蕅益三颂
 

 

  偶拈问答序

  忆癸酉秋。过菰城季清程居士家。偶遇雪庭禅师庭谓予曰。夫禅者教之纲领教之根本也。今时教家不信有禅。是犹取纲而无纲。攀枝附叶而无根本。抑何惑哉。予应之曰。老师真至言也。夫禅者教之纲也。教者禅之纲也。禅者教之领也。教者禅之襟裾袖摆也。禅者教之根本也。教者禅之枝叶花果也。教家舍其纲领根本固为大惑。而今禅士亦复弃纲而独存一纲。弃襟裾袖摆而独存一领。弃枝叶花果而独存一枯树桩。不尤惑乎。庭遂无语嗟嗟。禅之与教如何可分。从上诸祖未有敢离经一字者。从上诸大教主亦未有不透彻心宗得大机用者。奈何末世视作两途真可哀矣。予每讲次必极力拈提纲领根本以示人而人罕知荐取。又曾作三颂露此消息而昧者犹谓尚是教意未是宗意。呜呼。宗意果离教意。不竟同魔说乎。今更捏糍团作胡饼。以疗呱呱之泣。且道毕竟是宗是教。咄痴人前不得说梦。

  辛卯新正四日北天目蕅益道人书于祖堂

  法华堂四问并答

  一问步步不曾离着他因甚么举似不出。

  答举则不似。

  颂。

  演若迷头向镜驰狂呼历劫未曾痴朝来摸着娘生鼻到底双双两下垂

  又答分明举似。

  颂。

  分明举似不曾差步步何尝离着他更问之乎并者也胡人月下吹胡笳

  二问说得了了分明因甚么用他不着。

  答说底是甚么。

  颂。

  家常茶饭日三餐一饱浑忘饥与寒只恐鲜能知此味别图凤脑与龙肝

  又答步步不曾离。

  颂。

  分明步步不曾离日用寻常尽是伊怪底春光遍桃李东风消息几能知

  三问三身与三自性是同是别。

  答且道是同是别。

  颂。

  三性三身别复同分明指示不须融独怜村里三家犬月下啀喍吠草丛

  正答。三自性与三身。亦同亦别。同者。由悟圆成实性证会法身。由净依他成报智身。由悟遍计本空成普应身也。别者。三身约果德。三性约境界。三身约悟显三性通迷悟也。

  四问一切法皆可作四句且如三性各四句如何作。

  答四句历然。

  颂。

  无性缘生触处通有无情理互含容一微亦必存方分儱侗如何达此宗

  正答。遍计所执性四句者。情有故常。理无故无常。情有即是理无故亦常亦无常。理无即是情有故非常非无常。

  依他起性四句者。缘生故常。无性故无常。缘生即无性故亦常亦无常。无性即缘生故非常非无常。

  圆成实性四句者。理有故常。情无故无常。理有即是情无故亦常亦无常。情无即是理有故非常非无常。亦可约不变随缘随缘不变而作四句。

  又单约依他起性辨三性以明四句者。依他性中有圆成实性故常如绳有麻。依他性中无遍计所执性故无常如绳无蛇。双照故亦常亦无常。双遮故非常非无常。当知惑业苦三皆是依他起性。于依他起并具四句。依他苦四句即性具法身四句也。依他惑四句即性具报身四句也。依他业四句即性具应身四句也。又佛三身即净分三自性各四句也。

