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池大师选集
 

◎莲池大师普劝念佛:一切境缘正好念佛


《弥陀经》言:若人念佛,临命终时,必生彼国。又《观经》言:念佛之人,生彼国者,莲分九品。盖此念佛法门,不论男女僧俗,不论贵贱贤愚,但一心不乱,随其功行大小,九品往生。故知世间无有一人不堪念佛。若人富贵,受用现成,正好念佛;若人贫穷,家小累少,正好念佛。若人有子,宗祀得托,正好念佛;若人无子,孤身自由,正好念佛。若人子孝,安受供养,正好念佛;若人子逆,免生恩爱,正好念佛。若人无病,趁身康健,正好念佛;若人有病,切近无常,正好念佛。若人年老,光景无多,正好念佛;若人年少,精神清利,正好念佛。若人处闲,心无事扰,正好念佛;若人处忙,忙里偷闲,正好念佛。若人出家,逍遥物外,正好念佛;若人在家,知是火宅,正好念佛。若人聪明,通晓净土,正好念佛;若人愚鲁,别无所能,正好念佛。若人持律,律是佛制,正好念佛;若人看经,经是佛说,正好念佛。若人参禅,禅是佛心,正好念佛;若人悟道,悟须佛证,正好念佛。普劝诸人,火急念佛。九品往生,华开见佛。见佛闻法,究竟成佛。始知自心,本来是佛。

--莲池大师:《云栖法汇》


【译文】--仅供参考


《佛说阿弥陀经》言:若人信愿持名,临命终时,必定往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又《佛说观无量寿佛经》言:念佛之人,往生极乐世界,莲华分为九品。如是念佛法门,不论富贵、贫贱、贤良、愚痴,只要信愿持名,一心不乱,随其念佛功夫行持的大小,悉可获得九品往生。

  如此看来,世间各色人等都可以念佛:若人富贵,种种资生受用现成享受,正好念佛;若人贫穷,家庭小拖累少,正好念佛;若人有儿子,祖宗祭祀得以奉托,正好念佛;若人没有儿子,一身孤单自由,正好念佛;若人的儿子孝顺,安然接受供养,正好念佛;若人的儿子逆恶,避免生起恩爱,正好念佛;若人无病,趁着身体康健,正好念佛;若人有病,深切迫近无常,正好念佛;若人年老,寿命光景无多,正好念佛;若人年轻少壮,精神清爽利落,正好念佛;若人处身闲暇,心中无事干扰,正好念佛;若人处事忙碌,忙碌中挤出闲暇,正好念佛;若人出家,逍遥世俗之外,正好念佛;若人在家,深知家是火宅,正好念佛;若人聪明,通晓净土教理,正好念佛;若人文化低心眼实在,一无所能,正好念佛;若人奉持戒律,戒律是佛所制,正好念佛;若人读诵佛经,经是佛所说,正好念佛;若人参禅,禅是佛心,正好念佛;若人悟道,悟道须经佛印证,正好念佛。普劝一切人等,十万火急念佛。九品往生极乐世界,莲华开敷亲见阿弥陀佛,见佛闻法,究竟成佛。伊时方知自心,本来是佛。

◎要不住相布施

庞居士①以家财沉海,人谓:“奚不布施?”士云:“吾多劫为布施所累,故沉之耳。”愚人借口,遂秘吝不施。不知居士为布施住相者解缚也,非以布施为不可也。万行有般若以为导,三轮空寂②,虽终日施奚病焉?又凡夫胶着于布施,沉海之举,是并其布施而布施之也,是名大施,是名真施,是名无上施,安得谓居士不施?

【注释】

①庞居士:唐朝庞蕴居士。字道玄。湖南衡阳人。初志于儒,贞元初年,曾谒石头希迁禅师,豁然有省。后参马祖道一禅师而契悟。元和初年,北游襄阳,因爱其风土,遂以舟沉其资财于江,偕其妻子躬耕于鹿门山下。后居郭西小舍,常制竹漉篱维持生计。访道者日至,所谈皆机锋语,其妻、子均因之彻悟。著有《庞居士语录》三卷。

