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兴善举
 
现今世道人心,沉溺至极。天灾人祸,亦频数之极。或流布有益世道人心之善书,以期同登觉岸。或拯济遭水遭风之穷民,以期死中得生。与其留资财以供子孙吃喝嫖赌,令人唾骂。何如自己做济人济世之事,为自己培来生福,为子孙作百千世之受用为得也。

  昔范文正公(范仲淹)视人犹己。视疏若亲。视天下为一家。视中国若一人。故能自宋初至清末,足一千年,子孙科甲不绝。长洲彭氏力行善事,于清初以来,科甲冠于天下。其家状元有四五人。而同胞兄弟有三鼎甲者。以世世奉佛,奉《阴骘文》、《感应篇》。其志固长欲利人,而天固长施厚报也。

  会稽道尹黄涵之,名庆澜,笃信佛法,长斋念佛。前年台州灾,大为捐赈。今年灾更甚。以捐款维艰,灾民可愍,拟欲燃指筹赈,或可感发人心。救得一人,功尚无量,况多人乎。令光代为劝募。光自愧薄德,言谁肯听。因令戚之忧思,动光心之恻隐。倘彼怜悯儿孙中年夭折,为彼行赈济事,以荐其灵魂。为己培福德,缘以邀夫兰桂。或荐父母宗亲。或祈家门清泰。但令出自诚心,断无不得福报者。现今之人,多多借公济私,以故人难取信。若论黄涵之之为人,可谓官长中无二无三者。彼在宁波,每年施药,当过二万元。况其施送善书,及种种善举乎。彼之为官,乃以家资贴用者。非朘民误国以肥家者比也。张瑞曾与彼为施送善书之友。瑞曾于扬州立一借钱利平民之局(不要利,只交本),函祈涵之于宁波开办,涵之即开办。凡做小生意无本钱者,皆可无所忧虑矣。即此一事,可知其概。(文钞三编卷四·复刘观善居士书二)

  现在绥远战事甚急,灾祸极惨,我忠勇之战士,及亲爱之同胞,或血肉横飞,丧身殒命。或屋毁家破,流离失所。无食无衣,饥寒交迫,言念及此,心胆俱碎。今晨圆瑛法师,向余说此事,令劝大家发心救济。集腋成裘,原不在多寡,有衣助衣,有钱助钱,功德无量,定得善果。要知助人即助己,救人即救己,因果昭彰,丝毫不爽。若己有灾难,无人为助,能称念圣号,佛菩萨于冥冥中,亦必加以佑护焉。

  余乃一贫僧,绝无积蓄,有在家弟子布施者,皆作印刷经书用。今挪出一千圆,以为援绥倡。能赈人灾,方能息己灾。现在一般士女,务尚奢华,一瓶香水之值,有三、四十圆,至二、三百圆者。何如将此靡费之资,移作助绥之用。

  又有贫苦之人,虽有志于此,而力未逮。余以为可以念佛为助,既可息人之灾,又可息己之灾,果何乐而不为乎?

  甚望大家大发信心,秉乾为大父,坤为大母之德,存“民吾同胞,物吾同与”之仁,凡在天地间者皆爱怜之,护育之,更能以因果报应,念佛求生西方之道劝化之。倘人各实行,则国不期护而自护,灾不期息而自息矣。(文钞三编·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

 
佛经佛学 1wei.com  


本站佛经不保留版权,欢迎大家复制链接,广为传播 一味 www.1wei.com
愿以所有弘法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