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经疏钞事义
 



莲池大师



  △第一卷

云栖寺

  宋咸淳《临安志》:“寺名云栖(出“寺观类”第十五叶),在钱塘五云山后,详具《云栖碑记》。治平二年,改名栖真寺。”今曰“云栖”,复其旧也。

知所先后

  《大学·圣经章》:“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注》:“本始所先,末终所后。”

守约施博

  《孟子》曰:“言近而指远者,善言也。守约而施博者,善道也。”《注》:“守约,是修身。施博,是天下平。”

与知与能

  《中庸》:“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

即本智而求佛智

  《华严玄谈》云:“真妄交彻,即凡心而见佛心。理事双修,即本智而求佛智。”本智者,即众生本有之智。佛智者,即究竟果佛之智。

画虎不就

  东汉光武时,伏波将军马援征蛮,遗书诫子曰:“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

反落一筹

  筹,算也。张良云“请借前箸筹之”,是也。又古人饮博,以筹记罚。杨纂怒尹君不同己判,欲更之。执笔沉吟,久之,曰:“纂输一筹。”

嫂溺援之以手

  淳于髠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孟子曰:“礼也。”“嫂溺,则援之以手乎?”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

倚门而望

  王孙贾,齐湣王臣。淖齿弑湣王。王孙贾未有讨贼意。归宁其母,母曰:“汝朝出而晚归,则吾倚门而望。汝暮出而不还,则吾倚闾而望。汝今事王,王出走,汝不知其处,何面目立天下乎?”贾于是与国人攻淖齿。

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

  出《论语》。

事必师古

  傅说对商高宗:“事不师古,以克永世,匪说攸闻。”

父曰吾怙,母曰吾恃

  《诗经》:“无父何怙?无母何恃?”怙,覆冒之意。恃,倚赖之意。

劬劳之德,昊天罔极

  《诗经》:“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螟蛉异姓

  《诗经》:“螟蛉有子,蜾蠃负之。教诲尔子,式穀似之。”

怀慕终身

  《孟子》曰:“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有妻子,则慕妻子。仕则慕君,不得于君,则热中。大孝终身慕父母。五十而慕者,予于大舜见之矣。”

左右无方

  《礼记·檀弓篇》:“事亲,有隐而无犯,左右就养无方。”

定省不违

  《礼记·曲礼上篇》:“凡为人子者,冬温而夏凊,昏定而晨省。”

既竭心思

  《孟子》曰:“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又曰:“既竭心思焉,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矣。”

心之官则思

  “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出《孟子》。“官”,犹“司”也,职掌之谓。“得”,得其理也。)

精诚之极,鬼神与通

  《管子》曰:“思之思之,又重思之。思之不得,鬼神其将通之。非鬼神通之,精诚之极也。”

孺子封侯

  汉高帝初起时,魏无知荐陈平才可用,以为护军中尉。及得天下,封功臣,陈平封曲逆侯。平曰:“臣非魏无知,何由得进?愿让封。”帝曰:“陈平可谓不背本矣。”乃更官魏无知。陈平微时,为里社分肉,甚均。社老称:“孺子善宰。”平曰:“使平宰天下,亦如是肉矣。”孺子遂以此知名。

用蠡测海,恃管窥天

  东方朔答客难曰:“以管窥天,以蠡测海,以梃撞钟,岂能通其条贯,考其浅深,发其音声哉?”

蚁山风水

  《莲宗宝鉴》云:“余门学道,如蚁子上于高山。念佛往生,似风帆扬于顺水。”

田蛙井鲋

  《庄子》曰:“田蛙不可语于海者,拘于墟也。”《易经·井卦》九二爻:“井谷射鲋。”

曝腮

  《华严玄谈》云:“上德声闻,杜视听于嘉会。积行菩萨,曝腮鳞于龙门。”言积行菩萨不能入华严大道。如禹门三级,鱼跃不过者,曝腮而还。

永嘉拟之萤光

  《证道歌》云:“有二比丘犯淫杀,波离萤光增罪结。维摩大士顿除疑,犹如赫日消霜雪。”

不净错施炉韛,数息不利冢人

  舍利弗教二弟子修不净观,及数息观。久之无益,心欲反道,往见佛。佛问:“在家业何行?”修数息者曰:“守坟冢。”修不净者曰:“治金器。”佛令二人易观修之。不久,皆证道果。

三心圆发

  《观经》上品上生章:“一者至诚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发愿心。”

