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留下虚名 决不做传记
 
光无状,自光绪七年(1881年)离家,至今已五十年,依然故我。业障未消,道业未成,无面目以回本乡。虽前承陈柏生,刘雪亚二督帅,函劝回秦,但自愧实甚,不肯应命。以致先祖坟墓,并父母坟墓,均未能一往礼拜。不孝之罪,直无可忏,每一思之,汗为浃背。居士秉救济之婆心,行平等之法行,不以寒舍为辱,而一为观察,可谓“屋乌推诚”矣。又复往视光之祖茔,则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光阅至此,不禁潸然惨凄者久之。然而光之为人,绝不愿留虚名以污人耳目。但期临终仗佛力以往生,则所愿足矣。(文钞续编卷上·复杨树枝居士书四(民国二十年))

  决不做传记

  汝之照相已见,光之照相无有。以光一向不喜张罗,凡撑空场面之事,概不喜为。汝言昔于憨师长处,得光之历史,此语亦非实迹。憨固信佛,未与光一通音问,恐彼于陈大心处听得几句。然光一向不与人说从前诸事。彼所说者,或近事,若出家前事,均属附会。近有因放赈至吾村,由村中人抄与彼之历史,亦不的确。以光离家五十二年,后生由传闻而知一二。彼令光补,光以死期在即,不愿留此空名于世,故不补。(文钞续编卷上·复吴沧洲居士书三(民国二十年))

 
佛经佛学 1wei.com  


本站佛经不保留版权,欢迎大家复制链接,广为传播 一味 www.1wei.com
愿以所有弘法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