  除夕十问并答

  一问如何是为实施权。

  答家家有路透长安。

  颂。

  治水功成定永图荒要侯甸各分符始皇吞并非良策眨眼秦婴已献俘

  又答病多药多。

  颂。

  病多药亦多须是问耆婆黄龙汤一味那得起沉痾

  二问如何是开权显实。

  答借婆衫子拜婆年。

  颂。

  礼到何劳漫费钱大家恭敬贺新年面门欢喜心安乐不羡无怀与葛天

  又答子等心等。

  颂。

  子等心亦等况复赀无尽周给本非难只愁不自肯

  三问如何本迹虽殊不思议一。

  答岁岁黄莺啼缘柳。

  颂。

  春光一度一番新赚得娇奴起怨情独有东村王大姐依依犹忆旧时人

  又答万古碧潭空界月。

  颂。

  万古碧潭月盈亏时出没捞捷非有无大辩终须讷

  四问如何是观心若起本迹俱绝。

  答泥佛填官路。

  颂。

  路边掘土成尊像要走还将尊像填只恐旁人眉堕落漫同院主怨天然

  又答两个泥牛斗入海。

  颂。

  泥牛斗入海木人齐喝采堪笑石女儿犹向波间待

  五问如何是止观不二。

  答天昏地陷。

  颂。

  混沌凿开分两仪成形成象乱猜疑虚空消殒知何许正是讹传盘古时

  又答古镜挂高台。

  颂。

  古镜挂高台何妨胡汉来秀公空拂拭拂处转多埃

  六问如何是具缚凡夫能知如来秘密之藏。

  答几处报仇身不死。

  颂。

  一自椎秦博浪沙转逢黄石圯桥斜素书虽作刘家用与赤松游路未赊

  又答跛足长年牢把柁。

  颂。

  专心牢把柁跛足难行路看风便使帆沧溟顷刻过

  七问如何是初发心时便成正觉。

  答千场纵博家仍富。

  颂。

  梢粗胆壮赌场雄破尽寒酸士子风一掷便输千亿界陶朱虽富未堪同

  又答一线银钩光遍地。

  颂。

  银钩光遍地一线天边丽初夜漏声寒影向千江渍

  八问如何是不断生死而入涅盘。

  答大沩山下水牛肥。

  颂。

  不是怨家不聚头自身有债自身酬牧童若解深深意莫把绳鞭强系留

  又答七金香水浪滔天。

  颂。

  香水浪滔天潜流注百川谁能尝一滴却病且延年

  九问如何是续佛慧命。

  答依旧可怜生。

  颂。

  果然依旧可怜生拄拄撑撑直到明普请大家同着力莫教倒却葡萄棚

  又答饥来吃饭。

  颂。

  佛命不可断饥来须吃饭一日要雨餐莫学饿死汉

  十问如何是腊月三十日用得着的。

  答银马金钱接灶神。

  颂。

  银马金钱接灶神殷勤礼拜祝虔心一门和气生千福四季平安抵万金

  又答困来打眠。

  颂。

  腊尽事清闲困来便打眠一梦犹未足爆竹庆新年

  附答觉浪禅师十问

  杲日当空时如何。

  夜游者伏匿作务者兴成。

  天昏地陷时如何。

  高枕安眠。

  梦中作梦时如何。

  切忌枕声落地。

  穷子摸着衣珠时如何。

  何必大惊小怪。

  伯牙遇子期时如何。

  那里得此消息。

  一盲引众盲相牵入火坑时如何。

  念彼观音力。

  临济遇着白拈贼时如何。

  浪杖人是曹洞宗。

  浊油凑着湿灯心时如何。

  着甚死急。

  冷眼看人一语无时如何。

  只恐恩多成怨。

  久假不归时如何。

  难瞒千古。

  又答湛公十问

  佛祖慧命在悬丝如何振起。

  振则不起。

  知识满天下以何作略。

  切莫被他瞒。

  具眼人来如何辨别。

  却是湛公具眼。

  本色人相会时如何得不染污去。

  染污便非本色。

  用力不得时如何快畅。

  转。

  水穷山尽处如何进步。

  好个路头。

  应机接物时如何使偷心不起。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异类中行甚么人去得。

  驴前马后汉。

  打破证悟关如何行履。

  何必问人。

  和身入水时如何救人。

  一个棺材两个死汉。

  又答如母二问

  问。人问大沩。和尚百年后向甚么处去。沩云。檀越人家作一条水牯牛去。问。学人随来得么。沩云。汝若来须衔一茎草来。水牯牛即不问。如何是一茎草。

  答即是自己吃的。

  颂。

  生死路茫茫轮回正未央须衔一茎草切勿借他粮

  问。沩山遇寒拾于松门夹道。拾作虎吼三声。及拈拄杖问云。老兄唤者个作甚么。沩皆无对。未审拾得两度拈处意旨如何。

  答忘却了也。

  颂。

  两度拈来一总忘何须平地别商量同条生不同条死愁听寒鸦度夕阳

  藕益三颂

  明 菩萨沙弥古吴智旭 述

  ○大方广佛华严经颂并序

  刹海入微尘不是一多相即。毫端呈法界非干小大相容。只缘法尔如然所以不容思议。分凡圣较浅深大似邀空华结果。扫语言讳修证无端禁石女生儿。睹明星而了悟栽成眼上两茎眉。遍众会以敷扬绘出空中千色彩。然虽今事门头。觅一尘而无朕。不妨实际理地炳万法以齐彰。大哉绝对待之假名。方矣泯分满之殊相。广则毛孔边际等虚空之莫穷。佛则介尔凡心。即真常之妙觉。华乃因果同时。严乃能所不二。是以若通若别可轨可持。十界并遵三世一辙。然一丸而众香悉具饮一滴而诸河顿尝。普请露柱灯笼听取葛藤络索。

