。宜竭尽心力以行之,则幸甚。(增广·卷一·复吴希真居士书一·P216)

 

都摄六根,入手在听。无论大声念,小声念,不开口心中默念,均须字字句句听得清楚,此念佛之秘诀也。信愿行三,为净土纲要。都摄六根,为念佛秘诀。知此二者,更不须再问人矣。(增广·卷一·复明性大师书·P42)

 

◎白话译文: 念佛的方法,大约有四种。所谓持名,观像,观想,实象。这四种方法中,惟独持名,摄受的根基最为普遍,下手最容易,不会导致魔事的发生。如果要作观想,必须熟读《观无量寿经》。深深地知道,这个心可以作佛,这个心就是佛,以及心净佛就会现前,境界不是外来的,只是心所变现的,不生取著的心。既然不取著,就会境界越深妙,心越精一。能这样,那么观想的好处,实在是不小。如果观的境界不熟,理路不清,以燥妄心,急着想要境界现前。这样全体都是虚妄的,与佛与心,都不相应,就会伏下魔胎。因为妄想见到境界,心就会更加燥妄,必然会惹起多生以来的冤家,现作境界。既然因地不真,怎么能知道那是魔业所变现的!于是生起大欢喜,情不自安。魔就会附体,丧心病狂。即使是活佛现身,亲自救度,也没什么办法了。必须自己度量自己的根性。别只图高胜,以致于求益处反而招来损害呀!善导和尚说,末法众生,神识飞扬,心粗境细,所以观想难以成就。因此大圣慈悲,可怜众生,劝众生专持名号。因为称名容易,所以就可以做到连续。惟恐有人不善于用心,而入了魔境。自己一定要用心体会其中的道理啊!而且,至诚恳切也是消除躁妄魔境的一个妙法。应该竭尽心力地去做,能这样就最好了。——增广·卷一·复吴希真居士书一·P216

 

都摄六根,入手在听。无论大声念,小声念,不开口心中默念,都须要字字句句听的清楚,这是念佛的秘诀。信愿行是净土的纲要。都摄六根为念佛秘诀。知道这两点,就不需要再问别人了。——增广·卷一·复明性大师书·P42


03、修心要务
☆文钞原文: 至于念佛一事,最要在了生死。既为了生死,则生死之苦,自生厌心。西方之乐,自生欣心。如此则信愿二法,当念圆具。再加以志诚恳切,如子忆母而念。则佛力法力,自心信愿功德力,三法圆彰。犹如杲日当空,纵有浓霜层冰,不久即化。初心念佛,未到亲证三昧之时,谁能无有妄念。所贵心常觉照,不随妄转。喻如两军对垒,必须坚守己之城郭,不令贼兵稍有侵犯。候其贼一发作,即迎敌去打。必使正觉之兵,四面合围。俾彼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彼自惧获灭种,即相率归降矣。其最要一著,在主帅不昏不惰,常时惺惺而已。若一昏惰,不但不能灭贼,反为贼灭。所以念佛之人,不知摄心,愈念愈生妄想。若能摄心,则妄念当渐渐轻微,以至于无耳。故云,学道犹如守禁城,昼防六贼夜惺惺。将军主帅能行令,不动干戈定太平。(增广·卷二·复徐彦如轶如二居士书·P348)

 

一切众生,从无始来,在六道中无业不造。若无心修行,反不觉得有此种希奇古怪之恶念。若发心修行,则此种念头更加多些。(此系真妄相形而显,非从前无有,但不显耳。)此时当想阿弥陀佛在我面前,不敢有一杂念妄想,至诚恳切念佛圣号。(或小声念,或默念。)必须字字句句,心里念得清清楚楚。口里念得清清楚楚。耳朵听得清清楚楚。能如此常念,则一切杂念,自然消灭矣。当杂念起时,格外提起全副精神念佛,不许他在我心里作怪。果能如此常念,则意地自然清净。当杂念初起时,如一人与万人敌,不可稍有宽纵之心。否则彼作我主,我受彼害矣。若拌命抵抗,彼当随我所转,即所谓转烦恼为菩提也。(三编·卷二·复叶福备居士书一·P603)

 