②三轮空寂:就布施言,能通达施者、受者、施物三者皆悉本空,即可摧破执着之相,称为三轮空寂。

【译文】

唐朝庞居士将万贯家财沉入湖海。有人问:“为什么不拿去布施呢?”庞居士答道:“我多生多世以来就是被布施所累,所以只好把这些财物沉入江海啊。”有些愚人听居士这样说,就以这话作借口,更加悭吝不肯布施。他们哪里知道庞居士是为那些布施住相的人解粘去缚,并不是指不应该布施。修行一切法门都要以般若作为向导,如果能体悟三轮空寂的道理,即使终日布施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无奈凡夫总是牢牢执着于布施的功德,因而庞居士才作此沉海之举,是连同布施的名相也一并布施了,这种布施,可以称得上是大施,真施,无上施,怎能认为居士不布施呢?

 

◎莲池大师的八条重要开示


一、我未出家时,对于不仁不义、无礼无智的事,即使别人教我做,而自己感觉羞耻惭愧,丝毫也不肯做。为什么?因为我前世亲近好人,八识田中,含藏有好言语,所以今生自然见坏事便羞愧,不肯去做。你们要切实亲近好人,并在早晚发愿时,求生生世世亲近善知识。

二、我出家后,到处参访。当时遍融大师的德望很高,我到京城拜见他,跪着向前,再三请求。大师说:“你要守本分,不要去贪名求利,不要攀缘权势,只要因果分明,一心念佛!” 我受教出来,同行的大笑,认为这几句话,哪个说不来?我们千里远来,只说有什么高妙东西,原来不值半文钱。我说:“这个正看出他的好处。我们仰慕他,远道来此。他并不说玄说妙,来吓唬我们。只老老实实地把自己实践过的,体会得深的,切实可行的工夫,叮咛开示。所以说正是他的好处!”我到现在还踏实遵守,没有抛弃。

三、十方僧众当中不少是圣贤。我见到他们都很尊敬,他没跪,我先跪;他没拜,我先拜。前次有个游方僧,相貌丑恶,袖衣破烂,别人都轻视他。后来会见我,大谈《楞严经》的妙理。所以你们决不可轻视人,记着记着!

四、要入佛法的门,信是第一。做坏事没有信心也干不成,何况善事。比如做盗贼的,被捕后,政府虽严刑惩办,可是释放后,照旧不改。为什么?他深信这条门路,不带一个本钱,自能获利无算,所以受尽痛苦,也决不改悔。现在人们念佛,不肯真切下功夫,由于没经过一番深思,因而没树立真信。不要说不信净土,就是世尊说“人命在呼吸间”这一句话,道理上并不难理解。你们眼里亲见,耳里亲闻的,不知有多少例子,现在你对这句话,还是信得不够。你如果真正信这句话,那念佛法门,不用我费尽气力,千万嘱咐,你自会像“水往低处流”,万牛也挽不回了。如前天送亡僧时,你们看这情景,当然心情沉重,互相警省说:“同道们,我和你今天送某僧,明天送某僧,不知不觉轮到自身,到那时悔恨来不及了!务要急切念佛,时刻都不放过才好。”我看你们自家也说可惜,对人也说可惜,等到殿堂念唱,照样谈笑自如。你就是不信“人命在呼吸间”嘛!

五、我看见新出家的人,才把一句佛号放在心头,杂念妄想,愈觉翻腾。便说这念佛工夫,不能收心。不知你无量劫来的生死爱恨,怎么能一下斩断?!况这万念纷飞的时刻,正是做工夫的时刻,边收边散,边散边收,日子长了,功夫纯熟,自然妄念不起。再说你之所以能察觉妄念多,正亏有这句佛号。在不念佛时,一刻不停的思潮翻涌,你自己能察觉吗?

六、念佛,有默念、有高声念、有金刚念。不过高声念太费气力;默念又易昏沉;只有绵绵密密地、声音在唇齿之间的,叫做金刚念。自然也不必限定哪种念法,如觉费力,不妨默念;如觉昏沉,不妨高声。现在念佛的人,只是手打木鱼,随口叫喊,所以得不到利益。必须句句出口入耳,声声唤醒自心。譬如一个人在熟睡,另一个人喊道:“某人!”他就醒了。所以,念佛最能收心。

七、现在人不肯念佛,只是轻视西方,不知生西方是大德大福、大智大慧、大圣大贤的事情。要将娑婆转变为净土,这不是小的因缘。你只看这城里,一天一夜,死多少人。不要说生西方,就是生天道,千百人中,还没有一个。有些自命为修行的人,只是不失人身罢了。所以,我们世尊大慈大悲,开示这个法门,功德之大盖过天地,恩情之深超过父母。我们粉身碎骨,也不能报答!