乾曰大生,坤曰广生

  《系辞》云:“夫乾,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

宝镜遁妖

  隋王度得宝镜。为县令。县中有大树,树有神,令至者必祭,否则为祟。度令人夜悬宝镜于树,其夜大雷雨,则晨视之,树粉碎,有大蛇死树下。又遇逆旅,见其家有女殊色。主人云:“数月前有客携至此,云续当来取,迄今杳然。”度心疑其非人,潜出镜。女即惶骇请死,曰:“我乃狐也,惑人多矣,今死于君手。乞藏镜,即当受死。”度曰:“藏镜,汝得无遁乎?”妖曰:“神物所烛,何处隐形?愿得一醉而死。”与之酒,大醉而寝。就视之,老狐死于床上。其余种种灵异,不可尽述。

七年之病

  《孟子》曰:“今之欲王者,犹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

如牛坏车

  如牛以牵车为苦,便坏其车,主人复造。如人厌身为苦,速灭其身。不知此身虽灭,复受余身。

生身、尊特,犹待辩疑

  有言六十万亿那由他之身,乃是生身。盖净土之身,胜于秽土。秽土生身丈六,净土生身,宜尔许高大也。知礼法师以十三重问答,辩此决是尊特身也。(出《妙宗钞》)

菩萨六念

  念佛、念法、念僧、念天、念戒、念施。念佛者,慈悲导师。念法者,三世佛母。念僧者,人天福田。念天者,长寿安乐。念戒者,清净身心。念施者,普济贫穷。

十心向往

  一、于众生起大慈,无损害心;二、于众生起大悲,无逼恼心;三、于佛法不惜身命,乐守护心;四、于一切法发生胜忍,无执着心;五、不贪利养敬重,净意乐心;六、求佛种智,于一切时无忘失心;七、于众生尊重恭敬,无下劣心;八、不著世论,于菩提分生决定心;九、种诸善根,无有杂染清净之心;十、于诸佛舍离诸相,起随念心。

诸天共器,食有精粗

  《净名经》云:“譬如诸天,共宝器食。随其福德,食色有异。”

三兽同河,渡分深浅

  《永嘉集》云:“譬夫象、马、兔渡河,足有短长,而分深浅。”

十门推本

  一、音声语言;二、名句文身;三、通取四法;四、诸法显义;五、摄境唯心;六、会缘入空;七、理事无碍;八、通摄所诠;九、事事无碍;十、海印炳现。

香饭作佛事

  《净名经》云:“众香国中,香积如来,以香饭而作佛事。”

尊者无说,我乃无闻

  空生晏坐石室中,空中帝释天散华供养。空生曰:“散华者谁?”曰:“我天帝释也。”“何以散华?”曰:“以尊者善说般若。”尊者曰:“我本无说。”帝释曰:“尊者无说,我乃无闻。无说无闻,乃真说般若也。”

宗有十门

  一、我法俱有;二、法有我无;三、法无去来;四、通现假实;五、俗妄真实;六、诸法但名;七、三性空有;八、真空绝相;九、空有无碍;十、圆融具德。

支娄谶等五译人

  支娄谶,后汉时人。光武中兴,故名后汉。明帝,光武子也。  康僧恺,魏人。曹丕继汉,国号魏。  支谦,三国孙吴时人。  宋法贤,赵宋时人。  元魏菩提流支,南北朝魏人。拓跋氏,改姓元,国号魏。〖校注:“支”原本作“志”。〗

周有嬴秦,南北朝有苻秦、姚秦

  周时有非子者,伯益之后,善养马。周平王爱之,封于陕,国号秦,是为嬴秦。嬴,其姓也。  苻秦,东晋时氐种也。苻坚强盛,据关中,国亦号秦,是为苻秦。  姚秦,羌种也。姚苌为苻坚将。后坚为晋所败。苌遂据关中,传子兴,是为姚秦。

周礼掌四方之语

  东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译,皆官名。寄,言能寄寓风俗之异于此。象,言能仿象风俗之异于彼。鞮,则欲别其服饰之异。译,则欲辩其语言之异。周官通谓之“象胥”,而世俗通谓之“译”也。又“译”,“释”也,犹言“誊”也,谓以彼此言语,相誊释而通之也。

遣将吕光

  秦苻坚建元十三年,使吕光伐龟兹,破之。拥众归,至凉州,因据州称“凉王”。光死,侄吕隆降晋。乃迎什师入关,居逍遥园。

孤山十疏流通

  《文殊般若经》、《佛遗教经》、《般若心经》、《瑞应经》、《四十二章经》、《不思议法门经》、《无量义经》、《普贤观经》、《阿弥陀经》、《首楞严经》。世称“十经疏主”。

其丽不亿

  《诗》云:“商之孙子,其丽不亿。”