  世主妙严品第一

  万国衣冠拜冕旒御筵香染绣罗裘不观上苑枝条茂那信苍穹两露周踏破波涛浑是水织成缕线漫称紬莫嫌山谷泉声小大海何尝择细流

  如来现相品第二

  众齿光明遍刹尘十方云集主中宾眉间足下出还入极果应知即正因莲现何曾离本际胜音宁复是他人殷勤听取伽陀句白牯狸奴知最亲

  普贤三昧品第三

  运水搬柴足可娱藏身三昧阿谁无拟求佛手来摩顶翻昧衣中如意珠尺镜遍含空界影寸云堪洒刹尘枯劳他依正同宣偈唤出沧溟月影孤

  世界成就品第四

  大觉空生海一沤一沤拈起海全收休将十事为他事认却胡须失却头

  华藏世界品第五

  鼻孔下垂眼睛横布毛窍玲珑皮肤连附地种无殊森罗草树师子全威奚分象兔欲知华藏庄严不离刹那安住拟向心外觅玄昧却介尔性具

  毗卢遮那品第六

  阎浮本是轮王地几度征诛始定疆曾听胡笳月下曲不须鹤唳亦悲伤

  如来名号第七

  十千名号任他呼那个男儿不丈夫借问而今说法者文殊还有几文殊

  四圣谛品第八

  药病相连头绪多一番提起一番讹无生无量归无作大海从来具众波

  光明觉品第九

  故园消息断多秋梦里寻思泪未收惊蛰一声啼鸟乱不堪览镜倍生愁

  菩萨问明品第十

  白雪阳春和者稀弟兄且自协埙篪华周妻子三年哭引得齐人尽皱眉

  净行品第十一

  棒打石人头老翁入场屋怜见嚼饭未为丑上大人书劝熟读一朝读到可知礼锦绣文章充满腹

  贤首品第十二

  认影迷头历劫行狂心初歇鼻分明神珠拈出随君用衣不蚕兮食不耕

  升须弥山顶品第十三

  平地风波浸杀人漫传不动又高升佛身充满无来去金屑休教着眼睛

  须弥顶上偈赞品第十四

  成群作队弄精魂破尽家私灭尽门唱得哩嗹嗹哩曲大家扶起旧沙盆

  十住品第十五

  瞿昙一指不肯剟央掘魔罗追不歇忽然放下手中刀失却娘生一头发

  梵行品第十六

  打破一桶做一桶颠仙此话非儱侗鄱阳大战定江南 圣皇也赖三军勇

  初发心功德品第十七

  三际觅心不可得拟从何处发菩提东风一夜传春信花满园林泉满溪

  明法品第十八

  子孝父心宽臣贤君位安创业固不易守成尤自难车轮鸟翼喻明月照人寒

  升夜摩天宫品第十九

  天名时分地如云孔雀鹅王化久闻特地任公更垂钓牵翻海底浪纷纭

  夜摩宫中偈赞品第二十

  律吕宫商无别调都俞喜起圣明时尧天舜日同钦戴却叹巢由总不知

  十行品第二十一

  万卉庄严功德林鸟啼花落影森森夜行不许明须到才出门来草已深

  十无尽藏品第二十二

  克家须是破家儿撒泼黄金似烂泥饿杀邓通繇命薄天朝雨露本无私

  升兜率天宫品第二十三

  卖尽风流不着钱桃花如焰柳如烟笙歌画舫酣明月见说今年似旧年

  兜率宫中偈赞品第二十四

  家丑何劳向外扬未曾作贼便招赃边城多少离家客刁斗初鸣转断肠

  十回向品第二十五

  水满长町霞满天村中处处起寒烟耕牛自解循归路不用山童努力牵

  悬梁刺股揣摩成说得燕王与赵盟何似当年赤帝子入关先已缚秦婴

  十地品第二十六

  坤仪厚重德无疆能载能生直且方看取四微非异性不妨十岳各称王伶俐衲细思量微尘刹土沤中影莫负眉间毫相光

  十定品第二十七

  有出有入非正定试问刹那有何性假饶觅见普贤身依旧重添普眼病君不见女子跏趺佛座边文殊空把神通震弃诸阴盖下方来钵盂端的元无柄

  十通品第二十八

  饥来吃饭困来眠不用安排信自然消尽几多闲日月止留秋水与长天

  十忍品第二十九

  立锥无地并无锥饮痛吞声秪自知忽解白拈闲活计终朝袖手有余赀

  阿僧只品第三十

  介尔心王绝数量僧只数量转分明微尘法界全成坏五眼如何算得清

  寿量品第三十一

  黄梁一梦过名关个事分明迷悟间欲向胜莲分昼夜且从极乐问回还

  诸菩萨住处品第三十二

  蟭螟眉上多岩谷结冬度夏居堪卜任凭劫火洞然烧此地清凉有余缘

  色色尘尘尽道场何劳剜肉别成疮赚他无数痴男女东走西驰昧故乡

  佛不思议法品第三十三

  一念缘起无生九界空华败坏多年枯木烂藤惯会成精作怪正许拟议思量不许占龟买卦

  如来十身相海品第三十四

  佛说非身是大身百花枝上露全春痴人犹计九十七独胜寻常四八伦

  如来随好光明功德品第三十五

  千辐轮光圆满王狱中菩萨鼻昂藏三重十地虽圆顿钝置人间放逸即

  普贤行品第三十六

  一念无瞋即普贤说时容易用时难世间多少弄潮客不解撑船浅水滩

  如来出现品第三十七

  遍界本无藏迹地家亲无故常为崇眉间毫相播精灵口里光明作魑魅分明卖弄屋中金带累儿孙向外觑假饶入得手中来明朝不是今朝事

  离世间品第三十八

  花枝随处短长春色元无高下触着一孔毫毛惹得通身害怕纵然瓶泻云兴终难说尽者话莲华本自水生不用描空作画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