八、我童年时还不知道念佛,看见邻居一个老太婆,每天念佛几千声。问她为什么这样?她说:“我丈夫生前念佛,死的时候很好,所以我这样念。他死时没有病,和人一拱手而去。”出家人,为什么反而不念佛呢?!

 

◎莲池大师警策大众的重要开示

我出家后,到处参访。时遍融师门庭大振,予至京师叩之,膝行再请。师曰:“你可守本分,不要去贪名逐利,不要去攀援。只要因果分明,一心念佛。”予受教出。同行者大笑,以为这几句话,哪个说不出?千里远来,只道有甚高妙处,原来不值半文。予曰:“这个正见他好处。我们渴仰企慕,远来到此。他却不说玄说妙,陵驾我们。只老老实实把自家体认过,切近精实的工夫,叮咛开示。故此是他好处。”我至今着实遵守,不曾放失。

  入道要门,信为第一。恶事非信,尚不成就,况善事乎?譬如世间盗贼,时乎败露,官府非不以极刑绳之。迨后释免,依旧不悔。所以者何?他却信得这条门路,不赍一文本钱,自获利无算。所以备受苦痛,决不退悔。今人念佛,再不肯真切加功,只是不曾深思谛信。不要说不信净土,只如世尊说:“人命在呼吸间。”这一句话,于义理不是难解说。你们眼里亲见,耳里亲闻,经过许多榜样。如今要你信得这句话,早是不能勾也。你若真实信得这句话,则念佛法门,不必要我费尽力气,千叮万嘱。尔自如水赴壑,万牛不能挽矣。即如前日津送亡僧时,你们睹此榜样,当愀然不乐,痛相警策道:“大众!我与你但今日送某僧,明日送某僧。不知不觉,轮到自身,此时悔恨无及。须疾忙念佛,时刻不要放过方好。”我见你们自家也说可惜,对人也说可惜。及乎堂中估唱,依然言笑自如。你只不信人命在呼吸间也!

  予见新学后生,才把一句佛顿在心头,闲思妄想越觉腾沸,便谓念佛工夫不能摄心。不知汝无量劫来生死根由,如何能得即断?且万念纷飞之际,正是做工夫时节。旋收旋散,旋散旋收,久后工夫纯熟,自然妄念不起。且汝之能觉妄念重者,亏这句佛耳。如不念佛之时,澜翻潮涌,刹那不停者,自己岂能觉乎?

  念佛有默持,有高声持,有金刚持。然高声觉太费力,默念又易昏沉。只是绵绵密密,声在于唇齿之间,乃谓金刚持。又不可执定。或觉费力,则不妨默持。或觉昏沉,则不妨高声。如今念佛者,只是手打鱼子,随口叫喊,所以不得利益。必须句句出口入耳,声声唤醒自心。譬如一人浓睡,一人唤云:“某人!”则彼即醒矣。所以念佛最能摄心。

  今人不肯念佛,只是轻视西方。不知生西方,乃是大德大福、大智大慧、大圣大贤的勾当,转娑婆成净土,不同小可因缘。汝但看此城中,一日一夜,死却多少人?不要说生西方,即生天,千百人中尚无一个。其有自负修行者,只是不失人身而已。故我世尊,大慈大悲,示此法门。功过乾坤,恩逾父母。粉骨碎身,不足为报。

  幼时尚不知念佛,见邻家一老妪,每日课佛数千。问云:“为何如此?”彼云:“先夫往时念佛,去得甚好,故我如此念。先夫去时,并无他病,只与人一请而别。”出家人奈何不念佛?