《宝王论》

  草堂飞锡法师,作《念佛三昧宝王论》。

龙舒等

  龙舒居士王日休,作《净土文》。无尽居士张商英,有《求生净土文》。侍郎王古直,作《净土决疑集》。吴郡沙门大佑,作《净土指归集》。无功居士王阗,作《净土自信录》。慈云忏主遵式,作《净土略传》。

径路修行

  善导和尚偈:“渐渐鸡皮鹤发,看看行步龙钟。(云云)唯有径路修行,但念阿弥陀佛。”

神栖安养

  永明寿禅师,作《神栖安养赋》。

诸家怀净土诗

  宋中峰本禅师、元西斋楚石琦禅师等。

枝低只为挂金台

  “我师一念登初地,佛国笙歌两度来。唯有门前(云云)。”

空谷、毒峰、天奇

  皇明空谷隆禅师,有《空谷集》。毒峰善禅师,有《语录》。天奇瑞禅师,号茕绝老人,有《茕绝集》。

群星悉皆拱北

  《论语》云:“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圆照标名莲境

  宋,宗本,常州无锡人。初参天衣怀禅师,念佛有省,后迁净慈。雷峰材法师,神游净土,见一华殊丽,问之。曰:“待净慈本禅师。”又资福曦公,至慧林,礼足施金而去。人诘其故。曰:“吾定中见金莲华,人言以俟禅师。”盖师虽在宗门,兼修净土,后临终坐逝,谥圆照。

僧睿莲华出榻

  僧睿,从罗什法师,禀受经义。后预庐山莲社。宋元嘉十六年,忽告众曰:“吾将行矣。”面西合掌而化。众见睿榻前一金莲华,倏尔而隐。五色香烟,从其房出。

文潞公、苏长公

  文彦博,为宋宰相,封潞公。苏轼为翰林学士,与弟辙俱有盛名,故号长公。

岐黄

  岐伯与轩辕黄帝问答,作《内经》等书,为医家祖。

清照说偈西归

  宋,慧亨,住武安,称清照律师延寿。初依灵芝习律。专修净业六十年。临终,集众念佛。为说偈曰:“弥陀口口诵,白毫念念想。持此不退心,决定生安养。”

舍仙学而回心净业

  宋,葛济之,句容人,世事仙学。妻纪氏,独精诚念佛。元嘉三年,方在机杼,忽觉空中清明。因投杼,仰瞻四表。见西方有佛现身。宝盖、幢旛,映蔽云汉。喜曰:“经言无量寿佛,其即此耶?”面佛作礼。济之惊异,就之,纪氏指示佛所,济之亦见半身,俄而隐没。祥云五彩,亲里咸睹焉。自是归佛法矣。

焚《仙经》而专修《观经》

  后魏昙鸾,性嗜长生,受陶隐君《仙经》十卷。后遇菩提流支,乃问曰:“佛有长生不死术乎?”支笑曰:“长生不死,吾佛道也。”乃授《十六观经》:“学此,则三界无复生,六道无复往。其为寿也,河沙、劫石,莫能比焉。此吾金仙氏之长生也。”昙大喜,遂焚《仙经》,而修净业。

冥君敬礼

  永明寿禅师入灭后,有僧自临安来,经年绕师塔。人问故。曰:“我病入冥,见殿左供一僧像,王勤致礼敬。密询其人,则曰:‘此杭州永明寿禅师也。凡死者皆经冥府,此师已径生西方上上品矣。王以其德,故敬礼也。’”

罗刹休心

  有罗刹在一聚落,其民人日送子与食。有子归信三宝,一心念佛,遂不能食,得归。

拟议

  《易》云:“拟之而后言,议之而后动。拟议以成其变化。”

卜以决疑,不疑何卜

  唐太宗为秦王时,与太子建成相忌,欲举兵。众议恐不胜,命卜之。张公谨取龟投地,曰:“卜以决疑,不疑何卜?”