无论在家在庵,必须敬上和下。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代人之劳,成人之美。静坐常思己过,闲谈不论人非。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朝至暮,从暮至朝,一句佛号,不令间断。或小声念,或默念,除念佛外,不起别念。若或妄念一起,当下就要教他消灭。常生惭愧心,及生忏悔心。纵有修持,总觉我工夫很浅,不自矜夸。只管自家,不管人家。只看好样子,不看坏样子。看一切人皆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汝果能依我所说而行,决定可生西方极乐世界。(三编·卷二·复叶福备居士书一) ◎白话译文: 至于念佛这件事,最重要的在于了脱生死,既然是为了脱生死,那么对于生死之苦,自然要生厌离心。西方之乐,自然要生欣乐心。这样,信愿这两个法,马上就圆满具足了。再加上至诚恳切,如母忆子地念佛,这样,佛力,法力,自心信愿的功德力,三法圆彰。犹如昊日当空,纵使有浓霜层冰,不久就会化掉。初发心念佛,没有亲自证到念佛三昧的时候,谁能没有妄念。贵在心常觉照,不随着妄念转。好比两军对垒,必须守自己的城郭,不令贼兵稍有侵犯。等贼一发作,就上去打。一定要使正觉之兵,四面合围。令敌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敌人自然害怕被灭,就互相簇拥着来投降了。其中,最重要的一著是主帅不昏沉不懈惰,常常保持清醒。如果一昏惰,不但不能灭贼,反而被贼所灭。所以,念佛的人,不知道摄心,越念就越生妄想。如果能摄心,妄念就会渐渐轻微,以至于没有。所以说:“学道犹如守禁城,昼妨六贼夜惺惺。将军主帅能行令,不动干戈定太平。”——增广·卷二·复徐彦如轶如二居士书·P348

 

一切众生,从无始劫来,在六道中,没有不造的业。如果不修行,反而觉察不到有这些希奇古怪的恶念。如果发心修行,这些念头就会更加多些(这是真心和妄念相对比而显现出来的,不是从前没有,只是不显现而已。)这时候,应该想,阿弥陀佛就在我面前,不敢有一点杂念妄想,至诚恳切地念佛的圣号。(或者小声念,或者默念)必须字字句句,心里念的清清楚楚。口里念的清清楚楚。耳朵听的清清楚楚。能这样常念,那么一切杂念,自然消灭。当杂念起来的时候,格外提起全副精神念佛,不许他在我心里作怪。如果能这样经常念,意地自然清净。当杂念刚起来的时候,如同一个人与上万人对敌,不能稍微有宽纵的心。否则,他就做我的主,我就要被他害了。如果拼命抵抗,他就会随着我转,这就是所谓的转烦恼为菩提了。——三编·卷二·复叶福备居士书一·P603

 

无论在家出家,必须上敬下和,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代人之劳,成人之美。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行坐住卧,穿衣吃饭,从朝至幕,从幕致朝,一句佛号,不令间断。或小声念,或默念。除了念佛之外,不起别的念头。如果妄念一起来,当下就要叫他消灭。常生惭愧心及忏悔心。纵有修持,总觉得我功夫很浅,不自矜夸。只管自家,不管人家。只看好样子,不看坏样子。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果真能依照我所说的修行,决定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三编·卷二·复叶福备居士书一
 

04、入道根本
☆文钞原文: 佛法法门无量,无一不以戒为基址,净土为归宿者。汝二人既欲皈依三宝,当须认真持佛净戒。在家人以五戒为根本。五戒前之杀盗淫妄四条,乃性戒,无论受戒不受戒,皆不可犯。但未受戒者犯之,则按事论罪过。受戒者犯之,则于事上论罪之外,又有犯戒一层罪过。酒戒乃名遮戒,以佛遮止,不许人喝。未受戒者喝,无罪过。若喝而妄为,则在所为之事上论罪。故虽未受戒,亦不宜喝。若受戒者喝,则止得犯戒之罪耳。然既发心皈依三宝,固当五戒全持。佛大慈悲,虽有一二三四随人意受之例。然此系有势不能持之事,不可以此自宽。言事不能持者,如屠儿不能持杀戒,酒保不能持酒戒等。[三编·卷三·复王(雨,雪)夕居士书·P844]

 

◎白话译文: 佛法法门无量,没有一个不是以戒为基址,净土为归宿的。你们两位既然要皈依三宝,必须认真持佛的净戒。在家人以五戒为根本。五戒之中,杀盗淫妄这前四条是性戒,无论受戒不受戒,都不能犯。但没受戒的人犯了,按事论罪过。受戒的人犯了,在事上论罪之外,又有犯戒这一层罪过。酒戒叫做“遮戒”,以佛遮止,不许人喝。没受戒的人喝,没有罪过。如果喝醉了酒胡乱做事,是在所做的事情上论罪。所以,虽然没受戒,也不应该喝。如果受戒的人喝,是只得犯戒的罪。然而既然发心皈依三宝,固然应当五戒全持。佛大慈大悲,虽然有一,二,三,四随个人的意愿而受的说法,然而,这是因为有特殊原因持不了,不能因此而放松自己。所说的特殊原因不能持,比如,屠夫不能持杀戒,酒保不能持酒戒等。——三编·卷三·复王(雨,雪)夕居士书·P844


