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导师 晚年功课 自认庸劣
 
光一介庸僧,毫无知识,只知学愚夫妇礼拜持诵,以求带业往生,何能为贵社作“指导师”乎?所言前寄之简章缘起,实不知其事,或因寺中人,以光拒绝一切,而且事非紧要,即与丙丁童子收执,亦未可知。光年届七十,心如赤子之无知。但候死期,除念佛外,别无所为。况敢膺贵社尊职,为之条陈其所研究之经书义旨,而令依之以修持乎?虽然,既已谬投大札,亦不得不陈我所见。(文钞续编卷上·复无锡佛学会少年学佛社书(民国二十三年))

  晚年功课

  今老矣,且以闭关作躲烦计。至朝暮功课,依丛林全堂功课外,每晚加念《大悲咒》五十,或二十五遍。此外有空则念佛,不记数,以记数费力故。(文钞续编卷上·复游有维居士书(民国二十六年))

  自认庸劣

  光一介庸僧,毫无淑状。不过所说皆按己本分,不敢以过头大话,自瞒瞒人。蔚如居士,以其与己之意见合,遂屡为排印流布。致其残馊酸臭之气,遍刺人耳目。不意阁下不以酸臭见弃,而复过为推崇。不禁令人惭惶无地。(增广文钞卷一·复汪梦松居士书)

 
佛经佛学 1wei.com  


本站佛经不保留版权,欢迎大家复制链接,广为传播 一味 www.1wei.com
愿以所有弘法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