  △第二卷

天台六即

  一、理即佛。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二、名字即佛。知识经卷,闻名知字。三、观行即佛。依教修行,即五品位。四、相似即佛。相似解发,十信位。五、分证即佛。分证分破,初住至等觉位。六、究竟即佛。智断圆满,妙觉位。

《华严》明十身佛

  一正觉佛,二愿佛,三业报佛,四住持佛,五涅槃佛,六法界佛,七心佛,八三昧佛,九本性佛,十随乐佛。

当暗中有明,当明中有暗

  南岳石头和尚《参同契》曰:“当明中有暗,勿以暗相遇。当暗中有明,勿以明相睹。明暗各相对,比如前后步。”

读古

  齐桓公读书于堂上。轮扁斫轮于堂下,释椎凿而上,曰:“君之所读者何书?”公曰:“古人之书。”曰:“古人存乎?”公曰:“往矣。”曰:“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也。”公曰:“寡人读书,轮人安得议乎?有说则生,无说则死。”曰:“请以臣之业观之。斫轮徐,则甘而不固。疾,则苦而不入。不疾不徐,得之心而应之手,有数存焉。臣不能喻臣之子,臣之子不能得之于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斫轮。夫古之人,其不可传者已往矣。然则公之所读者,其古人之糟粕也已。”

《瑜伽》四义

  《瑜伽》第六云:“略由四义,故称‘我闻’。一为世间语便易故;二为随顺世间故;三为断除定无我怖畏故;四为宣说自他得失,令生决定信解心故。”

弘广菩萨之所流通

  《涅槃经》第四十卷:佛告文殊师利:“阿难比丘,是吾之弟。给事我来,二十余年。所可闻法,具足受持。喻如泻水,置之一器。是故我今顾问阿难,为在何所,欲令受持是《涅槃经》。善男子,我涅槃后,阿难比丘所未闻者,弘广菩萨,当能流布。”

阿难求三愿

  一、不受佛故衣;二、不随佛受别请;三、二十年法请重说。

周正建子,夏正建寅

  今之正月初昏时,斗柄指寅。十二月指丑。十一月指子。夏时取人生于寅,故以建寅为岁首。商取地辟于丑,故建丑为岁首。周取天开于子,故建子为岁首。而建寅为正。

三三昧

  有觉有观三昧,无觉有观三昧,无觉无观三昧。

百八三昧

  首楞严三昧、宝印三昧、狮子游戏三昧、妙月三昧、月幢相三昧,乃至离著虚空无染三昧。

孔恩周急

  《论语》:孔子云:“君子周急不继富。”

岐政先茕

  《孟子》举文王治岐之政,曰:“老而无妻曰鳏,老而无夫曰寡,老而无子曰独,幼而无父曰孤。此四者,天下之穷民而无告者。文王发政施仁,必先斯四者。《诗》曰:‘哿矣富人,哀此茕独。’”

四邪命食

  一、方口食,曲媚权势,通使四方;二、维口食,种种咒术,卜算吉凶;三、仰口食,仰观星宿,以自活命;四、下口食,种植田园,和合汤药。

千里面谈

  唐太宗为秦王时,在军中,使房玄龄入奏事于高祖。高祖笑曰:“玄龄为吾儿奏事,虽隔千里,犹如面谈。”

久在泗滨,相依陈蔡

  山东泗水之滨,有杏坛,是孔子与弟子谈道处。孔子将适楚,道过陈蔡。陈蔡大夫发徒围之。此时十哲皆从: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宰我、子贡、冉有、季路、子游、子夏。

十六大国

  五天竺国,如舍卫、王舍等。

颜闵无文,游夏缺行

  颜闵,即颜渊、闵子骞,列在德行之科。游夏,即子游、子夏,在文学科。

目连化身降龙

  难陀、跋难陀兄弟居须弥边海。佛尝飞空上忉利宫。是龙瞋恨:“云何秃人从我上过!”后时佛欲上天,是龙吐黑云闇雾,隐翳三光。诸比丘咸欲降之,佛不听。目连云:“我能降是龙。”佛即许之。其龙以身绕须弥七匝,尾拖海水,头枕山顶。目连倍现其身,绕山十四匝,尾拖海外,头枕梵宫。是龙瞋盛,雨金刚砂。目连变砂为宝华,轻软可爱。犹瞋不已。目连化为细身,入龙身内,从眼入耳出,从耳入鼻出。龙受苦痛,其心乃服。

外道移山,制之不动

  外道师徒五百,用咒移山,经一月日,簸峨已动。目连念言:“此山若移,多所损害。”即于山顶结跏,山还不动。外道相谓:“我法山动,计日必移。云何安固,还若于初?必是沙门使尔。”自知力弱,归心佛法。

一城释种,举之梵天

  琉璃大王灭释种。目连欲救,佛以定业难逃,不允其请。目连以神力,将钵盛五百释种,托至梵天。琉璃王灭释之后,举钵视之,唯血水而已。故知业力,佛亦不能救也。

止车烧堂

  耆域善知方药,生忉利天。目连因弟子病,乘通往问。值诸天出游,耆域乘车不下,但合掌而已。目连以神力驻之。耆域云:“诸天受乐,匆匆不暇相看。尊者欲何所求?”目连具说来意。答云:“断食为要。”目连放之,车乃得前。  帝释与修罗战胜,造得胜堂,楼台七宝,庄严奇特。梁柱支节,皆容一綖,不相着而能相持,天福之力能如此。目连飞往,帝释将之看堂。诸天女皆羞目连,悉隐避不出。目连念帝释著乐,不修道本,即以神通烧得胜堂,赫然崩坏,仍为帝释广说无常。帝释欢喜。后堂俨然,无灰烟色。