  师子频申三昧从来何曾覆盖坐在水中渴死只因畏溺为害自从认得即君更不沿途乞丐兔子角上翻身乌龟毛里作会凭他水尽山穷寸步不居门外

  普贤行愿品

  十大愿王遵归极乐末后牢关和盘直拓拟议踌躇千错万错说性谭心无绳自缚亲睹如来无量光方知此话非嬉谑寄语参玄学语流休将向上闲穿凿。

  福城东庄严幢娑罗林文殊师利菩萨

  众生住地无明诸佛根本实智从来但一月真云何有是非是既发无上菩提岂更迷名失义历尽烟水百城寸步不曾相离

  胜乐国妙峰山德云比丘忆念一切诸佛境界智慧光明普见法门

  演若达多狂始定十方国土明如镜镜中现出无数头一声唤着声声应

  海岸国海云比丘普眼法门

  大海境界随思念涌出如来光灿烂一句难将海墨书留与无闻作针砭

  楞伽道边海岸聚落善住比丘普速疾供养诸佛成就众生无碍解脱门

  大地本来无寸土空中行住未为难几多悲智庄严事一枕南柯梦欲残

  达里鼻茶国自在城人弥伽妙音陀罗尼光明法门

  叨作轮王亲胤坐受公孤谟训传来轮字庄严颁向九州百郡

  住林聚落解脱长者如来无碍庄严解脱门

  无边佛刹庄严清净身中显现悲欢离合满场究竟皆从一线说破只是自心免使别求神变

  阎浮提畔摩利伽罗国海幢比丘普眼舍得三昧

  殊形异状遍体出生六月六日播弄精灵唤作般若婴儿丧明

  海潮处普庄严园休舍优婆夷离忧安隐幢解脱门

  见闻同住不唐捐吸尽西江未足传向若叹洋惭灌叟铁围山外有香泉

  那罗素国毗目瞿沙仙人无胜幢解脱

  摩顶执手东奔西走眨得眼来天长地久落花红处象王回芳草绿时师子吼

  伊沙那聚落胜执婆罗门无尽轮解脱

  刀山火聚足清安只是全身投入难拼得一条穷性命髑髅孔里夜光寒

  师子奋迅城慈行童女般若波罗密普庄严门

  清净法身墙壁瓦砾种种异门何莫何适欲知百万陀罗尼好向庄严宫殿觅

  三眼国善见比丘随顺灯解脱门

  风和日暖鱼寻饵杨柳桃花夹岸新多少长安美公子翩翩裘马惜芳春

  名闻国阿渚自在主童子一切工巧大神通智光明法门

  童子无聊聚沙为戏算去算来有名无义沤灭空无是一是二虽然恁么举扬不免眼中添剌

  海住大城具足优婆夷无尽福德藏解脱门

  一器几何十界供普吞时胀杀人天吐时饿杀佛祖问取童女十千毕竟作何去取

  大兴城明智居士随意出生福德藏解脱门

  仰视虚空所须悉下分明各自带来何故向他酬谢识破者点机关便解逄缘不借

  师子宫大城法宝髻长者无量福德宝藏解脱门

  奏乐烧香回向因十重楼阁报分明可怜歌舞场中客荒却良田不肯耕

  藤根国普门城普眼长者令一切众生普见诸佛欢喜法门

  知病识药将错就错和合诸香无作为作只恐城东老母来不用许多闲络索

  多罗幢城无厌足王如幻解脱

  从古护生须是杀直教杀尽始安居慈悲瞋恚两舌语暮三朝四抚群狙

  妙光城大光王大慈幢行

  曾母指疼曾参看蹙非因天性相关只为一般皮肉才涉拟议思量不啻大唐天竺

  安住王都不动优婆夷求一切法无厌足三昧

  堂宇光明普耀雾变深山文豹自在平等总持不离音声笑貌贪观佛刹道场却被浮云笼罩

  无量都萨罗城遍行外道至一切处菩萨行

  小儿啼哭只因饥拈得馒头当米糍一饱自然无病痛不劳他处别寻医

  广大国优钵罗华长者调和香法

  长者如何惯鬻香不知谁处得真方天涯海角多知己莫叹孤身落异乡

  楼阁大城婆施罗船师大悲幢行

  暴虎冯河吾不与长年柁手最知几波斯到岸因风便采得明珠满载归

  可乐城无上胜长者至一切处修菩萨行清净法门

  无依无作逞神通谁信乡风处处同卖尽拙时留下巧卢花依旧宿渔翁

  输那国迦陵迦林城师子频申比丘尼成就一切智解脱

  一育多种二无两般众会不迮园林不宽依正绕旋无量匝明星初涌夜更阑

  险难国宝庄严城婆须密多女离贪欲际解脱

  旃檀树下足蚖蛇莲华池畔蜂充塞曾向嵩山社里来始知趺法从他得

  善度城鞞瑟胝罗居士不般涅盘际解脱

  一座旃檀佛塔信手随心开阖见得三世分明也是空华杂沓明朝便是新年今夜且称残腊

  补怛洛迦山观自在菩萨大悲行解脱门

  遥见连忙唱善来也知年老惜婴孩待他立德扬名日始信而今满面灰

  东方正趣菩萨普门速疾行解脱

  曾闻着靴水上立马到长安靴未湿走遍虚空尽未来普贤毛里高相揖