05、修道助缘
☆文钞原文: 须令念佛者,各各尽己之分。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妇顺,主仁仆忠。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以此自行,复以此化他。则无知之人,不敢妄生讥毁。倘不能尽己之分,纵有修持,亦难与佛相应。而且招彼无知者,妄谓佛法无益于伦常世道也。历观古来大忠大孝,深仁厚德者,多皆由学佛得力而来。是以观经三种净业正因,第一即是孝养父母,奉事师长,(师长即有德之人)慈心不杀,修十善业。能孝能弟能慈,能令身三,(身三业杀盗淫)口四,(口四业妄言绮语两舌恶口)意三,(意三业贪瞋痴)通皆是善。如是之人,乃为国家社会之宝。令彼见者闻者相观而善。所谓以言教者讼,以身教者从,世间事事,皆须以身为本。况且现在邪说异见,无奇不有。吾人学佛,若不认真从伦常居心动念处讲究。则自己工夫亦难得益。他人见闻,或生闲议。是以须要从伦常上讲究。从起心动念处体察。则本立而道生。世人见闻,不知不觉相随而学。譬如风行草偃,水到渠成矣。(三编·卷三·复朱石僧居士书一·P824)

 

◎白话译文: 须要让念佛的人,各尽自己的本分。比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妇顺,主仁仆忠。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己这样做,还劝别人也这样做。那么,无知的人就不敢轻易讥毁。倘若不能尽自己的本分,纵使有修持,也难与佛相应。而且会招无知的人说,佛法对世道伦常没什么帮助。纵观古来大忠大孝,深仁厚德的人,多半都是因为学佛得力而来的。所以,《观无量寿经》三种净业正因,第一就是孝养父母,奉事师长(师长就是有德之人),慈心不杀,修十善业。能孝能悌能慈,就能令身三业(指杀,盗,淫),口四业(妄言,绮语,两舌,恶口),意三业(贪,嗔,痴)都是善的。这样的人,就是国家社会的宝贝。能令见到,听到他的人都受到影响而变善。所谓“以言教者讼,以身教者从”。世间的种种事情,都要以身为本。况且现在,歪理邪说,无奇不有。我们学佛,如果不认真地从伦常,从居心动念处讲究,不但自己的功夫难以得益,别人见了,也容易非议。所以,须要从伦常上讲究,从起心动念处体察。则本立而道生,世人见到听到,不知不觉就随着学习了。譬如风行草偃,水到渠成。——三编·卷三·复朱石僧居士书一·P824
 

06、回归净土


☆文钞原文: 唯心净土,自性弥陀,当处即是,无往无生,此理甚深,非法身大士,不能领会契证。然法身大士亦不废事修。所谓以深信愿,持佛名号,求生西方。彼则唯论理体,此则理事双融。故为上圣下凡,同修之道。平生专精一志,则临终蒙佛接引,弹指即生。智者大师谓临终在定之心,即净土受生之际者,此也。(三编·卷二·复卓智立居士书三·P528)

 

事持者,信有西方阿弥陀佛,而未达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但以决志愿求生故,如子忆母,无时暂忘。此未达理性,而但依事修持也。理持者,信西方阿弥陀佛,是我心具,是我心造。心具者,自心原具此理。心造者,依心具之理而起修,则此理方能彰显,故名为造。心具即理体,心造即事修。心具即是心是佛,心造即是心作佛。是心作佛,即称性起修。是心是佛,即全修在性。修德有功,性德方显。虽悟理而仍不废事,方为真修。(增广·卷二·复马契西居士书九·P333)

 

事理二法,两不相离。由有净心,方有净境。若无净境,何显净心。心净则佛土净,是名心具。若非心具,则因不感果矣。(三编·卷二·复马宗道居士书一·P658)

 

念佛之人,必须生真信,发切愿,决定现生求佛加被,到临命终时,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平时念佛,如丧考妣,如救头燃。(续编·卷上·复修净师书·P346)

 

不使名利及人天福报之心稍萌,则可谓德净。即维摩所谓,欲生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心有污秽,何能生净土乎。(续编·卷上·复海门蔡锡鼎居士书三·P185)