子系母故

  尊者幼丧父,母欲改适。因子系故,不遂其心。犹绳系扇,故曰“扇绳”。

马麦之报

  佛与弟子,三月在毗兰邑食马麦,以偿宿报。独憍梵于天上受供。

尸利沙国

  大国名。

塔犹却贝

  阿育王礼诸罗汉塔,次至薄拘罗塔,而说偈言:“虽自练无明,于世少利益。”因供二十贝子。而贝子从塔飞出,来着王足,诸臣惊怪。以生平闲静少欲,其塔犹有是力。(又外国用贝,如此土用钱。人以贝供尊者塔前,贝即落地,以示不受。)

不假玑衡

  璇玑玉衡也。注:璇,美珠也。玑,机也。以璇饰玑,所以象天之体转运也。衡,横也,谓衡箫也。以玉为管,横而设之。所以窥玑,而齐七政之运行。犹今之浑天仪也。

比之螺蛤

  阿[少/兔]楼驮听法之次,多昏睡。佛责云:“咄咄何为睡,螺蛳蚌蛤类。一睡一千年,不闻佛名字。”

难兄难弟

  东汉太丘长陈实生二子,曰元方、季方,俱有俊才。二子之子,各论父功德,诣祖决其优劣。实曰:“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

文殊十瑞

  一、光明满室;二、甘露盈庭;三、地涌七珍;四、神开伏藏;五、鸡生凤子;六、猪娩龙豚;七、马产麒麟;八、牛生白泽;九、仓变金粟;十、象生六牙。

详有五名

  一云尊重,一名威猛,一云降伏,一云   一云

龙蛇混杂,凡圣交参

  无著禅师礼五台,遇文殊化老翁问云:“南方佛法,如何住持?”著云:“末法僧尼,少持戒律。”无著云:“此间佛法,如何住持?”翁云:“龙蛇混杂,凡圣交参。”

命在呼吸

  《四十二章经》云:佛问沙门:“人命在几间?”答言:“数日间。”曰:“子未知道。”又问:“人命在几间?”曰:“饭食间。”佛言:“子未知道。”又问:“人命在几间?”答云:“人命在呼吸间。”佛言:“子知道矣。”

十种权实净土

  《华严合论》:第一《阿弥陀经》净土,第二《观无量寿佛经》净土,此二是权未实。第三《维摩经》净土,是实未广。第四《梵网经》净土,是实未广。第五摩醯首罗天净土,第六《涅槃经》净土,此二是权未实。第七《法华经》三变净土,亦是权未实。第八灵山会所指净土,是实非权。第九唯心净土,是实净土。第十毗卢所居净土,是实净土。

《楞严》深呵

  《楞严》破想阴文云:“都指见在,即为佛国。无别净居,及金色相。”

多歧亡羊

  《列子》载:杨子之邻人亡羊,既率其党,又请杨子之竖子共追之。杨子曰:“一羊,何追者之众?”曰:“多歧路。”已而返,竟不得羊。曰:“歧路之中,又有歧焉,不知所之,故也。”故曰:大道以多歧亡羊,学者以多方丧生。

专注中鹄

  鹄,皮革中之的也。射候用皮,其中画鹄以为的。

见卵而求时夜

  《庄子》曰:“且汝亦太早计,见卵而求时夜,见弹而求鸮炙。”时夜,鸡也。见卵而即望其报晓,甚言欲之极也。

体露金风

  僧问云门:“树凋叶落时,如何?”门云:“体露金风。”

《瑜伽》一百一十苦

  详具论中。

二十四乐、三十益

  详具彼钞、彼论。

圣解还成魔境

  《楞严经》云:“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佛见早堕铁围

  经云:佛言:“文殊昨夜起佛见、法见,被吾贬向二铁围山。”

牛羊绝牧

  《孟子》曰:“牛山之木,非无萌檗之生焉。牛羊又从而牧之。是以若彼濯濯也。”谓牧养牛羊,而戕其芽也。

过迦旃邻陀

  迦旃邻陀者,天竺柔软草名也。触之者,能生乐受。

庭前柏树

  僧问赵州:“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树子。”