  堕罗钵底城大天神云网解脱

  长舒四手取海水洗面无端摸着觜借婆衫子拜婆年孤儿本是赵家子

  菩提场安住主地神不可坏智慧藏法门

  宝藏相随夙善根劳他指示语温温分明福地生灵种几个男儿解报恩

  迦毗罗城婆珊婆演底主夜神破一切众生痴暗法光明解脱

  日没西陲鸟宿林满天星斗映江涔渔翁纶线垂将尽钓得金鳞大几寻

  菩提场内普德净光主夜神寂净禅定乐普游步解脱

  古镜磨来彻体明山河国土炳然呈不因走遍天涯路岂信居家脚底轻

  菩提场右喜目观察众生主夜神大势力普喜幢解脱

  未到酒家香十里开樽转觉醉醺醺不知昔日耕耘苦便拟无钱赊几斤

  普救众生妙德主夜神普现一切世间调伏众生解脱

  猛火何能烧得木木中出火自成烧眉间光照君看取火种传来是几朝

  寂静音海主夜神念念出生广大喜庄严解脱

  树根依地果依空培得根深果实丰波利质多人不信诸天日夜挹香风

  守护一切城增长威力主夜神甚深自在妙音解脱

  洪钟随扣便随鸣声性何关四性生杜口也知非得已不堪重举似群盲

  开敷一切树华主夜神菩萨出生广大喜光明解脱

  贤其贤而亲其亲乐其乐而利其利承流宣化不违时便是循良方正吏

  大愿精进力救护一切众生夜神教化众生令生善根解脱

  摩尼现色元非色日影无来示去来梦里堕河虽是妄一翻提起亦添哀

  岚毗尼园妙德神菩萨于无量劫遍一切处示现受生自在解脱

  十种受生藏积年行货帐讨时没分文算时有多样直教除尽算盘珠十尺元来是一丈

  迦毗罗城释女瞿波观察菩萨三昧海解脱

  尘劫追随非偶然染因缘是净因缘鸳鸯帐里调琴瑟唤醒寒鸦树上眠

  佛母摩耶大愿智幻解脱门

  无生无不生幻法元非法腹同世界宽身似浮云沓调御天人师收来做一匝拟将普眼观赤翳生眉睫

  正念天王女天主光无碍念清净庄严解脱

  过去无边事何劳更忆知只因生处熟熟处更难移

  毗罗城童子师遍友

  谬为人师尸位旷职问他法门推向子息若不勘破一钱不直

  善知众艺童子菩萨字智

  天籁地籁休教错会入得门来不妨在外

  婆呾那城贤胜优婆夷无依处道场解脱

  有尽无尽无依有依道场三昧云驶花飞

  泊田城坚固解脱长者无着念清净庄严解脱

  既名无着何更勤求若言一串终成两头

  妙月长者净智光明解脱

  宅有光明奚称净智虽不说明早相钝置

  出生城无胜军长者无尽相解脱

  见无量佛得无尽藏问取善财是相非相

  法聚落最寂静婆罗门诚愿语解脱

  揭谛揭谛除冥抉翳足趾血干胞胎落地

  妙意华门城德生童子有德童女幻住解脱

  海外青山云外霓体中权实漫分枝同条生不同条死更问龙华调御师

  海岸国大庄严园毗卢遮那庄严藏楼阁弥勒菩萨入三世一切境界不忘念智庄严藏解脱

  果觉因心事不殊订宁终始意无余曾为浪子方怜客不是波斯莫献珠

  乾闼婆城镜里呈无边色像倍分明去来弹指间家具未瞥徒劳瞪眼睛

  普门国苏摩那城文殊师利遥申右手按顶

  若来已更不来若见已更不见忽然摸着鼻头端的高高在面

  如来座前普贤菩萨

  身经百战定封疆遍界成平返故乡马上几多惊险事不堪说向夜郎王

  刹刹尘尘性本融非关作意显神通阿谁身上无毛孔忍使伽瓶局太空

  善财菩萨一生圆满

  历代相传旧祖基分明稚小被他欺京城府县都曾诉土地城隍到处祈终讼总之非得已赢来那别有便宜愁人莫与无愁说说与无愁总不知

  全部总颂

  读遍神农本草书根茎花果辨无余采来件件都堪用看去般般总不殊必死只因疾尚讳可生终赖药相扶大黄能补参能泻莫效庸医守一隅

  ○大佛顶首楞严经二十五圆通颂并序

  一真亡影待七花八裂析旃檀。众圣失巴鼻万别千差归渤海。正令全提假饶茅屋牖边鼠雀岂容穿过旁通一线任你含元殿里庶民亦可往来。所以道得之则狸奴白牯动地惊天。失之则诸佛如来愁眉锁目。此大佛顶首楞严王三昧二十五圆通法门者。声声毒鼓丧尽根尘识大命根。法法醍醐灌醒空假中道血脉。可谓通身是病通身药。是处有穴是处针。纵令遁入膏肓。难免者婆妙手捻饼作团饥儿之啼哭可止。炼酥成酒猛光之痼疾堪医漫道泥牛入海且看木马嘶风触着痛处自身有苦自身知掘得宝来。大家有福大家享。由是各系一颂。以为利根鞭影云。