 

◎白话译文: 唯心净土,自性弥陀,当处即是,无往无生。这个道理很深,不是法身大士是不能领会契证的。然而法身大士也不荒废事上的修行。所谓以深信愿,持佛名号,求生西方。前者是只论道理,后者是理事双融。所以说是上圣下凡共同修行之道。平生专精一志,临终就会蒙佛接引,弹指间即得往生。智者大师说的,临终在定之心,即净土受生之际。说的就是这个。——三编·卷二·复卓智立居士书三·P528

 

事持,就是信有西方阿弥陀佛,而没有达到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只以坚定的志愿求生,如同孩子忆年念母亲,没有片刻会忘记。这是没有达到理性,而只是在事上修持。理持就是,信西方阿弥陀佛是我心具,是我心造。心具,是心中本来就具有这个理性。心造,是依照心所具有的理性而起修行,这个理性才能彰显出来,所以叫做造。心具就是理体,心造就是事修。心具就是是心是佛,心造就是是心作佛。是心做佛,就是称性起修。是心是佛,就是全修在性。修德有成就了,性德才能显露出来。虽然悟理而仍然不废弃事,这才是真修。——增广·卷二·复马契西居士书九·P333

 

事理两个法,两不相离。因为有净心,才会有净境。如果没有净境,怎么显现净心呢!心净则佛土净,这就叫做“心具”。如果不是心具,因就不会感果了。——三编·卷二·复马宗道居士书一·P658

 

念佛的人,必须生真信,发切愿,决定现在求佛加被,到临命终时,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平时念佛,如丧考妣,如救头燃。——续编·卷上·复修净师书·P346

 

不使名利及人天福报的心稍有萌芽,这就可以说是得净了。就是维摩竭所说的:“欲生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心有污秽,何能得去净土乎!”——续编·卷上·复海门蔡锡鼎居士书三·P185


07、功夫境界


☆文钞原文: 所言常有境界,当是未曾真实摄心,但只做场面行持之所致。使真实摄心,则内无妄念,专注于一句佛号中,必能消除业障,增长福慧,何至常有境界之苦。修行切不可以躁妄心,求得圣境界现,及得种种神通。只期心佛相应而已。所谓全心是佛,全佛是心。心外无佛,佛外无心。若能如是,譬如杲日当空,霜雪俱化。又何得有不如法之境界,为苦恼于身心乎。若不如是用心,平常专欲得见圣境,不知圣境之得,须到业尽情空地位。否则勿道所得者皆属魔境,即是圣境亦无所益,或有大损。以不知精进力修,反从此生大欢喜,未得谓得,则必至著魔发狂。楞严经谓,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者,此之谓也。(三编·卷一·复谛醒法师书·P54)

 

人在世间,不能超凡入圣,了生脱死者,皆由妄念所致。今于念佛时,即作已死未往生想。于念念中,所有世间一切情念,悉皆置之度外。除一句佛号外,无有一念可得。何以能令如此,以我已死矣。所有一切妄念,皆用不著。能如是念,必有大益。今之小知见人,稍有一点好境界,便自满自足,以为我得了三昩了,此种人,十有九人皆著魔发狂。以心念与佛相隔,与魔相合,故致然也。(三编·卷一·复朱仲华居士书二·P172)

 

所言深益,不必在境界感通上求,当在往生西方上认定。方可不负此番三宝加被之深恩耳。钟英宿根固深,智识不开。夜半念佛,见一金甲神,恐是魔试,便不敢念,何无知一至于此。凡念佛人,但宜至诚恳切,一心正念。绝不妄想见佛见境界之事。以心若归一,见佛见境界,皆不至妄生欢喜。遂致得少为足,便成退惰。不见佛不见境界,亦了无所欠。心未归一,急欲见佛见境界。勿道所见是魔境,即真系佛境,以心妄生欢喜,即受损(谓生欢喜退惰)不受益矣。当以至诚念佛为事。勿存见佛见境界之心。倘正念佛时,或有忽现佛像及菩萨诸天等像。但心存正念,勿生取著,知所见之像,乃唯心所现。虽历历明明显现,实非块然一物,以心净故,现此景象。如水清净,月影便现,毫无奇特。了不生夸张欢喜之心,更加专一其心,认真念佛。能如此者,勿道佛境现有利益,即魔现亦有利益。何以故,以不取著,心能归一。佛现则心更清净。魔现则心以清净不取著,魔无所扰,心益清净,道业自进。今则偶有所见,便生畏惧,不敢念佛,其心已失正念。幸非魔现。倘是魔现,由不敢念佛之故,便可令魔入彼心窍,令彼著魔发狂,丧失正念。何不知好歹,一至于此。恐是魔现,正宜认真恳切念佛,彼魔自无容身之地。如明来暗自无存,正来邪自消灭。何得怕魔现而不敢念佛。幸非是魔。若果是魔,则是授彼全权,自己对治之法,全体不用,则任魔相扰矣。哀哉哀哉。念佛偶生悲感,亦是好处。然不可专欲兴此感想。若心常欲兴此感想,则必至著魔,而不可救。宜持心如空,了无一物在心中。以此清净心念佛,自无一切境界。即有魔境,我以如空之心,不生惊惧念佛,魔必自消。今恐是魔,不敢念佛,譬如恐强盗来,自己先将家中护兵,移之远方,令勿在家。则是替强盗作保护,令其了无所畏,肆行劫夺净尽耳。何愚痴一至于此。(三编·卷二·复陈士牧居士书六·P467)