◎莲池大师七笔勾-文白对照

原文

恩重山丘,五鼎三牲未足酬。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嗏, 出世大因由,凡情怎剖,孝子贤孙,好向真空究,因此把五色金章一笔勾。

  凤侣鸾俦,恩爱牵缠何日休?活鬼两相守,缘尽还分手,嗏,为你两绸缪,披枷带杻,觑破冤家,各自寻门走,因此把鱼水夫妻一笔勾。

  身似疮疣,莫为儿孙作远忧。忆昔燕山窦,今日还在否?嗏,毕竟有时休,总归无后,谁识当人,万古常如旧,因此把贵子兰孙一笔勾。

  独占鳌头,谩说男儿得意秋,金印悬如斗,声势非常久。嗏,多少枉驰求,童颜皓首,梦觉黄粱,一笑无何有。因此把富贵功名一笔勾。

  富比王侯,你道欢时我道愁,求者多生受,得者忧倾覆。嗏,淡饭胜珍馐,衲衣如绣,天地吾庐,大厦何须搆。因此把家舍田园一笔勾。

  学海长流,文阵光芒射斗牛。百艺丛中走,斗酒诗千首,嗏,锦绣满胸头,何须夸口,生死跟前,半时难相救。因此把盖世文章一笔勾。

夏赏春游,歌舞场中乐事稠,烟雨迷花柳,棋酒娱亲友,嗏!眼底逞风流,苦归身后,可惜光阴,懡儸空回首,因此把风月情怀一笔勾。

译文(供参考)

父母的恩德深重如山,曲尽人世间最奢华的物质享用来孝养双亲,也还是不能报答父母的深恩。只有双亲脱离了生死烦恼,做为儿女的孝道才算圆满完成。唉!超尘出世的大事因缘,仅凭凡夫自力的浅知陋见怎能做到。奉劝全天下的孝子贤孙们,应当竭尽全力努力修持佛法,仰仗如来的慈悲愿力加持,来超拔父母出离尘垢。因此,要把求得富贵、显亲扬名、荣宗耀祖这些梦幻空华般的世间浅陋的情见一笔勾销。

凤鸾夫妻比翼双飞,恩爱情缘的牵绊、纠缠何时才能停止?像活鬼一样乔装假扮,相互厮守,彼此贪爱对方的痴心和美色。而因缘完尽的时候,终不免撒手分飞,各自随业力受生。唉!为了你这两相缠绵、恩爱难舍的情执,以至于将来彼此受到黑白无常的披枷上锁,做阎王阴司的囚徒罪民。要知道,今日夫妻,往往是前世冤家来续写孽缘而已。因此,各自都要追寻了脱生死的解脱大道,要把欢爱如同鱼水一般夫妻情爱的痴心一笔勾销。

人体的四大和合的假相,看外表相貌堂皇,察其内里脓血屎尿,遍身疮疣浸袭,有如浮囊度海,朝不保夕,哪能把这个宝贵的时光花在为子孙显贵的浮名上呢?就拿窦燕山来说,虽然教成五子,名播海内。现在看起来,还不是舞台上的一场假戏,戏散后,究竟还有什么实在的形质可以留得住?唉!得罢休时且罢休。再说,你虽为儿孙着想,后辈能体谅你的艰辛创业,继承你的志愿吗?惟有明白宇宙人生真相的人,才能体悟古亘不变的永恒真理。因此,要把儿孙攀宫折桂、封相拜候的想法一笔勾销。

金榜题名,高中魁首,不要说什么这是男儿最得意辉煌的时候。虽然拥有斗大的金印,可是这声名威势是不能长久的。唉!世上有多少追名逐利的梦中过客,枉自地向外奔驰,而今日的童颜,转瞬间就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了,真如同一场黄粱大梦,一旦笑醒了之后原来什么都没有。因此,要把这贪求功名利禄的思想一笔勾销。

金银满箱,富比王侯,普通人当作说不尽的荣耀喜悦,而僧家看来却是无尽的忧愁。世间人千思万算想赚钱,思前虑后,忧心忡忡,坐卧不安。而财多累身,最终变成了金钱的奴隶。唉!粗茶淡饭,心中无求,快乐自在,胜过那美味珍馐,山僧宽舒的纳衣胜过于锦锈莽袍。尽天地间的高厚广远,无非是我安居的茅庐,何必建造高广的华堂豪宅。因此,要把劳劳碌碌广积家宅田产的思想一笔勾销。

学识渊博深广如海,文章气魄光芒万丈,身怀百艺,饮斗酒下笔能写千首诗。唉!纵然才华盖世,满腹经伦,又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要知道生死无常到来的时候,不可能因为你文章写得好,而不流转于生死苦海。只有老实念佛求生极乐,才能解脱生死轮回。因此,要把创作出盖世文章流传万古的思想一笔勾销。