  憍陈那于佛音声悟明四谛

  鹿苑初陈门外车诸天饿鬼辨河沙东风一夜传春信开尽黄梅岭上花

  优波尼沙陀悟诸色性以从不净

  傀儡登场怖偃师楚王一怒体分离目成从此无消息坐听寒林啼子规

  香严童子观香意销

  幼妇初装倚翠楼新郎晓起尚含羞无端召作征辽将向月胡笳起暮愁

  药王药上因味觉明

  尝遍娑婆药万千个中何味可延年神农牙齿都零落报道砒霜最直钱

  跋陀婆罗忽悟水因

  剥破虚空血迸流石人抚掌碧山头春光甫见花成市一叶梧桐已到秋

  摩诃迦叶唯以空寂修于灭尽

  六尘变坏眼培花空寂徒传月里艖微笑至今赃证在太平天下事如麻

  阿那律陀乐见照明金刚三昧

  失目翻成有见照明奚似缘尘烁破大千世界豁开无漏真精心眼俱挂壁上桃花梅花笑人

  周利盘特迦调出入息得大无碍

  天地犹如橐龠不须一句伽陀生住异灭无性平沉佛国山河自从打失鼻孔争说安那般那

  憍梵钵提一味清净心地法门

  有时醍醐毒药有时毒味甘露秪因弄巧成拙不免将迷作悟奂出瓶里大夫直教手足无措

  毕陵伽婆蹉纯觉遗身

  泥里果然有刺痛外何尝见身虚空百杂粉碎白云横封渡津欲知不痛消息跛鳖盲龟较亲

  须菩提旷劫知空

  芥子须弥畟塞何处转身出息偶然解得藏机弹指幻成百亿相随树倒藤枯笑破色空空色

  舍利弗心见发光

  九缘不借一灵孤更向金錍彻体刳戳瞎眼睛明个事刹尘身土镜中图

  普贤菩萨心闻发明

  毛端刹海同簧鼓特地劳他白象王金翅食龙如食面一般也是塞饥肠

  孙陀罗难陀观鼻端白

  苦瓠甜瓜一概拈更将无味葛藤添纵侥洞照十方界鼻孔依然脸上尖

  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因师子吼成阿罗汉

  义身较比文身切出楔何如用楔亲野千昔年曾胆裂羺羊漫拟效颦伸

  优波离持戒修身

  持犯开遮三聚成式叉何法不圆明不龟手药随君用无作谁留凡圣情

  大目犍连心光发宣

  澄浊成清不较迟黄河入海正奔驰携来静器君须识莫负嵩山碧眼师

  乌刍瑟摩火光三昧

  一星便可燎须弥休把萤光间鲁齐拈起秤锤浑是铁空教积劫坠污地

  持地菩萨平地心开

  圆融绝待妙莲华须是还他古作家马后车前无数客等闲同驾白牛车

  月光童子修习水观

  一滴源流彻底清无端犹被水当情髑髅枯尽全身露浸杀从来佛与生

  琉璃光法王子观群动性