 

凡修行人,要心有主宰。见好境界,不生欢喜,见不好境界,不生畏惧。能如是,则所见境界,皆能作助道之缘。否则皆作障道之缘。(三编·卷二·复杨典臣居士书三·P598)

 

当摄心静念。所有境界,皆作幻化。好勿欢喜,恶勿怖畏,自可消灭。须知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若到心佛相应之时,有境界无境界皆可。未到心佛相应之时,妄欲即见胜妙境界,即是招魔之根。(三编·卷四·净业社开示法语·P984)

 

于未得一心前,断断不萌见佛之念。能得一心,则心与道合,心与佛合。欲见即可顿见。不见亦了无所碍。倘急欲见佛,心念纷飞。欲见佛之念,固结胸襟,便成修行大病。久之,则多生怨家,乘此躁妄情想,现作佛身,企报宿怨。自己心无正见,全体是魔气分,一见便生欢喜。从兹魔入心腑,著魔发狂。虽有活佛,亦末如之何矣。但能一心,何须预计见佛与否。一心之后,自知臧否。不见固能工夫上进,即见更加息心专修。断无误会之咎,唯有胜进之益。世间不明理人,稍有修持,便怀越分期望。譬如磨镜,尘垢若尽,决定光明呈露,照天照地。若不致力于磨,而但望发光。全体垢秽,若有光生,乃属妖光,非镜光也。(增广·卷一·复永嘉周群铮居士书·P180)

 

◎白话译文: 所说的常有境界,应该是没有真实地摄心,只是做场面上的行持所导致的。如果能真实摄心,内无妄念,专注在一句佛号之中,必定能消除业障,增长福慧,怎么会常有境界这样的苦恼呢! 修行千万不能以燥妄心,求能见到圣境界,以及得到种种神通。只求能心与佛相应就好了。所谓全心是佛,全佛是心。心外无佛,佛外无心。如果能这样,譬如昊日当空,霜雪俱化。又怎么会有不如法的境界,来恼乱我们的身心呢!如果不这样用心,平常专门求见到圣境,不知道要得到圣境,必须到业尽情空的地位。否则,别说所得到的都是魔境,即使是圣境,对我们也没有什么益处,也许还会有大的损害呢。因为不知道精进地努力修持,反而从这里生起大欢喜,未得谓得,那么必定会导致著魔发狂。楞严经中说:“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三编·卷一·复谛醒法师书·P54

 

人在世间,不能超凡入圣,了生脱死,都是妄念所导致的。现在在念佛的时候,就做我已经死了,还没往生这样的观想。在念念中,所有世间的一切情念都置之度外。除了一句佛号外,没有一念可得。为什么能作到这样呢,因为我已经死了。所有的一切妄念,都不去执著。能这样想,一定会大有好处。现在小知见的人,稍微有点好境界就自满自足,以为我得三昧了。这种人,十个有九个都是著魔发狂。因为心念与佛相隔,与魔相合,所以会这样。——三编·卷一·复朱仲华居士书二·P172

 