夏观赏,春游览。歌舞声色场中意兴浓密,烟花巷寻花问柳迷失了多少浪荡子。亲朋欢聚,酒席会上书画琴棋。唉!可谁知风流一时,苦归身后。白白浪费了宝贵光阴,可知欠下多少风流怨债?老来羞愧地忏悔,可惜己晚了。因此应及早回头,收拾荡心,洗心涤虑,要把那寻爱追欢的风月情怀一笔勾销。——佛弟子 敬译

◎莲池大师西方发愿文

稽首西方安乐国,  接引众生大导师。
我今发愿愿往生,  惟愿慈悲哀摄受。

弟子众等,普为四恩三有,法界众生,求于诸佛,一乘无上菩提道故,专心持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期生净土。又以业重福轻,障深慧浅,染心易炽,净德难成。今于佛前,翘勤五体,披沥一心,投诚忏悔:
我及众生,旷劫至今,迷本净心,纵贪嗔痴,染秽三业,无量无边;所作罪垢,无量无边;所结冤业,愿悉消灭。从于今日,立深誓愿,远离恶法,誓不更造;勤修圣道,誓不退惰;誓成正觉,誓度众生。阿弥陀佛,以慈悲愿力,当证知我,当哀悯我,当加被我。愿禅观之中,梦寐之际,得见阿弥陀佛金色之身,得历阿弥陀佛宝严之土,得蒙阿弥陀佛甘露灌顶,光明照身,手摩我头,衣覆我体。使我宿障自除,善根增长,疾空烦恼,顿破无明;圆觉妙心,廓然开悟,寂光真境,常得现前。
至于临欲命终,预知时至,身无一切病苦厄难,心无一切贪恋迷惑。诸根悦豫,正念分明,舍报安详,如入禅定。阿弥陀佛,与观音势至,诸圣贤众,放光接引,垂手提携。楼阁幢幡,异香天乐,西方圣境,昭示目前。令诸众生,见者闻者,欢喜赞叹,发菩提心。我于尔时,乘金刚台,随从佛后,如弹指顷,生极乐国。七宝池内,胜莲花中,花开见佛,见诸菩萨,闻妙法音,获无生忍。于须臾间,承事诸佛,亲蒙授记。得受记已,三身四智,五眼六通,无量百千,陀罗尼门,一切功德,皆悉成就。然后不违安养,回入娑婆,分身无数,遍十方刹。以不可思议自在神力,种种方便,度脱众生,咸令离染,还得净心,同生西方,入不退地。
如此大愿,世界无尽,众生无尽,业及烦恼,一切无尽,我愿无尽。愿今礼佛、发愿、修持功德,回施有情。四恩总报,三有齐资,法界众生,同圆种智。

◎世人以苦为乐而不知

  厕虫之在厕也,自犬羊视之不胜其苦,而厕虫不知苦,方以为乐也。犬羊之在地也,自人视之不胜其苦,而犬羊不知苦,方以为乐也。人之在世也,自天视之不胜其苦,而人不知苦,方以为乐也。推而极之,天之苦乐亦犹是也。知此而求生净土,万牛莫挽矣!

 

◎醉生梦死

莲池大师:“醉生梦死”,恒言也,实至言也。世人大约贫贱、富贵二种。贫贱者,固朝忙夕忙以营衣食;富贵者,亦朝忙夕忙以享欲乐。受用不同,其忙一也。忙至死而后已,而心未已也。赍此心以往,而复生,而复忙,而复死,死生生死,昏昏蒙蒙,如醉如梦,经百千劫,曾无了期。朗然独醒,大丈夫当如是矣!

【译文】
  “醉生梦死”这句成语,实含有至理深意在。世间人大约不外乎贫贱和富贵二种。贫贱的人固然为营求衣食不得不朝忙夕忙,而富贵的人为着讲究享受五欲的快乐也朝忙夕忙。虽然苦乐的受用不同,他们的忙却是一样的,都一直忙到死为止。然而他们的心识并不会随身体死亡而消失,仍然还要随业去投胎出生,出生之后又开始忙,又要一直忙到死。这样死了又生,生了又死,稀里糊涂,如醉如梦,经百千劫,何曾有了脱的一天。洞明世事,众生皆醉我独醒,大丈夫应当要有这样的信念啊!

