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形迹
 
光陕西郃阳县(今合阳)人,汝看《文钞》,岂未见蔚如(名文霨)之跋乎?《诗》“在洽之阳”,即指此也。以县在洽水之南,故名洽阳。水于汉即干,故去水加邑,作郃阳耳。“在洽之阳”之洽字,音合,不可念作狭音,余皆读狭音,不可读合音。郃阳乃伊尹躬耕之地,故亦名古莘。幼从家兄读书,初则值乱,耽搁两年。次则多病,学无所成。初生半岁,即病目,六个月未曾开眼。除食息外,镇日夜哭,不歇气。后好,尚能见天。十余岁时,见韩欧辟佛之文,颇喜,兼欲学理学,故于时文,俱不愿为。家兄以其长有病也,任之。二十一出家(光绪七年1881),其修净业,由《弥陀经》、《净土发愿文》,并《龙舒净土文》起,绝无一知识开示者。以先师及所交游者,皆禅家宗旨,光绝不受教导,以自量无此智识,故不敢耳。二十六(十二年1886)离陕西,至北京红螺山。光绪十九年(1893年),由北京至法雨寺,至今已三十一年矣。

  在法雨作闲废人(因法雨住持请藏经,为其查考,彼遂令同来。以知光不愿任事,故令闲住。以后各住持悉依旧例,故得如此之久耳),凡常住事务,概不预闻。初则凡山上有笔墨因缘,多令光作,光则用彼口气。如不便用彼口气,则用一别名。二十余年,印光二字,未曾一露于外,故无一过访与通信者。自民国元年(1912年),高鹤年居士绐(音台,上声,欺也)其稿去登《佛学丛报》,彼以光不欲令人知,因用一常惭之名,此非是名。而徐蔚如、周孟由见之,甚喜其与己之知见合。遍问诸人,皆不知。至四年(1915年),蔚如问于谛闲法师,谛师以光告。“常惭”,谛师亦不知。以鹤年持其稿,令谛闲法师看过故也。从此,蔚如搜罗排印(在北京)。至七年,持《初编文钞》来山求皈依,光向不收皈依,令彼皈依谛闲法师。八年,又排《初编》、《次编》。九年,又令上海商务印书馆排印留板。从此以后,日见扰攘。欲求一日之闲,不可得也。自此以后,不能不用印光之名。故凡有求题跋者,皆书“常惭愧僧释印光”耳。生性刚直,故绝不萌住持道场,剃度徒众之念。近有拌命欲求光出家者,光则拌命辞。皈依初则拒之,今则只好任之矣。平生不好华饰,虽名人之字画,亦所不须。照相曾有三几次,有逼到令照者,除彼自取,光绝不要。即送来,亦随便送人,概不留之。汝能依我所说,即我契友,何须要我之丑相。念佛人当专精拜佛,拜一粥饭庸僧,有何利益?今年六十有三岁,陕西乡人,及督军屡催回乡。光初以庸辞,及势不能辞,则以现事经手,不能远行告。(文钞三编卷四·复卓智立居士书一)

 
佛经佛学 1wei.com  


本站佛经不保留版权,欢迎大家复制链接,广为传播 一味 www.1wei.com
愿以所有弘法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