所说的深信,不必在境界感通上求,应当在往生西方上认定。这样才能不辜负这番三宝加被的深恩。钟英宿根固然很深,但智识不开。夜半念佛时,见到一位金甲神,因为怕是魔,就不敢再念了。怎么会无知到这种地步!凡是念佛的人,只要至诚恳切,一心正念。绝不妄想见佛见境界这些事情。因为心如果归一,见佛见境界都不至于妄生欢喜。于是得到很少的利益就觉得满足,而成退堕。见不到佛,见不到境界,也不会欠缺什么。心没有归一,就急着见佛见境界,别说所见到的是魔境,即使真是佛境,因为心生欢喜,就会受到损害(就是生欢喜而退堕)而不会得到利益。应当以至诚念佛为正事,别存见佛见境界的心。倘若正在念佛的时候,忽然出现了佛像及菩萨诸天人等的像,只要心存正念,别生取著的心,知道所现的像,是心所变现的。虽然历历分明地显现在眼前,但决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物体,是因为心清净而现的这个景象。好比水清净,月亮的影子就会出现在水中,丝毫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完全不生夸张欢喜的心,反而更加专一自己的心,认真念佛。能这样,别说是佛境现前有利益,即使是魔出现了也有利益。为什么呢!因为不取著,心能归一。佛出现,心就更加清净了。魔出现,心因为清净而不取著,魔也没有什么干扰。心就更加清净了,道业自然增进。现在,偶然见到些境界就生畏惧,不敢念佛,这样心已经失去了正念。幸好不是魔,倘若是魔,由于不敢念佛的缘故,魔就可以进入心窍,令人著魔发狂,丧失正念。怎么不知好歹到这个程度呢!怕是魔出现,正应该认真恳切地念佛,那个魔自然就没有容身之地了。就象光明出现,黑暗自然消失。正来邪自然消灭。怎么能怕魔出现而不敢念佛呢!幸好不是魔,如果真是魔,那就是把自己完全交给魔了。自己对治的方法全都不用,任凭魔来扰乱。可悲啊!念佛偶尔会生起悲感,也是好事。然而不能专门地要兴起这样的感想。如果心常想兴起这样的感想,那必定会著魔而不可救要。应该使自己的心象虚空一样,完全没有任何东西。用这样的清净心来念佛,自然不会有任何境界。即使有魔境,我用这象虚空一样的心,不生任何惊惧地念佛,魔必然自己就消失了。现在恐怕是魔而不敢念佛,譬如怕强盗来,自己先将家中的护卫调到远处去,不让他们在家呆着。这样是替强盗作保护,让他们无所顾忌地大肆劫夺。怎么能愚痴到这个地步呢!——三编·卷二·复陈士牧居士书六·P467

 

修行人要心有主宰。见到好境界,都当作是幻化。好的也别欢喜,恶的也别怖畏,境界自然就消灭了。要知道,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如果到了心佛相应的时候,有境界没有境界都可以。没到心佛相应的时候,就想要见到胜妙的境界,这就是招魔的祸根。——三编·卷四·净业社开示法语·P984
 

08、往生证验


☆文钞原文: 人之将死,热气自下至上者,为超升相。自上至下者,为堕落相。故有顶圣,眼天生,人心,饿鬼腹,畜生膝盖离,地狱脚板出之说。…… 顶圣眼天生等者,谓人气已断,通身冷透,唯头顶独热者,则必超凡入圣,了生脱死也。眼天生者,若眼及额颅处独热,则生天道。心处独热,则生人道。肚腹独热,则生饿鬼道。膝盖独热,则生畜生道。脚板独热,则生地狱道。此由人在生时,所造善恶二业,至此感现如是,非可以势力假为也。是时若病人能志诚念佛,再加眷属善友助念之力,决定可以带业往生,超凡入圣耳。不须专事探试征验,以致误事也。至嘱,至祷。(续编·卷下·临终三大要·P592)

 

◎白话译文: 人快要死的时候,热气自下至上的,就是超升了,自上至下的,就是堕落了。所以有“顶圣眼天生,人心饿鬼腹,畜生膝盖离,地狱脚板出。”这样的说法。…… 顶圣眼天生等,是说人断气后,通身都冷透了,只有头顶是热的,那么就必定是超凡入圣,了脱生死了。眼天生,就是说,如果只有眼睛和额头颅骨处热,就是生到天道去了。只有心口处热,就是生在人道。只有肚子腹部热,就是生到饿鬼道。只有膝盖热,就是生到畜生道了。只有脚板热,就是堕入地狱了。这是人在生的时候所造的善恶两种业,到这个时候所感现的。不是可以用什么方法来做假的。这个时候,如果病人能念佛,再加上眷属善友助念的力量,决定可以带业往生,超凡入圣。不须要专门去探试,以免耽误事。切记切记!——续编·卷下·临终三大要·P592

 

点这里浏览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