槛外药栏

  僧问云门:“如何是清净法身?”门云:“花药栏。”

八种清风

  世间八风,谓:条风、明庶风、清明风、景风、凉风、阊阖风、不周风、广莫风。然彼土无四时,或应八方,或对八卦,或自有八种,不必强为之说。

尧处茆茨

  唐尧为天子时,宫室俭素,茆茨不翦。谓以茆茨草盖屋,而不翦齐其檐。极言其朴陋也。

箕谏象玉

  箕子,纣之叔父。纣作象箸,箕子叹曰:“彼为象箸,必为玉杯。则远方珍怪之物至矣。”遂入谏。纣不听,囚之。

舜在畎亩

  《孟子》曰:“舜发于畎亩之中。”《书》曰:“帝耕于历山。”

警跸冕旒

  天子出陈警,入陈跸。天子仪仗也。冕,冠也。天子十有二旒。

有天下不与

  《论语》云:“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注》:“不与,犹言不相关,言其不以位为乐也。”

诵斯偈者,尚致口出青莲华香

  昔有女尼,日诵《法华经》“青莲华香,白莲华香”二句,后世因感口有莲华香之报。

营修世福,为有漏因

  达摩初见梁武帝,帝问:“寡人造寺、写经,度僧无数,有功德否?”祖云:“实无功德。”帝曰:“何以无功德?”师曰:“此但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帝曰:“如何是真实功德?”答曰:“净智妙玄,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



  △第三卷

埙鸣篪奏

  埙土、篪竹,二器互相唱和。《诗》云:“伯氏吹埙,仲氏吹篪。”

玉振金声

  《孟子》曰:“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注》:“金,钟也。声,宣也。八音未作,则先击镈钟以宣其声。玉,磬也。振,收也。俟其既阕后,击特磬以收其韵。”

哀矣不伤,乐而不泆

  《论语》:子曰:“《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注》云:“淫者,乐之过而失其正者也。伤者,哀之过而害于和者也。”泆即淫也。

羽寂宫沉

  宫、商、角、徵、羽,号为五音。

当平心地,则世界平

  持地菩萨,于普光佛时,为比丘,平填道路。至毗舍如来时,国大王延佛设斋,尔时菩萨平地待佛。佛摩顶云:“当平心地,则世界平。”

心有高下,丘陵坑坎

  《维摩经》云:舍利弗言:“我见此土,丘陵坑坎,荆棘沙砾,土石诸山,秽恶充满。”螺髻梵王言:“仁者心有高下,不依佛慧,故见此土为不净耳。”于是佛以足指按地,即时大千世界,珍宝严饰。

夜气清明

  《孟子》曰:“其日夜之所息,平旦之气,其好恶与人相近也者,几希。”谓一日之间,汩没于物欲,其气昏浊。平旦之时,其气清明,所好恶与人相近,不至大背于人情也。

三种意生身

  一、三昧乐正受意生身,属声闻;二、觉法自性性意生身,属菩萨;三、种类俱生无行作意生身,属佛。

四种三昧

  一、常行三昧,《般舟》九十日为期,专念彼佛,亦云佛立三昧。二、常坐三昧,《文殊问般若》九十日为期,专缘法界理,不兼余事,亦云一行三昧。三、半行半坐三昧,“方等”、“法华”等忏,限期不定,或三七日、七日、十日等。上三实相理观。四、非行非坐三昧,诸经行法,不专行坐,并属此摄。即随自意三昧。此一唯事观。

释迦、调达宿因

  释迦佛,与调达,往昔为共命鸟。一为调达者睡,一为释迦佛者醒。醒者因取香果而食,香气芬然。睡者觉而恶曰:“何瞒我而食也?吾当以毒果害之。”遂食毒果,二命俱丧。

由之瑟

  子曰:“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注》:“言其声之不和,与己不同也。”

郑之声

  孔子曰:“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

黄钟大吕

  乐有十二律: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为阳六律。大吕、夹钟、仲吕、林钟、南吕、应钟,为阴六律。

二十二根

  信、进、念、定、慧、忧、喜、苦、乐、舍、眼、耳、鼻、舌、身、意,共十六根;男根、女根、未知欲知根、已知根、命根、具知根。

五邪命

  一、为利养诈现异相;二、为利养自说功德;三、占相吉凶,为人说法;四、高声现威,令人畏敬;五、说得供养,以动人心。

扞格

  《礼记·学篇》:“扞格而不胜。”《注》:“扞,拒扞也。格,读如冻[冫*各]之[冫*各],谓如地之冻,坚强而难入也。”