  与夺全机暗里明啾啾千界器中声春风吹散寒威后剩有梅花映水晶

  虚空藏菩萨观察虚空无边

  晦昧情忘空界销毛端刹海境偏豪宝珠圆镜闲家具何物拈来价不高

  弥勒菩萨唯心识定

  绳上无蛇性自麻趣真断妄转纡斜风停波息澄如镜处处清光映紫霞

  大势至法王子念佛三昧

  服尽轩岐百草丸阿伽一味信神丹五宗八教横罗列未死偷心孰肯餐

  观世音菩萨从闻思修入三摩地

  酒病还须酒药医推门落臼正当时神通妙用寻常事莫使重栽眼上眉

  十方如来放光总印

  大地觅来纯是药耆婆空手契篮回从今彻体光明藏始觉从前事可哀

  文殊师利选择圆通

  海错山肴难疗饥文殊嚼饭喂婴儿多门一路君看取人不和分家道衰

  阿难大众得大开示

  雷雨无私万卉苏故乡他国路宁迂推开长夜山河枕病起精神也较臞

  性比丘尼成阿罗汉

  缓治本兮急治标无端芽种乍成焦镜中半露娘生面今日方知行处遥

  顶光化佛重宣神咒

  万种名香捣一龛胡言汉语最宜参顶光照破虚空也听取前三与后三

  金刚藏王发愿护持

  慈威折摄足良模同体悲心痛切肤灭度已知无可灭大家且把刹竿扶

  ○妙法莲华经品颂并序

  花簇簇锦团团一尘不立。赤条条净裸裸万法齐彰。尽瞿昙四十九年老婆舌头提掇不来。凭列祖千七百个生铁扫帚打并不去。除非摸着自己鼻孔方能踢倒从来窠臼。荆棘林内惯解掉臂横行。洁白地中。不妨转身直过。惟我天台智者禅师。发妙悟于大苏睹灵山于言下。纵一旋陀罗尼力宣四不思议辩才。究权实之攸归关本迹之深致。玄义五重顶门打破髑髅寒。文句四释遍体针流毛孔血。戳瞎讲家肉眼。烁开禅士幽关。师弦震而飞走俱逃毒鼓挝而远近皆丧。特以圆音卓绝钝识如盲义海汪洋叶舟欲蹶山僧不惜眉毛。每品为拈一颂。大似助桀为虐。平地重添葛藤。不会则拔楔抽钉。会得则丧身失命。

  法喻为名

  心佛众生拨不开三玄三要事难猜一茎拈作金身用惹得头陀笑满腮

  实相为体

  函盖乾坤未足奇四微原不隔根枝分明举似诸方也又道如来秪自知

  一乘因果为宗

  众流截断事如何滴滴归源不较多踏遍十方香水海靴头几处犯清波

  断疑生信为用

  逐浪随波最可怜明中有暗意偏玄毗岚吹散云千朵放出孤轮一夜圆

  无上醍醐为教相

  分明一样牛身味转变番番不借功饱食会须脾力健莫教伤却小儿童

  序品第一

  白毫舒照半提时万八东方蜡印泥拟向文殊辩端的重栽眼上两茎眉(且道作么生是全提咄逢人切忌错举)