 

◎世梦

 

古云:‘处世若大梦。’经云:‘却来观世间,犹如梦中事。’ 云‘若’云‘如’者,不得已而喻言之也。究极而言,则真梦也,非喻也。人生自少而壮,自壮而老,自老而死,俄而入一胞胎也,俄而出一胞胎也,俄而又入又出之无穷已也。而生不知来,死不知去,蒙蒙然,冥冥然,千生万劫而不自知也。俄而沈地狱,俄而为鬼为畜,为人为天,升而沈,沈而升,皇皇然,忙忙然,千生万劫而不自知也。非真梦乎?古诗云:‘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今被利名牵,往返于万里者,岂必枕上为然也。故知庄生梦蝴蝶,其未梦蝴蝶时亦梦也;夫子梦周公,其未梦周公时亦梦也。旷大劫来,无一时一刻而不在梦中也。破尽无明,朗然大觉,曰:‘天上天下惟吾独尊!’夫是之谓梦醒汉。
 

◎时光不可空过(一)

世人耽著处,不舍昼夜。曰:‘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耽赏玩也。‘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耽麴檗也。‘野客吟残半夜灯’,耽诗赋也。‘长夏惟消一局棋’,耽博弈也。古有明训曰:‘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当勤精进,如救头然。’今出家儿,耽麴檗者固少,而前后三事或末免焉。将好光阴蓦然空过,岂不大可惜哉?

 

◎人所造恶,杀生最大


或问:‘人所造恶,何者最大?’应之者曰:‘劫盗也,忤逆也,教唆也。’予曰:‘是则然,更有大焉,大莫大于杀生也。’或曰:‘宰杀充庖,日用常事,何得名恶,而况最大?’噫!劫盗虽恶,意在得财,苟欢喜而与之,未必戕人之命;而杀生则剖腹剜心,肝脑鼎镬矣!忤逆者,或弃不奉养,慢不恭敬,未必为阿阇杨广之举。况阇广所害,一世父母;而经言有生之属,或多夙世父母,杀生者自少至老,所杀无算,则害及多生父母矣!教唆者,恶积名彰,多遭察访,漏网者稀;彼杀生者,谁得而诘之?则构讼之害有分限,而杀生之害无终尽也。是故天地之大德曰生,天地间之大恶曰杀生。

 

◎不必成群作会;不必供奉邪师;家有父母,孝顺念佛可也

世有无赖恶辈,假仗佛名,甚而聚众,至谋为不轨。然彼所假,皆云释迦佛衰,弥勒佛当治世,非庐山远师莲社也。远师劝人舍娑婆而求净土,其教以金银为染心之秽物,以爵禄为羁身之苦具,以女色为伐命之斧斤,以华衣美食田园屋宅为堕落三界之坑井,惟愿脱人世而胎九莲,则何歆何羡?而彼假名弥勒者,正以金银爵禄女色衣食田宅诱诸愚民,俾悦而从己。则二者冰炭相反,不可不辩也。然莲社中人,亦自宜避嫌远祸,向所谓宜少不宜多者,切语也。予曾有在家真实修行文劝世,其大意谓凡实修者不必成群作会;家有静室,闭门念佛可也。不必供奉邪师;家有父母,孝顺念佛可也。不必外驰听讲;家有经书,依教念佛可也。不必惟施空门;家有贫难宗戚邻里知识,周急念佛可也。何以故?务实者不务外也。愿为僧者,幸以此普告诸居士。

◎人身最为难得,最易打失,一念之差,便入恶趣。

一失人身,万劫不复,此语谁不知之?知之而漫不加意,与不知同。昔须达为佛营室,佛视地上蝼蚁,而谓达言:‘此蚁毗婆尸佛以来,经今七佛,尚在蚁身。’夫一佛出世,历年甚久,矧日七乎?释迦而后,过五百余万岁而慈氏下生,名第八佛,未知此蚁脱故身否?纵脱蚁身,未知何日当得人身也。今徒见举目世人,比肩相摩,而不知得之之难如是;既得人身,漠然空过,真可痛惜!予之懈怠空过,不能不深自痛惜,而并以告夫同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