一暴十寒

  《孟子》曰:“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

六律交唱

  阳六、阴六,同前。

八音克谐

  此《书经·舜典》后夔之语:“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八音者,金、石、丝、竹、匏、土、革、木。谐,和也。)

三法忍

  音响忍,柔顺忍,无生忍。

忉利天鼓

  《华严经》云:“忉利诸天,著五欲乐,行放逸时。天鼓之中,自然出音,告彼天子:‘此乐无常,莫行放逸’等。”

雷音宝林

  雷音,例忉利。宝林,例天鼓。

虚空及性功德

  虚空功德者,《往生论》颂云:“无量宝交络,罗网虚空中,种种铃发响,宣吐妙法音。”性功德者,颂云:“正道大慈悲,出生善根故。”

犹是王老师儿孙

  黄檗到南泉,一日斋时,捧钵向南泉位上坐。南泉下来见,便问:“长老什么年中行道?”师云:“威音那畔。”泉云:“犹是王老儿孙。”

三转四谛

  一、示相转:此是苦,逼迫性;此是集,招感性;此是灭,可证性;此是道,可修性。二、劝修转:此是苦,汝应知;此是集,汝应断;此是灭,汝应证;此是道,汝应修。三、作证转:此是苦,我已知;此是集,我已断;此是灭,我已证;此是道,我已修。

洛闳、一行

  洛闳,汉武帝时人,精于历数。汉时改正朔,其所定也。算周天数云:“后几百年,当有差讹。必有圣人出而正之。”唐玄宗时,僧一行果出,复定历数。

九章

  一方田,二粟布,三差分,四少广,五商均,六均输,七当程,八盈肭,九勾股。

置子庄岳

  孟子谓戴不胜曰:“有楚大夫于此,欲其子之齐语也。则使齐人傅诸?使楚人傅诸?”曰:“使齐人傅之。”曰:“一齐人傅之,众楚人咻之。虽日挞而求其齐也,不可得矣。引而置之庄岳之间数年,虽日挞求其楚,亦不可得矣。”庄岳,齐街里名。

愿受天乐

  昔有贫女,处于粪聚,以人民所弃残余滓汁为食。迦叶从乞,以汁供养。尊者问其所愿,云:“欲生天。”数日命终,生忉利天,福胜余天。

愿作冥王

  毗沙国王,与维陀始王共战,兵力不如。因立誓言:“愿我来世,为地狱主,治此罪人。”十八大臣亦复如是。今地狱主,毗沙国王是。十八狱主,十八大臣是。

若合符节

  《孟子》论舜与文王:“得志,行于中国,若合符节。”《注》云:“符节,以玉为之,篆刻文字,而中分之。彼此各藏其半,有故,则左右相合为信也。若合符节,言其同也。”

登龙与瀛

  东汉李膺,尚气节,孤高峻白,少所交与。人被其容接者,以为登龙门焉。  唐太宗开弘文馆,以杜如晦、虞世南、褚遂良等十八人为学士。人羡其荣,以为瀛洲之选。

大士求登莲录

  长芦赜禅师,建莲华胜会,普劝念佛。一夕,梦一人乌巾白衣,风貌清美,揖而曰:“愿入莲华胜会,乞书一名。”赜问:“何名?”答曰:“普慧。”书已,又云:“家兄普贤,亦乞并书。”赜觉,而简《华严·离世间品》,有二菩萨名,遂为会首云。

卜居犹择里仁

  《论语》: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智?”

矛盾

  矛,镩也,即枪戈之属。盾,干也,排也。昔人双卖二事,各叹其胜。叹盾云:“矛刺不入。”叹矛即云:“能穿十重之盾。”智者语云:“我买汝矛,还刺汝盾,入与不入?”即无辞矣。

喆老、青公

  喆老者,住京师大刹,四十年不睡坐禅,精苦如此。坐化后,纸袄亦烧出舍利。以不修西方,后生大富贵处。  青公者,即青草堂。年九十余。有曾家妇人,常为斋供,及布施衣物。和尚感其恩,乃言:“老僧与夫人作儿子。”一日妇人果生子。及询草堂,已坐化矣。后官至宰相。

皎然覆辙

  汉贾谊曰:“前车覆辙后车戒。”

直观三道,显本性佛

  三道,惑、业、苦也。观惑即般若,业即解脱,苦即法身。三德圆融,是本性也。

祀祖七庙

  《礼记》云:“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共为七。”

教民七年

  《论语》云:“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净名》八法

  一、饶益众生,而不望报。二、代一切众生受诸苦恼,所作功德,尽以施之。三、等心众生,谦下无碍。于诸菩萨,视之如佛。四、所未闻经,闻之不疑。五、不与声闻而相违背。六、不嫉彼供,不高己利,而于其中调伏其心。七、常省己过,不讼彼短。八、恒以一心求诸功德。成就八法,于此世界,行无疮尤,生于净土。