  方便品第二

  颦伸出窟威风别象兔搏来同见血谁知昔日金刚王今日翻成系驴橛

  譬喻品第三

  门外何劳觅大车错将三界认为家火光烧烂虚空也谁解回头叫阿爷

  信解品第四

  客作从来非贱人粪除未尽自迷津却怜五十余年别此日相逢觉倍亲

  药草喻品第五

  地雨何曾有二心根茎花果漫森森四微终始元无别莫向枝条大小寻

  授记品第六

  体露金风树叶凋四人生死久同条禹门无数金鳞跃莫向澄波月影翘

  化城喻品第七

  尘点劫前曾服毒至今犹觉身麻木弹指归来较是迟痴人还问西天竺西天竺化城实所谁家屋错认他方五百旬穷年竟岁空劳碌且问只今在什么处咄看脚下错错

  五百弟子受记品第八

  成群作队炼饥寒衣里明珠煞欲穿可惜而今醉卧客再逢亲友是何年

  授学无学人记品第九

  大小都卢一网收虾蟆犹欲窜前流饶他蟠结沧溟窟依旧还吞吕望钩

  法师品第十

  大地从来依水轮高原穿凿莫辞辛着衣坐卧寻常事还道如来是别人

  见宝塔品第十一

  古佛婆心事太多土田三变意如何虽然明得声前句不免重添浪上波

  提婆达多品第十二

  碎身粉骨结成仇不是怨家不聚头一粒宝珠光灿烂南方又起未来愁

  持品第十三

  此土他方波浪阔长年柁手精神别巨鳌一搭上钩来傍岸犹怜风力掣

  安乐行品第十四

  护命灵丹只一丸身经百战朔风寒明珠解髻亲收得幻网光中梦未残只今还有作梦者么可怜大唐国里尽惺惺地

  从地涌出品第十五

  惯作白拈难认觅一般手段两般刀莫嫌子老父偏少马腹驴胎知几遭

  如来寿量品第十六

  莫言个事无头尾特地劳他数刹尘好药但教诸子服病除始睹劫前春

  分别功德品第十七

  太空丈尺谁堪测鹏徒依稀九万程昨夜眉毛偶饥急误将华藏煮盈铛

  随喜功德品第十八

  摩尼雨宝正穰穰半世饥虚此夜忘莫怪边城多旅梦几人曾嗅返魂香

  法师功德品第十九

  无位真人六不收放光动地转生愁离微语默闲家具何处潮声非海流

  常不轻菩萨品第二十

  恶水浇人罪不轻顿教平地死尸横独悲未入阿鼻者今日犹开鬼眼睛

  如来神力品第二十一

  掀天揭地欲何为个事元无成与亏认取指音并舌相莫将黄叶诱婴儿

  嘱累品第二十二

  年老情偏恋子孙几人能得起家门殷勤记取灵山敕镂骨铭肌报此恩

  药王菩萨本事品第二十三

  然身然臂施中最妙法何尝隔苦功叹息东施累西子因噎废饭还成风伶俐汉莫匆匆经王收入无缝塔万别千差一路通

  妙音菩萨品第二十四

  十界弘经赞妙音色身普现去来今沩山五字深深意留与诸方作眼箴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第二十五

  自从证得圆通常惯将生佛同又聚药珠身毒天鼓与乐会须先拔苦声声只叫观世音何时识却主中主要识主翁也不难路头尽处须回武一番逗入无畏城不消更问云门普

  陀罗尼品第二十六

  烟雨蒙蒙渡古村夜深杌影似人形天师一道灵符到弹指扶桑已浴溟

  妙庄严王本事品第二十七

  祸出私门事可哀破家亡国未称灾一回追忆山中日愧杀从前满面灰

  普贤菩萨劝发品第二十八

  昨夜雷惊娑竭罗顿令雨点如车轴须臾浸没梵王宫数滴空劳首罗日四法重敷万古传尘尘刹刹灯相续

  藕益三颂

  重刻三颂跋语

  不信有教外别传是谤宗也必谓教外果有别传是谤教也舍此二途毕竟作何折合不见古人道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又云恁么也得不恁么也得恁么不恁么总得虽然如是毫厘有差天地悬隔山衲甘堕无间漫作三颂未审是教外耶是教内耶别传耶非别传耶倘遇无眼人观无耳人听必有能辩之者。

  甲申季春藕益智旭识于普德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