《华严》十念藏

  一寂静念,二清净念,三不竭念,四明彻念,五离尘念,六离种种尘念,七离垢念,八光耀念,九可爱乐念,十无障碍念。

德云二十一种念佛门

  一智光普照,二令一切众生,三令安住力,四令安住法,五照耀诸方,六入不可见处,七住于诸劫,八住一切时,九住一切刹,十住一切世,十一住一切境,十二住寂灭,十三住远离,十四住广大,十五住微细,十六住庄严,十七住能事,十八住自在心,十九住自业,二十住神变,二十一住虚空。

传法四句偈

  达摩初祖,付二祖神光偈云:“吾本来兹土,传法度迷情。一华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印心四卷经

  祖对二祖曰:“吾有《楞伽》四卷,亦用付汝,即是如来心要法门。令诸众生,开示悟入。”

仁道难熟,他道有成

  《孟子》曰:“五谷者,种之美者也。苟为不熟,不如荑稗。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



  △第四卷

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

  古云:“弥勒真弥勒,化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

指掌

  《语》云:“‘其如视诸斯乎!’指其掌。”言易晓也。

尧仁舜孝,禹俭汤宽

  尧仁者,鉴云:“尧仁如天。”舜孝者,舜父顽、母嚚、象傲,克谐以孝。禹俭者,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汤宽者,伊尹赞汤曰:“代虐以宽。”

割鸡焉用牛刀

  《语》云:“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注》曰:“武城,邑名。言此小邑,何必用此大道也。”

溪声尽是广长舌

  苏东坡诗云:“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

佛有八音

  一极好,二柔软,三和适,四尊慧,五不女,六不误,七深远,八不竭。

吴其沼乎

  此伍子胥语,言:“越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二十年后,吴其沼乎!”(《左传》)

五种怖

  一不活,二恶名,三死怖,四恶道,五威德。

四无畏

  一一切智无畏,二漏尽无畏,三决疑无畏,四说苦尽无畏。

文殊取钵




仰之弥高

  颜渊叹夫子之道,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易地则皆然

  禹、稷当平世,三过其门而不入,孔子贤之。颜子当乱世,居于陋巷,一箪食,一瓢饮,人不堪其忧,颜子不改其乐,孔子贤之。孟子曰:“禹、稷、颜回同道。”又曰:“禹、稷、颜子,易地则皆然。”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孟子》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城》,取二、三策而已。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

火车相现

  《观经》下品中生文中:或有众生,犯五戒、八戒,及具足戒。如此愚人,偷僧祇物,不净说法,无有惭愧,以诸恶业而自庄严。如此罪人,以恶业故,应堕地狱。命欲终时,地狱众火,一时俱至。遇善知识,赞说阿弥陀佛。此人闻已,除罪往生等。

灵山上德,终成败北之愆

  灵山会上,五千退席。及华严会上,不见舍那之辈,亦是其流。败北者,军战败曰北。

汉地金刚,始有灭南之想

  德山,号周金刚,不信南宗单传直指之说,作《青龙钞》,径往南方,欲灭南宗。路遇婆子,买点心。婆子问云:“所担者何物?”曰:“《金刚经青龙钞》。”曰:“《金刚经》云:三心不可得。尊者欲点何心?”山无对。后至龙潭,往复扣击,晃然大悟,乃曰:“穷诸玄辨,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乃焚《青龙钞》云。

妙首白槌

  世尊一日升座。文殊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天童颂云:“一段真风见也么,绵绵化母理机梭。织成古锦含春象,无奈东君漏泄何。”

双林抚尺

  梁武帝请傅大士讲《金刚经》,大士座上挥案一下,便下座。帝愕然。志公问:“陛下还会么?”帝云:“不会。”志公云:“大士讲经竟。”

仙陀婆

  仙陀婆,梵语,具盐、水、马、器四名。唯有智臣,乃能辨识。如王食时,呼仙陀婆,即知要盐。如王洗盥,索仙陀婆,即知要水。如王作众务时,呼仙陀婆,即知要器。如王出游,索仙陀婆,即知要马。

觅心了不可得

  初祖住止少林。二祖晨夕参承。时当隆冬大雪,光坚立不动,迟明,积雪过膝。后潜取利刀自断左臂,曰:“我心未安,乞师与我安心。”师曰:“将心来,与汝安。”曰:“觅心了不可得。”曰:“与汝安心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